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令人震惊的事件
    ,精彩小说免费!

    白夜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医院。何轻音伏在病床边睡得正酣,乱蓬蓬的长发披散着垂在肩头,看起来没有一丝美感。

    可是在白夜眼里,这样的侧影却极为美丽,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轻轻抚摸起何轻音的发丝来。

    何轻音感觉到碰触睁开眼,见到白夜醒了,她高兴地回手拉住了对方的手掌。经过昨夜那场大雨,她窥见了白夜灵魂深处的脆弱,尤其是在对方迷迷糊糊讲述往事之后,她觉得与白夜之间的隔膜感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虽然白夜错手杀了母亲,但是何轻音并不觉得他可怕。甚至,她对于白夜悲惨的经历有了一种深切的同情。

    就算白夜为了反抗母亲的虐待而失手杀人,那也算是正当防卫的范畴。更何况对于一个未满十四岁的少年而言,就连真正的故意杀人罪也是不会负上刑事责任的。既然法律都不追究,说明对于未成年人要给予改过自新的机会,所以她又怎么会介意?

    何轻音握住白夜的手掌,只是单纯朋友间的友谊,可这友好的温度却令白夜心跳不已。

    他轻轻回握住对方的小手,虽然看起来还是那么高冷自傲,可是美如月辉的眼眸却弥漫起敛泓的波光。

    “你不在乎我的过去么?”虽然昨晚他发了高热,但他还依稀记得自己将一切都告诉了何轻音,单纯的白夜对此一点都不后悔,在他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事应该隐瞒。

    “我虽然只代理过你的案件,但是我曾经目睹师傅打过很多宗刑事案。有很多杀人案看起来是被告触犯了法律,实则他们都与你一样,在亲人长期的压迫下精神达到了极限。反抗中,他们并非出于杀人故意而致他人死亡。在我看来,他们才是真正的被害人。”何轻音一边安慰着白夜,一边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对方的手背,随后她不着痕迹地抽出了自己被白夜紧握的手。

    白夜的眼波中缠绕着情意,可是这人天生带着清冷高傲,就算是此刻,依旧透着几分寒凉的傲慢。

    “你一直没有回答那天我提出的问题。”

    “什么问题?”何轻音有些发怔,她一时没有想起。

    “我喜欢……”白夜刚要再次表达心意,病房的大门却在此时“咣当”一下被人推开。

    韩情风风火火地直冲进来,后面跟着的是愁眉苦脸的林轻心以及神情严肃的项浩然。

    何轻音见到师傅也来探病有些诧异。

    向来以白夜为先的韩情没有开口询问白夜的身体,而是眸光闪耀着疑惑与阴郁,语气中有几分阴阳怪气。

    “你们还不知道吧?”

    “什么不知道?”何轻音与白夜对望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闪现出问号。

    “看看电视新闻吧。”项浩然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到底怎么回事?”何轻音又转头询问起林轻心,直觉上,林哥是最容易说话的。

    “那个……苏检……”林轻心欲言又止,哼唧了两个字就是说不出口。

    听到苏洛的名字,何轻音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刚想大声质问,电视的画面突然出现了苏洛那张雅逸天下的容颜。

    只是在这一刻,身着检察官制服的苏洛却在镜头面前被人戴上了冰冷的手铐。

    “这是怎么回事?他犯了什么罪?”何轻音直扑向电视机,喊声因激动而有些歇斯底里的味道。

    项浩然深深叹息了一声,随即他走过去轻拍着何轻音的肩头:“今早再次发生女干尸杀人案,在凶案现场……现场逮捕了犯罪嫌疑人……”

    何轻音急忙转过头,她的双唇抖动了两下,可那个名字卡在咽喉,怎么使力都无法发出声响。

    “嫌疑犯是苏洛?”白夜冷凝的声音代替她问了出来。

    “肯定是无聊的陷害!”韩情双臂环抱靠在病床边上,蓝色的瞳仁闪耀出愤怒的火焰。

    何轻音紧紧抓住项浩然的手臂猛摇起来:“案发现场在哪里?我们现在赶过去啊!”

    项浩然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看的新闻并非直播,恐怕此时的苏洛,已经被羁押在看守所了。”

    “看守所?那刑侦阶段只有律师才能会见嫌疑人……”何轻音念叨着这句缓缓放开了项浩然,她默默转头,目光落到了白夜身上:“还有负责此案的刑警……”

    “女干尸杀人案原本是交给专案组调查的,可是现在专案组成员成为了嫌疑人,恐怕管辖权也会发生变故。但我作为刑侦队长,一定可以见到他问个清楚。”白夜知道何轻音目光的含义,于是说出这些让对方放心。

    项浩然露出犹豫的表情,思索了一会儿,他才谨慎地拉过何轻音手背提出自己的意见。

    “我知道你与苏洛是很好的朋友,但人不可貌相。案发现场是在一座空置的校园里。新闻称清早门卫上班后发现有辆汽车停在操场,于是走进去查看。结果他亲眼看到了苏洛在拖动尸体,惊慌中他马上逃离现场并报警。苏洛是司法工作者,他如果不是凶手,就应该保护现场立刻报警,可他并没有这么做。轻音,你为人过于单纯,容易相信别人是你的优点,但也是你的缺点。”

    “我不相信!”何轻音有些恼火地抖落了项浩然的手,瞪视对方的眼光划过一抹从未有过的凌乱。

    听到师傅竟然真的相信苏洛会作出这样的恶事,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苏洛怀疑项浩然的言语。但脑中些微的疑惑只是一瞬,看着师傅慈爱祥和的目光,她立刻将这一丝疑惑抛诸脑后。

    “我也不相信,我和他同吃同住五年,我不认为他是这样的败类。”白夜虽然平时与苏洛不和,但是关键时刻倒是很相信对方。

    项浩然慈爱的目光随着白夜的话转到了他的脸上:“白队,专案组因为苏洛被逮捕而受到市政府领导的质疑。但是我相信你这样正直无私的个性一定可以再次赢得领导的信任,将轻音交给你,我很放心。”

    项浩然这话表面上指的是专案组问题,实际更像是作为一位慈父将女儿交托在白夜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