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掌刮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苏洛“并非事故,这是谋杀”的发言,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此时被碎玻璃割伤的有好几人,工作人员正为他们包扎伤口。而台下的警察早已命观众撤离了会场逐个进行盘问。

    何轻音、韩情与林轻心赶到台上时正好听到苏洛的话。

    “你没受伤吧?”何轻音急忙冲到苏洛身边,她也顾不上四周的目光,拉住他的掌心焦急地上下检查起来。

    苏洛的眸中划过一抹柔光,但这光芒只是转瞬即逝,他仿佛看不到何轻音的关心,轻轻挣脱了对方的小手转过身,完全没有理睬何轻音的打算。

    苏洛只是看着远处的冷思悠,随即又将线落到心慌意乱的蒋文雅身上。

    此时冷思悠脱光了上衣坐在椅子上由医护人员涂药,舒曼虽然对冷思悠的品格有些讨厌,但是她还是很感激对方保护了自己。

    冷思悠也因“谋杀”两字露出吃惊的表情,他甚至不理会背上的割伤站了起来。

    “谋杀?谁?想杀谁?”

    白夜并没看冷思悠一眼,但他显然是在回答对方的问题:“吊灯砸落的方位上看,目标应该是苏洛。”

    “我问你了吗?”冷思悠平时都故意将白夜当作空气,此时他受伤加受惊,所以心情很糟糕。于是听到这位父亲私生子在说话,心中对于私生子的怨气立时发作出来。

    “我也不是说给你听的。”以白夜高冷的性格,原本听到冷思悠的无理他应该当作没有听见,但此时这样的反驳出言,熟悉他的几人都能感觉出来,白夜心中对冷思悠想必抱有同样的厌恶。

    蒋文雅的表情是无法置信,她慌慌张张地开口:“周慧不是说了么?这是电缆老化断裂引发的事故,怎么会是什么谋杀?”周慧是那位年轻电工的名字。

    苏洛向她逼近了一步,眉目间仍然未见往昔的温柔,他的表情倒是显出了几分烦躁。

    “黑暗中你被绊倒,我想扶你的时候,你为何推开我?”

    “我……”蒋文雅一时语塞,她顿了顿有些支吾道:“我以为…….以为是冷……”

    “你以为是冷思悠对吧?你故意大叫一声假装要摔倒,就是为了吸引冷思悠过来?”苏洛再向前逼近一步。

    蒋文雅闻言猛地抬头,不觉地向后退了退。

    冷思悠脸现讶异:“为了吸引我?”

    蒋文雅的视线凝锁在冷思悠脸上,先是带着几分胆怯,随之,却渐渐涌起弥漫的恨意。

    她摘掉伪装的假面。

    “是,我本想再给冷思悠一次机会。如果黑暗中他能听出我的声音并舍身救我,那么我会将他推出危险的区域。”蒋文雅知道苏洛已经猜中了真相,以她直接而执拗的个性,刚才还假装惊慌的表情立时消失不见。

    此刻的美女主播,脸上只剩下对于负心汉的仇恨。

    “所以你的目标是冷思悠,并不是我?”苏洛明明早已猜中了真相,可他问出这话时却显出烦闷与索然。

    何轻音虽然只是这件杀人未遂案件的旁观者,但她已经明白了,苏洛一直想引蛇出洞,没想到却引出了一只老鼠。苏洛所期待的真凶并没趁机出手,倒是蒋文雅因为恨意想在这样的场合公开对冷思悠进行惩罚。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所以苏洛才会如此烦躁。

    既然被苏洛发现,蒋文雅也不屑于诡辩,她傲然地仰头,目光燃烧着火焰直视冷思悠。

    “我是想杀了冷思悠,所以我将电缆线用粗石头慢慢地磨的快要断掉。原本我想着,他听到我的呼声会来救我,这说明他还对我留有几分情意。如果是这样的话……”蒋文雅说到此处,再坚硬的心也颤抖起来,声音随着哽咽而说不下去了。

    “所以你推开我不是想杀我,而是想将我推离吊灯砸落的范围?”苏洛的语气中没有一丁点儿的怜悯。

    “是啊,可是我哪里知道。救我的竟然不是他?这个花花公子关键时刻却舍身救了舒曼?”眼见危机之下自己深爱的男人却为救别的女人而受伤,蒋文雅的眼神越发疯狂了。

    “冷思悠你知不知道,我因为你的移情别恋而心力交瘁,我们的……我们的孩子就这样没了……”蒋文雅说话时的悲伤韵调简直让在场所有人都肝肠寸断。

    冷思悠却只是微微一怔,随即他鼓起双唇不太在乎地耸了耸肩:“没了可以再要嘛!你又不是七老八十了,至于这么伤心么?”他说完这话转头对着身旁的舒曼笑着感叹起来:“这女人为了个孩子想杀人,一定是疯了吧!”

    蒋文雅差点误杀了苏洛,何轻音原本很讨厌这个女主播,可此时见到冷思悠毫无人性的态度与话语,她的心中涌起对于蒋文雅的深切同情。

    爱上一个地道的渣男是多么可悲!

    何轻音刚想冲到冷思悠面前好好教训一番,哪知性格温柔恬静的舒曼却干净利落地回手,冷思悠的脸上立刻响起了清清脆脆的巴掌声响!

    舒曼的巴掌令所有人震惊得呆了。打完冷思悠,她看也不看对方而是径直走到了蒋文雅面前。

    “这种人,值得你这么做么?”

    蒋文雅先是惊讶地看了她几秒,随即释然地轻笑起来:“当你真心爱上某人的时候,你就会知道我的答案了。”

    苏洛却并没在意几人的感情纠葛,凝重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望了过去,随即他看了白夜一眼。

    白夜会意,他悄悄地转身走下舞台。何轻音见状立刻跟在了他的身后。

    “去勘察现场么?”

    “蒋文雅并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她如何能精准的掌握吊灯砸落的时机?而且砸落前的停电时间恰到好处,这绝对是人为而非意外跳闸。”

    探讨间两人已经顺着顶层的天梯爬到了棚顶,由于没有造成死亡,勘验人员至今还没赶到。

    白夜与何轻音等不及了,两人伏低身体小心翼翼地爬到吊灯原来悬挂的地方。外挂的电缆线确实有被磨损断裂的痕迹,但是见到天棚上的孔洞,两人面面相觑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道:“原来与电缆线割断无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