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绝不放弃
    ,精彩小说免费!

    何轻音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这才想起对方曾向自己表白,尴尬地咧嘴笑了一下,她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何轻音的心思都在苏洛身上,她只看到了白夜脸上故作冷漠的模样,却没注意到对方纤长苍白的手已经由于痛苦而紧握成拳,连那青色可见的血管也要因这心伤而爆裂了!

    世界突然崩塌……这就是失恋的感觉么?

    白夜觉得自己再次陷入无尽的黑白世界,视线越来越模糊,仿佛除了黑色与白色只剩下空无。四周也没有任何的声音,甚至他自己嘴唇开合说出的话语,他也再不能听见。

    朦胧中他似乎见到了妈妈的背影,那个背影渐行渐远很快便消失不见。他刚想伸手去抓,何轻音的样貌又出现在眼前。只是对方微笑着向他摆了摆手作出告别的动作,随后也同妈妈一样转身要走……

    白夜觉得全身血液都因寒冷而要凝固了,他动了动唇瓣似乎想要高喊,但是无论怎么努力,却都无法发出任何的声响。

    就在他觉得自己要跌入深渊的刹那,脸颊传来一股温暖的触感,随即他终于听到了轻柔的声线逐渐在耳中清晰。

    “喂喂,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何轻音见白夜突然一脸痛苦地呆滞不语,忍不住伸手轻拍了两下对方的面颊。

    声音传达到内心,白夜只觉眼前骤然一亮,何轻音漂亮的小脸映入了白夜的瞳孔。

    眼如闪烁明星,唇如粉菱般娇艳,尤其她背后四射着可以驱赶黑暗的光芒闪烁,这使白夜心中的忧虑与恐惧瞬间消散!

    原来何轻音就是他的光明,为了内心不被黑暗吞噬,他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光明!

    “即使你喜欢苏洛,我也绝不会放弃!”白夜双手搭上何轻音的肩头,目光灼灼而坚毅,只是说出这句话时,他依旧是那副高冷的扑克脸。

    何轻音眨了眨明亮的眼睛,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视了几秒。

    她完全了解白夜,也大概可以体会到对方对自己的真心,只是,她无法给予白夜想要的感情……

    探索到白夜眼底光彩熠熠的坚决,她无法用言语来劝慰。因为她知道,无论此时她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何轻音只是安慰性地轻拍了几下白夜的手背,神态间更像是亲如兄妹的惋惜。

    白夜轻轻呼出一口长气,随即他放开了何轻音再次投入到搜索教室的工作中去。显然他也不指望得到什么回复,他只是单纯的向何轻音表明存在于心的宣言。

    何轻音用力地甩了甩头,她将针对莫浅希的醋意赶出了脑海。看到白夜认真寻找线索的身影,她也咬了咬唇瓣将神思放在四周的环境上。

    教室内座椅十分凌乱,地面上掉落了不少书本杂物。何轻音可以想象,因为校舍要装修重建,当时学生们搬离学校时的仓促与匆忙。

    血迹所在的讲台是棕红色地板拼接,看起来也斑驳得有些年头了。旁边竖立着教师用的演讲高桌,桌子下方中空,里边也被堆叠着各种讲义与粉笔盒等物品。何轻音伸手翻了翻,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之物。

    就在她收回目光感到失望的时候,眼光不经意间瞄到了地板夹缝里似乎有道略微比地板暗一些的颜色。何轻音急忙伏低身体贴近地板,原来那暗红的东西是一小条碎布,而且是沾染了鲜血后变了颜色的碎布!

    何轻音急忙招呼白夜过来。

    白夜将碎布放入透明袋对着阳光仔细端详,这下两人都看清了,这应该是从一块白色纯棉制品上扯下来的。

    “白衬衫?检察官的白衬衫?撕下来按压伤口裹伤?对,应该是苏洛从身上撕下一块衬衫按住被害人颈部伤口,而地板由于老旧接口处产生尖锐的地方,所以才将这条布料从上面扯了下来!”何轻音一脸兴奋地轻呼起来。

    “因为苏洛解开外套撕下了衬衫所以才会衣衫不整,目击者见到这一幕还以为他拖拽被害人打算进行女干尸行为。也正是由于目击者证词的误导,侦查人员也认为苏洛撕破衬衫染满鲜血是被害人与他搏斗时导致的。”

    “但这些只是我们的假设,就算找到这条布料,还是无法证明苏洛到底是为被害人裹伤还是搏斗时勾住地板撕下的……”何轻音想到目击者不利于苏洛的证词,不禁再次眉头深锁。

    “我奇怪的是,苏洛为什么不将真相说出来?”白夜是真的想不通。

    何轻音差点脱口说出“他怀疑我师傅项浩然”,也许正因为觉得凶手就存在于身边,所以他才不能说。

    何轻音依旧无法相信师傅才是一连串变态案件的真凶,所以她没有办法将这话告知白夜。

    “我们还是先去问问韩情的解剖结论吧。上一个被害者的验尸报告应该也出来了。”

    白夜点了点头,他电话打给了方刑警让他派鉴证人员来测量现场的出血量,安排完毕,他才致电韩情。

    “两个被害人的验尸都有结果了吧?”白夜上来就进入主题。

    何轻音仔细观察着白夜的表情,虽然这人平时喜怒哀乐不形于色,但相处多了,何轻音还是多少能够感觉到白夜的心情。

    就像此刻,她敏感地察觉到白夜的表情沉重了不少。

    “真的?上一宗的被害人果真不是?”

    似乎电话那头韩情作出了肯定的回答,白夜忧郁地挂断了电话。

    “韩情说,前段时间发生的那宗三十多岁妇女女干尸案,经过解剖后发现与十年前的六宗案件并非同一个凶手所为。而最新案件的被害少女由于只是割喉后流血致死并未遭到死后强暴,所以更加不像是那个杀人魔干的……”

    “怎么会??难道现在发生的两件连续杀人案只是模仿犯案?这么说来,真的如苏洛所言……是狂热分子崇拜偶像一般……”何轻音轻声念叨了几句,内心中不由得逐渐笼罩起浓密的阴影。

    白夜怅然地望了一眼窗外,声音也变得幽幽:“虽然我并不相信苏洛会作出这种事,然而……确实存在百分之一的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