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何轻音的大危机!
    ,精彩小说免费!

    何轻音见齐景瑞要杀掉米乐,心急之下忘记了恐惧,想也没想便闪身飞扑上去!侧面的冲击力度使得齐景瑞的砍刀掉落在地何轻音脚边,齐景瑞的身体却滑出较远的距离。

    米乐中的迷药原本药性将过,此时被大力撞了一下,她便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

    待她看清了周遭环境以及正用砍刀割断绳索的何轻音,恐惧使她急忙又闭起眼睛继续装晕!

    耳中传来激烈的追击声,米乐在心惊胆战下,眼睛张开一丝缝隙偷偷观察起那边的情况。

    她看到,何轻音已经割断了绳索拾起了砍刀,但是面对齐景瑞高大威猛的体格,即便何轻音有武器在手,却也处于闪躲逃跑的劣势。

    齐景瑞在追,何轻音在逃。

    仿如猫和老鼠,孰强孰弱一望便知。

    米乐偷偷蹭到金属床下方,她用很快就用锋利的边角磨断了绳子。

    她知道,此刻如果自己从背后偷袭毫无防备的齐景瑞,有可能她与何轻音还有几分胜算。可是看到地下室内满屋的血腥与碎肉,极度的恐惧使她的身体止不住冷颤!

    仿佛听到了齐景瑞正喊着“既然你想替朋友先死,我就成全你”,米乐眼见齐景瑞追上了何轻音,眼见齐景瑞捡起了掉落的砍刀对准了好友,米乐却只能躲在床板底下连呼吸也是不敢。

    这一刻,她承认她的自私。

    仿佛时间也在恐惧中静止了。

    她只是眼睁睁看着,看着齐景瑞粗壮的手臂肌肉一紧,锋利的刀刃竟然挑破了何轻音的衣扣!

    何轻音的白衬衫被割裂,她仰面躺在地上,身前露出了浅粉色的内衣,其中一边肩膀的吊带已被断裂,白嫩的肌肤隐约可见。

    想到那些见过的**尸体,何轻音的内心也是怕的,但是面对罪恶的愤怒、担心朋友的生死,这两种彭拜的情感使她的心底一股无名怒火升腾起来!

    说不出的情感战胜了恐惧,即便她再无力气对抗邪恶,可是直视齐景瑞的目光依旧闪烁着灼灼其华的倔强与勇气!

    仿佛晨星,仿如珠宝。

    惊讶于何轻音的斗志,面对如此眼神,齐景瑞甚至脱口轻喃:“你的目光真不错!也许你的这对眼睛……那位贵人会有兴趣……”

    “这个世界上,最终必然是正义战胜邪恶。就算你杀了我们,但是你所犯下的罪行绝不会消失。”何轻音的声音带着天空般的清朗,连齐景瑞听到也是一震。

    错愕了一秒,齐景瑞冷哼道:“你们专案组一直想知道这些女人真正的致死原因到底是先用刀捅死还是失血过多而死,现在我来告诉你,令她们瞬间死亡的,是斩首!!”

    也许是被何轻音的目光与声线摇动了心灵,齐景瑞似乎带着滔天的怒意,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他的手臂上扬,砍刀狠狠劈向了何轻音白皙的脖颈!

    眼看刀锋触及皮肉的刹那,头顶上方的黑色玻璃“哗啦”一声碎裂,地下室内所有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聚集在天空的窗口。

    先是一片灿烂的阳光晃得三人睁不开眼,闪亮过后的光明世界里,一名逆光的男子从天而降!

    何轻音觉得,仿佛那片夺目天光幻化成人形,点亮了眼前、明媚了心间、照耀了世界!

    心窝慢慢弥漫起一片温度,刚才由于恐惧而冻僵的血液再次流淌。她觉得这身影是那么的似曾相识,似乎只要他在身边,世上的一切挫折与困难都会远离消散……

    可她还没有来得及看清那人的面目,忽觉额头震痛,随即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何轻音躺倒的方向见不到男子的样貌,但是另一侧的米乐却看得清清楚楚。

    如画的眉目,似兰的温雅。

    这仿若九天下凡的仙神气息,同样也使米乐内心的恐惧感逐渐消散,危机中突然获得安全的心情牢牢牵动灵魂,仿佛在这一刻,米乐终于窥见了睡梦中一直憧憬的神明。

    米乐觉得,她爱上了面前的男人。而他,不是别人,正是苏洛。

    苏洛击碎玻璃落于地面的刹那,已经将所有力度集于右脚直踢向砍刀。齐景瑞的武器被苏洛凝聚全身重量所攻击,直接从他手中飞了出去。不巧的是,刀柄在途中撞击到何轻音的额头,这么一阻之下,砍刀转了个方向又插入了墙壁钢板中的缝隙,摇晃的嗡名声令这地下室也颤动起来。

    何轻音轻呼一声晕倒,苏洛急忙冲过去抱起。

    伸手触摸何轻音脖颈动脉的一刻,苏洛觉得此生从未像此时这般害怕过。

    他祈求耶稣基督、祈求如来佛祖、祈求世间一切神邸!只要何轻音无恙,所有的苦痛都由他一人承受!

    还好,何轻音虽然额头撞出几丝鲜血,但只是晕了过去并无大碍。

    苏洛爱恋横溢地轻抚着何轻音的脸颊,轻柔地、缓慢地,那样的珍惜宠溺、那样的小心翼翼,深情凝视的眼波中,隐现出无法言说的心痛与懊悔。

    放下心来的苏洛,目光这才离开了何轻音的脸庞。可当他看到何轻音身前的白衬衫被割裂,那高耸诱人的沟壑显露在面前,心上人所受的屈辱令苏洛的瞳仁涌动起铺天盖地的狂怒来!

    此时身后传来有人跃入的响动,他知道,那是白夜、韩情和林轻心到了。他不想让其他任何人见到何轻音的狼狈,迅速脱下自己的西装为何轻音穿好。

    苏洛深吸口气按耐住涌动的愤怒,俯身抱起了何轻音。最后深深凝视了心上人一眼,他使劲咬着唇瓣强迫自己狠下心来!

    直到鲜血沿着他的齿痕滴落,他这才用意志力抵抗着内心巨大的叫喊声,硬是将何轻音交到了情敌白夜的怀里!

    “照顾好她。”轻轻吞出这四个字,苏洛便转过身走向了齐景瑞。

    他笑了。

    众人都很熟悉苏洛的笑容,从来都是优雅、温柔、美好的。可这是第一次,他们见到明明仍是见惯了的笑容,可这眯成弯月的双眸、勾勒弧度的薄唇,甚至那两条柔和修长的眉,都肆虐出一种阴森而又狂乱的杀气来!

    不是戾气、不是怒气,确实是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