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憎恨
    ,精彩小说免费!

    何轻音见状“啊”的一声叫了起来,白夜则语气淡定地吐出“放心”两字,因为他确定这种程度的攻击以苏洛的身手一定可以躲开。

    怎知随着工作人员的大叫,依旧保持着鞠躬姿态的苏洛,竟被这些臭气连天的粪便砸了个正着!

    这一下原本坐在座位的记者们蜂拥而上,镁光灯不停闪烁,谁都不想放过杀人魔狼狈的瞬间。

    孙谈距离最近,又是电视台的主力记者,所以他第一个冲上前去举起话筒。

    “被害人家属向你扔粪便泄愤,此刻你是什么感觉?”

    苏洛低头再次鞠了一躬,这才缓慢地抬头直视孙谈的眼。

    “孙谈记者是吧?此时此刻,没有人比我更加理解遗属们的心情。所以我不会责怪他们,更加不会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苏洛说话时并未整理发丝与身上的肮脏,那对俊雅的眼眸还流露出满满的氤氲雾气,摄像师惊讶于他如此动人的眼波,甚至给了这对俊眸一个大大的特写。

    何轻音也清楚地看到了这样的眼色,是不是苏洛想起了逝去的姐姐,于是作为被害人遗属的心情与台下的三位达到了共鸣融合?

    苏洛身后的私人保安急忙戴起手套为他整理污秽,还好那位母亲准备的都是粪球一类固体,即便苏洛的白色西装沾染了污迹,倒也不至于看起来惨不忍睹。

    “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在未成年时就可以做出一刀封喉这么残忍的连环杀人案,甚至在致人死亡后,还进行了女干尸这种正常人无法理解的行为。那为什么在你长大成人后却选择了检察官这象征法律与公义的工作?”记者孙谈的语气算得上是咄咄逼人。

    向苏洛扔出粪便的母亲听到这样犀利的问题,眼中仇恨的火焰更加旺了。只是苦于被工作人员夺走背包按在座位上,她除了瞪视再没有其他的办法。

    苏洛遗憾地摇了摇头,语气中是极度的惋惜:“因为法律给了我不用承担刑事责任的重生,所以我才热爱法律并且想以此为终身事业。哪知成为检察官后,我发现法律并不是心目中的样子,我很失望!至于女干尸行为,这属于个人**,就像有些人喜欢男人、有些人喜欢捆绑受虐,只是个人爱好不同,所以我不想发表任何说明。”

    “你就是个畜生!”那位母亲痛苦地向苏洛喊叫起来,工作人员好不容易才将她重新压制在桌面上。

    另外那对夫妻中,失心疯的妻子依旧痛哭不休,而忠厚老实的父亲也因苏洛这话愤怒不已。由于他一直表现的极为懦弱,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此时这位父亲使劲奔向苏洛,举起拳头就想全力揍倒仇敌。

    只是围在苏洛前方的记者太多,简直好似一道安全的人墙。那位父亲还没冲到近前,已经有工作人员将他拉了回去。

    孙谈直面对着苏洛,他对苏洛既透出悔意却又对罪行隐现自满的矛盾十分恼火,紧握麦克风的手背也由于怒气爆起了青色的血管。

    此时苏洛正说着:“真想让那位父亲打我一拳出气!可惜啊,伤人是刑事罪,真的把我打伤了,即使我不追究公安局还是要立案追责。”

    苏洛的语气明明是真诚无限的惋惜,可是在孙谈听来,就是有种冷嘲热讽的伤人。

    压抑的怒气爆发,未执话筒的手紧握成拳,他的身体向前猛地一探。

    苏洛显然看出孙谈想要动手,在对方刚刚有了移动趋势的刹那,他先一步凑近对方好似想要按住孙谈手腕。两人的肩膀撞击在一起,有那么片刻贴得很近,何轻音踮起脚尖想要看清楚些,可是外围厚厚的人墙几乎完全挡住了她的视线。

    好在那两人并没打起来,可能碍于在摄像机前,苏洛与孙谈很快就分开了。

    孙谈将话筒丢给一旁的同事后猛甩了几下手腕:“不愧是检察官出身,手劲可真不小。想必你杀害那些无辜少女时,也是用了这么大的力气吧!”

    苏洛神情哀怜地垂下眼眸,何轻音觉得,这是故意作出的悔罪表情。

    “看来孙记者也觉得我是让人痛恨的人渣……”

    “不,你说错了。我从没觉得你是让人痛恨的人渣……因为……你根本不配当人!”随着最后的尾音落下,孙谈手中不知何时握住了一根尖锐纤长的金属针状物,看起来就是曲别针被掰直做成的利器,那锐利的针尖对着苏洛的右眼直刺过去!

    “去死吧!”孙谈的大吼压过了人声鼎沸的大厅,一时间响彻在惊呆的人群之内。

    何轻音看不清前面到底发生什么,待她与白夜挤了过去,苏洛已然捂住额头跌坐在地。他那白皙的五指间,正缓缓地渗出鲜红诡艳的血丝……

    “苏洛!”

    何轻音高叫一声想要冲上前,但却被白夜死死拉住:“他没有危险,静观其变。”

    何轻音不想理会白夜的叮嘱,但是苏洛明明听到了她的声音,却连看都没看向她一眼。这样的冷漠无视,却使得她心伤下渐渐安静下来。

    因为连环杀人魔召开遗属慰问会太过诡异,所以电视台在决定独家播报时已经联系了派出所。当时民警们曾一力反对,可碍于电视台领导强大的背景,最后还是无奈下派人在外维持治安。

    此刻闹出了流血事件,外面驻守的民警立刻冲了进来。

    何轻音很伤心,见苏洛在警察的保护下将要离开,她很想挤过去与他说上两句。刚凑近了一点,却见到一位身材曼妙的女人来到苏洛身侧,女人低声与他交谈了几句,随即神态亲密地为苏洛处理起额头伤口。

    这个女人有点眼熟,会是谁?

    心头仿佛被什么蛰了一口,除了刺痛,还是刺痛。

    这种疼痛的感觉难道就是嫉妒么?

    “我的案子庭审时,这个女人来法庭找过苏洛,她是检察官。”

    不知白夜是不是看出何轻音的心情特意为她解答,但他却凭着天才记忆记住了女检察官莫浅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