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伪装男友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何轻音突然作出的娇羞淑女形象,连坐在角落的白夜,目光也出现了一丝异样。带着些许疑惑,他向苏洛询问:“你有没有觉得,今天这个女人有点不一样?”

    对于女人从来看不进眼中的白夜竟然发觉了何轻音的不同?

    苏洛警觉地探究起那双清冷的眼。

    天上谪仙、俊美无铸这些词汇,应该就是在描述白夜的容颜。

    纵观那日韩情对白夜的维护,恐怕韩情说的心上人,也是白夜。

    韩法医那样性情独特的人,眼光必然极高,能把那样的男人也迷得神魂颠倒,可见白夜这位老友的魅力也是无敌了!

    如果白夜成为自己的情敌......

    苏洛想到这里微微眯起了双眸,一直以来,唯一他能看得上眼的竞争对手就只有白夜。

    智商、成绩、剑道,现在连感情也要比试一番么?

    苏洛细细观察着白夜,虽然对方与平时有些微的不同,但他并没发现白夜注视何轻音的目光涌动出爱恋。

    如果不是他多疑猜错,那就是情商着急的白夜还处于感情的萌芽中,也许连白夜自己也未曾发现。

    就在苏洛胡思乱想时,那边的情况又有了变化。

    何轻音起身敬酒,故意将酒水泼洒在林崇山身上。她急忙拿起纸巾来到李崇山身旁手忙脚乱地为他擦拭起来。

    就算剧情比较老套,但是对于林崇山却十分适用。

    见到时机成熟,扮成服务生的林轻心也借着帮忙的机会来到桌前。事情正按照苏洛的剧本发展,接下来只要换走手机植入窃听芯片,计划就要大功告成了。

    本来应该这样继续的,可是,世间无处不在的巧合,却让人生充满了未知的刺激与惊喜,不是么?

    “轻音!你怎么在这里?”一道女音甚为响亮,那边的林崇山和何轻音同时转头,连角落的苏洛与白夜,都不约而同探出头颈看了过来。

    说话的人刚从包厢走出,正是何轻音的好朋友米乐。而跟在她身后与她一同用餐的男人,却让何轻音等人全部紧张起来。

    “苏检?白队?两位好兴致啊?竟然来情侣餐厅喝茶?”冷思悠扬起那招牌式的痞子笑容,钻石耳钉十分刺目。

    这一声招呼,自然令林崇山也扭头看到了苏洛与白夜。豆眼瞪得老大,先是见到熟人的惊喜闪过,可是很快,惊喜就变成了满满的疑惑。

    尴尬的空气似乎停滞了。

    气氛忽地紧张起来,连局外人的冷思悠与米乐也敏感的察觉到他们的出现好像破坏了某种和谐。

    冷思悠轻吹了一声口哨,抿了抿唇,黑亮的眼珠透出流里流气的味道。他看出端倪刚想来个煽风点火,一声震耳欲聋的拍击声却将几人都吓了一跳。

    只见白夜用力地狠拍桌面霍然起身,冷峻的脸容上浮现出愤怒的色彩。

    大步流星地走到林崇山与何轻音的餐桌前,白夜并没理会副检察长大人,一把扯住了何轻音的手腕:“作为我的女人,竟然敢背着我偷偷来相亲?走!”

    何轻音被白夜的举动惊得呆了,她并非没有反应过来这是白夜在危机时刻演戏救场,只是惊叹于冰山那孤傲上天的性格竟然会自发性出演这样的角色?

    虽然被白夜强势地拖拽出餐厅大门,何轻音却差点忍不住心中的笑意爆笑出声!

    白夜将她拉入餐厅一侧狭窄的过道里,已经行至中央位置,可白夜还在快步向前。穿不惯高跟鞋的何轻音被这样急扯,脚下一滑脚踝崴了不说,连右脚的高跟鞋也飞了出去!

    “啊呦!”她痛呼一声想要停步:“甭演了!他们已经看不见了!放开我!”何轻音使劲甩脱了白夜的力度,见到旁边有个破箱子,便一瘸一拐地坐了上去。

    白夜驻足回头,看了看何轻音龇牙咧嘴的忍痛表情,再望了望那只甩到远处的白色高跟鞋,俊美的脸上蕴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

    他动了动唇瓣,似乎想要安慰或解释,但仿佛经历了激烈的心理斗争,白夜最终还是抿紧了好看的双唇。

    何轻音揉着脚裸瞪视白夜等待道歉。哪知对方憋了半天,月辉般的目光仿佛毫不在意地转到一旁的墙壁上,连说话的音量也轻得几乎听不见。

    “昨晚看到电视剧里有这个桥段,刚才的状况下,忍不住想做一个实验。经过身体力行的证明,果然这种狗血情节是作者杜撰。”

    何轻音气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害得她崴了脚飞了鞋,连对不起也不说,还抬出这种正常人类无法理解的狗屁实验?

    再说了,无论怎么看,面前的这位仁兄也不像是会窝在沙发看肥皂剧的人物吧?

    看了一眼被磨花的鞋面,何轻音顿时心疼起来!这么昂贵的鞋子要花多少毛爷爷啊!她还要辛苦工作将买鞋的钱还给腹黑帝哪!

    越想越怒,何轻音干脆抬起了白皙光洁的脚丫向白夜甩了甩:“我不管你是不是实验,我脚伤了,你把鞋子拿过来!”

    白夜听到这话微微皱了下眉头,内心中犹豫的情绪显而易见。

    何轻音也没想过白夜真会听话的去捡拾鞋子,她这么说,不过是故意气气冰山。正盘算着如何继续整治白夜,哪知从来都是眼睛长在头顶的白夜真的迈步走向了高跟鞋。

    何轻音睁大眼睛有些无法置信,见到白夜俯身、捡起、走回,她伸手抹了一把惊出来的口水。

    “你……怎么这么听话?”不过她问完这话就后悔了,因为白夜虽然做了这些事,但是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冷傲气息并未消减,仿佛他是个高贵傲慢的王子,做出这样的亲民举动只是出于对弱者的施舍。

    因为白夜一直低着头,所以何轻音并没有看到此时那对眼眸中出现的温柔色彩。

    这位王子殿接下来做出的大胆举动,甚至让何轻音惊出一身冷汗!

    他单膝跪在何轻音面前,一手轻轻握住何轻音裸露的脚踝,一手将那只高跟鞋缓慢地为她穿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