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杀人宣言
    ,精彩小说免费!

    在大众的眼中看来,此刻的苏洛依旧优雅高贵。但是何轻音却从他的眼底深处,探寻到在看守所审讯杀手时的那股浓密狂乱!

    何轻音想要阻止苏洛过度沉浸于仇恨当中,她忍不住伸手拽住对方的衣角。

    苏洛对她的暗示恍如不见,他含着醉人的笑容作出一副悠然的样子:“这个视频是伪造的,看来赝品杀人魔编故事的才能不俗。只要公安局将视频拿去进行科学检验,一定可以证明我的言论。”

    屏幕中的人声发出“呵呵”大笑:“以你前检察官的身份,勾结公安陷害我伪造证据易如反掌,我倒是真的没什么办法来自证。这样好了,为了用最后的强烈一击来打碎你的假面,此刻我要进行下一宗案件的预告!”

    透过变声器传来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嘲笑:“三日内会再次出现受害人,而这位将被我杀死的目标人物,则是女干尸杀人案遗属中的一个!到底会是哪位中奖?敬请期待!”说完最后这句,荧屏的画面突然跳回了电影的宣传广告。

    白夜见状急忙致电给技侦人员,但是观其一脸严肃的表情,何轻音等人都看出来结果,公安局一定是无法追踪到对方的地址。

    苏洛茫然地望着前方的地面不语。

    白夜马上命人清理了现场的人群,这回连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被赶了出去,因为他有重要的问题要和苏洛商量。

    米乐、舒曼、莫浅希三个女人离开的时候,她们回望苏洛的眼中都带有不舍的迷恋以及深切的同情。恐怕此时全国人民在目睹了苏洛与真凶博弈的现场后,大家都已经看出苏洛是为了报仇才会自认凶手。

    直到大厅仅剩下苏洛、白夜、何轻音、韩情以及林轻心这五位专案组的成员。

    “我没想到……第三夜……七夜组织竟然会参与到这宗陈年旧案中来……”苏洛依旧注视着地面,但他的声音中却透出无法言说的悔意:“可让我最没想到的,却是真凶为了当众戳穿我的谎言而发出了杀人宣言……要是有人丧命,那就是我的责任!”

    “你放心,白夜已经安排人员贴身保护那些遗属了。这件事是真凶狠毒,跟你没有关系!”何轻音觉得此时的苏洛是一根紧绷的琴弦,她想要安慰对方免其不堪重负而折断。

    听到何轻音温柔的声线,苏洛终于将目光转到她的脸上:“我说自己是真凶陷害了你的父亲,你不恨我?”

    何轻音轻笑一声,随后饱含真情地拉过苏洛的手掌,指腹碰触到对方指尖的创口贴,她这才发现苏洛受了伤。

    “我从未怀疑过你是真凶,我怎么会恨你?”何轻音轻抚着苏洛的伤痕吐了吐舌头,她尽力摆出顽皮的神态。虽然心中同样是沉重担忧,但她此刻只想努力让苏洛放松。

    也许是何轻音的表情奏效,苏洛轻吁口长气,随即他转头对白夜道:“其实最近发生的两起案子也都是同一凶手所为,韩法医是为了帮我才给了你们假的验尸报告。”

    其余几人刚露出惊讶的表情,韩情便等不及爆料,立刻抚掌承认:“夜!其实我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要告诉你真相!不过为了刺激真凶现身,我答应了苏检要帮他保密,对不起啦!”

    何轻音撇了撇嘴巴故意逗他:“姐们,那你之前是为了苏洛而欺骗白夜喽?”

    “哥们,你可别将我往沟里带!我什么时候骗夜了?我只是没有预先告诉他,这叫隐瞒不是欺骗。”

    自何轻音拉住苏洛手掌,白夜一直低头不语。即便此时听到韩情暗中帮了苏洛,他依旧是面无表情。

    韩情怕白夜气恼,他走到旁边伸臂搭上白夜的肩头,本想引得白夜作出反应甚至是开口,哪知对方却反常地任他搭着,竟没有作出抖落的举动。

    韩情太了解白夜了,思维迅速一转他已经想明白了,这是白夜并未表现出来的醋意。看来何轻音与苏洛神态间的亲密令白夜心绪不佳。

    韩情微微叹息一声,如果说白夜是他此生的劫,那么何轻音就是白夜的劫。不知能否有那么一天,他可以让白夜的眼中只看到自己?

    何轻音只是随便打趣了韩情一句,她转过头笑着望向苏洛,古灵精怪的表情瞬间变回了温柔淑女。

    “从真凶选择被害人的性别上看,似乎最危险的是遗属中两名被害人的母亲。”

    经她这样提醒,几人的脑中同时浮现出两位伟大母亲,一位因痛失爱女疯癫、一位因痛失爱女痴狂。

    “确实,被害人遗属中目前知道的女性只有她们两位。”苏洛沉吟了一会儿转头向韩情与林轻心道:“能不能麻烦两位分别前往她们的家中进行保护,光是民警在我不放心。”

    韩情与林轻心自然欣然答允。

    白夜幽幽如月的目光落于苏洛脸上:“你是故意支走他们两个?”

    何轻音也察觉出苏洛的有意为之:“你不相信他们啊?韩情和林哥都不可能是奸细吧!”

    “我并不是怀疑他们,不过接下来我要告知你们两人的真相,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苏洛轻叹了一声,随即仔细检查起空旷的舞台来。

    直到确认了此地没有任何监听设备,他才一脸严肃地开口:“遗属慰问会上我被记者孙谈刺伤的事你们都看到了吧?”

    何轻音与白夜的视线一同落于苏洛额头的伤痕。

    “那次真是好危险啊!幸好没刺到你的眼睛!”何轻音此时看着伤痕都有些后怕。

    “其实……是我故意让孙谈作出‘杀了我’的举动。”苏洛平静地说出一个惊人的事实。

    “你?”何轻音轻呼一声,随即她立刻恍然:“怪不得当时你贴近对方好像说了什么,之后孙谈才脸色一变突然动手……”

    向来冷漠孤傲的白夜也开了口,声音中透出几分不属于他的惊讶:“难道……孙谈的真实身份也是……也是十年前旧案中的遗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