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开机仪式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白夜也对苏洛产生了怀疑,何轻音彻底愤怒了。

    “你是他最好的朋友,连你都不相信他么?”

    白夜被何轻音的眼色灼痛,说话的声调高昂了半分:“朋友?我和他在大学时代便已绝交。”

    “就算你不承认我也看得出来,你的心里还是将他视作朋友!”何轻音恼火地吼完这句立刻转身跑了,现在的她,只想亲自找苏洛问个清楚。

    白夜怔忡地望着何轻音的背影不语。

    朋友么?也许吧!他此生最好的两个朋友,一个自杀身亡,另外一个名义上已是形同陌路。然而,在他的心底也许苏洛仍然是与众不同的存在……

    何轻音查到了苏洛的家庭住址,但是跑到那里却发现没人在家。听小区保安说,这段时间都没见过苏洛出入。

    在她想方设法寻找苏洛的时候,网络上再次传出博人眼球的劲爆新闻。

    苏洛签约江海集团的电影《恶魔》即将举办开机仪式,而电影中饰演第六位被害人的,竟然是前玉女掌门舒曼?!

    何轻音急忙拿起电话打给舒曼,但舒曼的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她好不容易通过白夜才查到,舒曼目前正在国外拍戏,直到《恶魔》开机仪式举办当天清早舒曼才会回到国内。

    这几日所有的鉴证报告都出来了,何轻音没猜错,被杀的十七岁少女在储物间时还没有咽气,尸体颈部有轻微按压的痕迹。而残留在现场的大量血迹可以推定,被害人是在活着的时候被苏洛从储物间转移到教室的。他们找到的染血布料通过检验可以证明,正是检察院发放的衬衫材质。

    除此以外,有监控录像、打卡记录以及检察官莫浅希的证言都可以证实,苏洛一早先到达检察院上班,中间他接到了一通不明电话后匆匆赶往了案发现场。由于电话号码是用虚假身份信息购买无法查明联系人,加上案发校舍外找到的匕首虽然有被害人的血迹,这些都能看出是有人故意陷害苏洛。只是匕首上面验不到任何指纹,应该已经被人擦拭干净。

    通过以上大量的间接证据,基本上印证了何轻音的推断。

    那就是,苏洛被真凶引到了案发现场,真凶的目的主要为诬陷苏洛造成他是真凶的假象。

    这么一想,何轻音更加确信苏洛绝对不是连环杀人魔。苏洛一定是将计就计制定了另外的计划想要引出陷害他的主谋。

    关于中年妇女被女干杀的案件,何轻音特意找到韩情询问细节。韩情言之凿凿地当面确认,经过他的详细解剖检验,这件女干尸割喉杀人案确实与十年的六宗案件并非同一凶手。

    何轻音在疑惑与猜测中度过了这样的几天,终于,她迎来了电影《恶魔》的开机仪式。

    何轻音与朋友们走进会场的时候,苏洛正拿着一杯香槟站在台上与舒曼闲聊。而许久未见的舒曼今日身着一件白色连衣裙,这件优雅而清丽的礼服将她映衬得越发如河中青莲脱尘绝俗。此刻她正眼含盈盈情意,就这么一边凝视着苏洛一边痴痴地笑着。

    开启了爱情之门的何轻音,已经不同于试镜当时的懵懂无知,光是看到舒曼这样的表情,她已经明白了对方是真心喜欢苏洛的。

    本次开机仪式虽然令全国关注,但是实际邀请的嘉宾并不多。何轻音、白夜、韩情与林轻心四人是作为专案组成员才能进来。

    可何轻音走到前台时,她却惊讶地发现了冷思悠与米乐的身影。

    “轻音,你也来了?”米乐的语气带有几分讶异,但那脸上的神态却表明,她早已猜到何轻音会来。

    自从那次音乐会后,有可能是受了冷思悠略带挑唆的话语影响,何轻音有些逃避与米乐联络。此刻在开机仪式上见到好友,何轻音又想起了那日米乐的不同寻常。

    “看来冷法官今日是代表江海集团?作为**官,这么做不会违规么?”何轻音将对米乐的气恼转移到冷思悠身上。

    冷思悠噘起丰满的双唇露出坏坏的笑,他随意地耸了耸肩膀回答道:“我只是来凑凑热闹,又没有在集团任职怎么算是违规哪?苏检,你是专业人士,你来说说看?”

    苏洛今日穿着简洁的白衬衫,衣领与袖口都有钻石钮扣装饰闪耀,这样的低调奢华与米色高雅的格子马甲、长裤搭配,完全是中世纪的王子贵族再现人前。

    随着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他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别这么叫我,我已经辞职不再是检察官了。”

    何轻音本想扮演好被诬陷的警官之女,她已决心在外人面前要作出痛恨苏洛的样子。但是此刻见到苏洛的笑容、听到苏洛的声音,不知如何,她就是有点控制不住眼泪有要落下的趋势。

    白夜似乎发现了何轻音无法保持镇定,及时伸手揽住了她的肩头:“也许真凶正在现场观察,要小心。”他伏低身体贴着何轻音耳畔轻声说。

    他的话其他人自然听不见,可是光看白夜此时与何轻音的亲密举动,众人都露出吃惊的眼色。

    韩情更是毫不顾忌地走上前去将白夜拉开:“上次你们两个在医院就搂搂抱抱的,到底……”

    “我喜欢她。”白夜的神态平静、冷淡、凝重,既看不到诉说情意的羞涩,也没有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的尴尬。

    短短的四个字将韩情的后话呛了回去,冷思悠轻吹一声口哨表示出赞许,其他几人都露出会心地笑意。

    苏洛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他一手插入裤子口袋,一手端着酒杯,甚至还将酒杯微微举高几寸作出了祝福的表示。

    何轻音听到白夜毫不顾及地坦白心声本想阻止,但是内心深处却冒出想要探知苏洛如何反应的想法。她很想知道,苏洛会不会因为她而吃醋。

    于是她那动人的大眼睛一直认真地注视着苏洛,连对方一根细微的睫毛或是眼角的纹路都没有放过。但让她失望的是,苏洛真的是毫不在意。

    “时间快到了,化妆师要给我们补妆吧?”苏洛优雅地放下酒杯,转身。

    舒曼与他一同走向化妆间,沉吟了几秒,舒曼悄悄递给苏洛一张创可贴:“看到她与白队长关系很好心理不舒服吧?你的手都被自己掐出血了。”

    一边说着,舒曼一边望向苏洛拳头所在的裤子口袋,米色布料果然透出几点鲜血的殷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