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白夜又是什么情况?
    ,精彩小说免费!

    发现何轻音与苏洛不见,米乐与冷思悠并未急着离去。米乐没等对方询问先开了口,她很直白地默认了对于苏洛的意图。

    “我们虽然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但你除了我以外……也还有其他女人。”

    米乐说这话时神态自若,冷思悠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你可以同时交往几个女友,凭什么我就不行?

    冷思悠不在意地咧了咧嘴角,完全一副放荡不羁的浪子表情:“你找备胎我没有意见,不过偷听我的电话后,利用我与别的男人玩什么命运的偶遇,这一点倒是让我不太开心。再怎么说,你也是‘冷太太’的最佳备选人之一。”

    “那就算我欠你个人情好了,如果你对轻音感觉不错,我倒是可以帮忙。”

    “你想我追求何轻音?这样你便可在甩掉我的同时处理掉你的情敌?一石二鸟好计策啊!”冷思悠拍了拍手掌满脸的赞叹。

    “我不否认也有这个意思,不过帮助好友嫁入豪门可不是什么坏事吧?轻音从小家庭条件就不好,让她以后不愁吃喝那是友谊的体现。对此,你的答复是什么?”米乐回答时表情泰然,竟没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一丝的羞愧。

    “论长相她可并不输给你,只不过性格过于泼辣并非我喜欢的类型。让我考虑考虑吧,我们先去找他们。”冷思悠嘟了嘟嘴唇笑着转身,可一背向米乐时,那上扬的嘴角瞬间转向下方。

    ……

    由于苏洛提出项浩然是嫌疑人的想法太过震撼,何轻音已经忘了要问清楚米乐是否对苏洛有意思。虽然她的心中完全不相信师傅会十女干杀案的真凶,但是既然天下第一的苏洛有此怀疑,她很想将此事与父亲商量商量。

    所以没心情再应付米乐与冷思悠,她匆匆告辞便再次奔向监狱。

    何正义依然不同意会见何轻音,无奈之下她电话打给了林轻心。虽然林轻心隶属于公安局看守所,但是监狱部门也有熟人。辗转人情,终于有狱警悄悄透露了一点消息。

    原来两日之内,项浩然律师、苏洛检察官都来会见过父亲。一个是代理律师、一个是被害人近亲属,他们想要与父亲谈谈都不奇怪,可最让何轻音不解的是,现在、此刻,刑侦大队队长白夜正在里边与父亲见面?

    如果说是关于最新的案件进行重新笔录,那么白夜定然会走正规的审问流程。可听那狱警说起,白夜此次会面是以个人身份进行的探监行为。

    难道父亲与白夜之前也认识么?这让何轻音想起最初白夜提到父亲时语气中的熟悉感。

    她怀着深深的忧虑守在监狱门口,熬过了漫长的半小时,这才见到白夜缓步走出。

    何轻音连忙冲了过去,激动之下她一把从后面拉住了白夜的裤腰带,完全顾不上如此姿势是否雅观了。

    “你见了我爸爸?”何轻音单刀直入。

    白夜轻轻侧过半张脸,本应是清冷淡薄的眼眸却染着无限浓密的疯狂。何轻音从未见过白夜流露出这样的眼色,不,不只是白夜,她从未见过人类流露出这样的眼色!

    白夜依旧没有表情,只是有对黝黑深邃的瞳仁,其中泛滥而出的狂乱与戾气,惊得何轻音立马松开手后退了两步。

    “你……咋了?”

    白夜瞳仁的对焦似乎落在了何轻音的身上,似乎又没有。他只是微微扫了她一眼,随即转回头继续走路。

    白夜这又是什么情况?

    何轻音伸手扯了几把马尾,情绪不稳定时,她总是不自觉地有此动作。

    苏洛离开的时候虽然表情也不太对,但是对于那个心思深沉的腹黑帝而言,他善于掌控情绪,看起来还属于正常范畴之内。

    可眼前单纯直率的白衣情商较低不擅长伪装,恐怕他是刺激过度才导致如此令人惊惧的眼神!

    何轻音很不放心,她沉吟了一会儿便紧跟在白夜身后。

    白夜只是缓慢的前行,似乎只是漫无目的的瞎逛,好像并未注意到身后还有何轻音尾随。

    何轻音跟着白衣走入公园,他在里面晃荡了许久,直到天色沉寂,直到何轻音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他依旧这样独自走着。

    天公很不作美,噼里啪啦地响了几声闷雷,瓢泼大雨便倾泻而下。

    白夜对这阻人呼吸的雨幕仿如不闻,依旧微微垂首闷声不响地移动着脚步,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

    何轻音本想在不打扰白夜的状态下,看看这个冰山到底想干嘛。但是被大雨灌透全身,她是再也忍不住了,跑前几步扯住白夜手腕,她愣是使用暴力才将白夜拉到公园内中空的假山避雨。

    “你想感冒么?”没有大雨烀住口鼻,何轻音终于可以抹掉脸上的雨水埋怨出声。

    白夜染着疯狂的视线直盯着假山外飞溅的雨点,可眼光再动荡如潮,他依旧不声不响动也不动。

    这样的反应令何轻音来了脾气,恼怒之下随手推了白夜一把:“这么喜欢淋雨,你去啊!”

    她并没怎么使力,但是白夜却随着她的力度跌跌撞撞冲入了雨中。

    何轻音惊讶地挑了挑眼帘,见到白夜呆站雨中她颇为后悔,但是要面子的她很难立刻拉下脸面主动要求对方进来。

    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当然,所谓的僵持也是何轻音自己认为。白夜的神思仿佛并不在此地,雨中只剩下一副带着疯癫眼色的躯壳。

    夜色在大雨中越发幽暗,公园四周萧飒的树木仿佛漆黑的魑魅魍魉,四周吹来的寒风令她潮湿的身体打了个冷颤。

    何轻音不由得双手抱臂轻叹了一声,再这么淋雨,恐怕白夜真要感冒发烧了。

    “好了好了,快进来吧,有什么烦心事和我说说。”何轻音化身知心姐姐,随后深吸口气跑到了雨中。

    雨水完全模糊了眼睛,何轻音看得并不清楚,冲出来的力度过大,她伸出手掌没有抓住白夜,反倒身体不经意间撞击到了对方。

    白夜似乎失了力气,在何轻音并没用力的碰撞下,他竟直接跌坐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