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十年前的惨案
    ,精彩小说免费!

    刚刚才相信了何正义是被冤枉的苏洛,却一眼便见到了何轻音头上的发夹,这一刻,他所承受的巨大震惊是无法用笔墨形容的。

    事隔十年,此时的苏洛再次拿出这枚完全一样的蝴蝶结发夹,他同样抑制不住内心交织弥漫的滔天情感!

    “我看你是误会了,我和你姐姐拥有相同的发夹一定是巧合。因为我的那枚,并不是爸爸给的。”

    何轻音的心情舒缓不少,确实,自己拥有的发夹并不是爸爸送她的,这就可以说明,苏洛在案发现场找到的同款发夹不过是个巧合。

    “真的,你要相信我,我并非是为了维护我爸而说谎。不信你可以问问师傅啊,这发夹是师傅第一次到我家时送给我的礼物。”

    苏洛被惊得呆了,手掌颤抖下连蝴蝶结发夹也掉落在地。

    脑中轰然声响,所有纷乱的思绪一齐攻击啮咬。模糊的视线中,他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发生惨案的夜晚。

    那一夜,苏洛突然被人从后砸晕,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被丢进了孤独黑暗的衣柜之中。

    苏洛曾想要使劲大喊,但他的嘴巴被人用胶带封住;他也想要撞开衣柜,可柜子被人从外部锁住。

    四周是无边无际的黑色,除了他自己的心跳声,他仿佛什么也听不见。

    恐怖的气息弥漫,这异样的安静使他产生无法抑制的惧意!

    方才在自己房间被打晕,姐姐那时应该在客厅的。那么此刻他被人捆绑起来丢进了衣柜,这说明姐姐也遭遇了同样的危险。

    越想越怕,苏洛不停地冲撞着衣柜想要出去。也许是他发出的声响惊动了外面的凶徒,对方走动的脚步声传到了苏洛耳中。

    开始听得并不清晰,但是朦胧间他听到了姐姐的声音。

    这一刻姐姐还是安全的!

    苏洛刚刚放下高悬的心脏轻呼口气,突然一声带着惊恐的高喊划破了诡异的安静。

    “正义叔叔?”

    这是姐姐的声音,可又不像是姐姐的声音。

    因为姐姐于人世间最后喊出的这句话中,透出了苏洛此生听到过最为凄厉震惊的腔调!!

    尤其最后一个字的尾音喊得并不清晰,仿佛她正在叫嚷却因外力阻扰而戛然静止。

    苏洛全身的血液也随着姐姐的尖叫而波涛奔涌起来,担心姐姐惨遭毒手的恐惧与四周浓密幽深的黑暗搅动融合,他突然觉得咽喉被无形的巨手牢牢扼住,他再无法正常的吸入任何的氧气!

    被这窒息摄住魂魄的眩晕中,他仿佛听到了人体倒地的声响。随即,苏洛又听见布帛撕裂的窸窣之声!

    刚才围绕着他的黑暗恐惧与这肆虐在心的惊怒彻底交织在一处,蚀骨喋血、抵死纠缠。他们很快便幻化成一只张牙舞爪的怪兽,直扑向苏洛精神的深处,啮咬、撕烂,无论怎样奔逃躲避,他永远无法逃离这晦暗幽深的空间……

    苏洛差点因窒息而昏厥,就在意识朦胧的时刻,他被一阵门铃的响声召回几分神志。这突然而至的清脆铃音显然也吓了凶手一跳,苏洛听到那人小心翼翼地蹭到了厨房,似乎打开了窗户,接着,是一片无声无息的死寂……

    直到连续两日苏洛和姐姐都没有上学,这才有老师前来家访发现异常从而报警。警察破门而入时,苏洛的姐姐早已**着身体流干了鲜血,客厅的地面上是一片暗红如海的血迹。

    苏洛被警察从衣柜中找到,当时的精神状态几近崩溃。

    心理医生为他诊治时摇头叹息:“被关在黑暗中两日两夜,不能开口、无法移动,这已经在他年幼的心里留下了阴影。而且说不准啊……他可能听到了凶手犯案的过程……”

    医生没猜错,直到苏洛恢复了一点理智可以作笔录的时候,他果然将姐姐被割喉前最后喊出的“正义叔叔”四个字告诉了办案民警。

    当时那个民警一脸的正义凛然,苏洛此时还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何正义时对方留给他的印象。

    后面的事苏洛是从其他警察那里听闻,凶手杀掉姐姐后虽然脱光了她的衣服想要施暴,但因为送牛奶工人按门铃惊动了凶手,凶手没来得及真正进行女干尸行为便从窗户跑掉了。

    若不是现场遗留的白手套内验出何正义的dna,恐怕这作案六起的连环女干尸杀人魔至今都不被逮到。

    但这案件真的告破了吗?

    苏洛猛然吸了口气从回忆中惊醒,见何轻音捡起掉落的发夹正仔细端详着,他的脸上勉强挤出几丝笑意,但是与温柔优雅不同,那是带着地狱色彩的嘲讽。

    “看来你的好师傅与这件案子也脱不了干系。”

    何轻音惊讶地抬头,一只手在眼前挥成了蒲扇:“你怀疑我师傅?不可能!发夹款式相同肯定只是巧合。”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苏洛微微眯起了眼。

    “这种发夹太常见了,年轻女孩子几乎人手一枚。”何轻音挺起胸脯捍卫着师傅的名誉,她绝不相信此案会与项浩然有关。

    “也许吧。”本以为苏洛会强势地想要说服她,哪知对方只是耸了耸肩恢复了平和的神态:“我有些累了,你帮我和冷法官他们说一声,先回去了。”

    苏洛撂下这句便转身离去,何轻音只能看到高挑的背影渐行渐远,她却无法见到对方眼眸中涌现出的幽暗深渊。

    知道苏洛的身份后,何轻音曾经不止一次幻想,她想要紧紧抱住苏洛,然后利用女性的温柔婉约轻声安慰这颗受伤的心灵。

    即便苏洛没有明言,但她也很清楚,如果没有这宗旧案的隔阂,如果他们可以窥见到彼此的真心,那么两人必然会成为幸福的一对!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追过去的时候,米乐与冷思悠已经并肩向她走来。正是这样的耽搁犹豫,导致何轻音失去了与苏洛坦诚心灵的机会。

    如果此时她可以预见,那么是否随后发生震惊全国的恶魔事件便可避免?

    何轻音不知道,就算是上帝,对于未曾发生的事恐怕也未必知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