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猪肉西施
    ,精彩小说免费!

    陈曦听到韩情的推断,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他似乎已经拉得虚脱,说话有些底气不足。

    “里边……不是说一个狱警自杀么?关我什么事?我可什么都没做……你别诬赖我。”他的表情慌张焦虑,看那样子倒不像作假。

    “监控。”白夜冷冷的声音倒是提醒了大家,一直被两边突发的上吊事件纠缠,众人差点忘记了查阅监控录像。

    可是听到白夜这话,狱警们都蹙眉摇了摇头,其中一人尴尬地说道:“那个白队……监控不知道咋的了,晚饭前还好好的,我们吃了晚饭回来就全部黑屏了……”

    “看来命令杀手晚上七点开始行动也是有原因的。”苏洛早就猜到是这个结果:“这里恐怕查不出什么了,请韩法医回去解剖尸体详细检验,我和白队……”

    说到这里他唇瓣轻扯,狭长的俊眸挑向白夜:“我们组队吧?”

    确实,原本是变态连环杀人案,结果一路发展下来,没摸到凶手的影儿不说,却涉及到了司法部门内部人员。

    既可以说是刑事案件由公安管辖,也可以直接由检察院立案侦查。但是此案涉及的死亡人数越来越多,被杀的人中也出现了公务员,连重大怀疑对象都是检察院的副检察长。这样的大案要案,只由一方承办不如公检联手。

    “你们可别忘了我,我可是代替师傅成为了专案组的一员!”何轻音昂起小脸满是倔强,她也想与那两人一起查案。

    想到看守所内发生的案子确实与“少女的祈祷”连环杀人案密不可分,白夜与苏洛倒是没有什么异议。

    何轻音安慰了几句颓废自责的林轻心,便跟着两人走出了看守所。

    夜幕早已降临,漆黑的夜色中星辰被云朵遮挡,连眼前的人影都模糊起来。

    三人先是站在黑夜中静默了一会儿,似乎他们在缅怀老狱警李叔的离世。这一次,打破宁静的却是苏洛。

    “在你被诬陷为凶手的时候,我曾经觉得证据不足想要将案件退回公安补充侦查,当时是林检察长没有允许。既然他现在是最大的怀疑对象,那么明天要去他家里搜上一搜了。”

    “没有证据,无法申请搜查证。”白夜的声音透出几分无奈。

    “谁说要申请搜查证了?”暗夜中的苏洛,嗓音柔若杨柳丝绦,光这样听听,方才的郁闷心情也能缓释不少。

    何轻音原本心情与这夜色同调,听到苏洛令人心安的声线,轻叹口气,不知不觉向对方靠近了几寸。

    “你又打算违规搜证?但这次是擅闯民宅啊?对方又是检察院的大领导……”

    “擅闯民宅的又不是我!像你我这样的演技,自然有另外的重要工作。”苏洛的声线中有着明显的调侃。

    何轻音一怔之下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果不其然,白夜听后立即拒绝:“我不要!”

    “你能演戏么?交换角色我倒是不介意。”

    听到苏洛的揶揄,夜色中的白夜沉默了。

    ……

    副检察长林崇山居住的,是村里联排的立地房。他的房子是联排最靠马路的一栋,由于他共同生活的儿子寄宿在大学,所以林崇山请了个阿姨每天来打扫。

    保洁阿姨忙活完,像往常一样准备回家。暗中观察的三人就在等候阿姨推门而出的刹那。

    “亲爱的!你不要抛弃我和娃啊!”保洁阿姨刚迈步出来,还未来得及关门,便听到面前的大马路上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

    连隔壁的家庭主妇也探头出来八卦道:“咋了咋了?”她认得保洁阿姨,于是精神抖擞地向对方问道:“是不是吵架了?”

    此时马路中间又响起了那女子的哭喊大叫:“老公!你不能将家里所有值钱的都拿走啊!婆婆还瘫在床上,等着我买米回去煮饭哪!”

    保洁阿姨与那隔壁主妇最喜欢看热闹,两人都向马路围拢过去。

    在大街上演“现代版陈世美”的,自然是何轻音与苏洛。原本苏洛说两人假装吵架吸引住保洁阿姨即可,但是何轻音认为,中年妇女一定对家长里短最有兴趣。于是出场的瞬间,她简直就是影后附身!

    “你要是敢跟着那个狐狸精双宿双飞,我……我就不活了!”何轻音伸手扯了几把自己的头发,活活一副受尽欺凌的正妻形象。

    苏洛看着眼前大飙演技的女人,内心深处对自己的眼光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他这么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万人迷,竟然喜欢面前这款疯疯癫癫的类型?

    内心仿佛在懊悔,可是那温润的眸中却涌满了柔情蜜意的笑。

    “放手,大庭广众拉拉扯扯,说好的淑女形象哪?”苏洛憋住笑意,作出一副嫌弃媳妇丢人现眼的表情。

    此时假装抹泪的何轻音偷瞄向保洁阿姨,见她与邻居就站在门口,躲在阴影里的白夜很难趁机潜入。

    为了引诱保洁阿姨离开家门,何轻音把心一横,双臂展开,她死命的抱住了苏洛的腰肢!

    “你这没良心的啊!是谁打工供你念完大学的?现在你有钱了就嫌弃糟糠么?”她使劲向外扯着,完全将泼妇演绎的淋漓尽致。

    “你不当影后真是可惜了!”苏洛哭笑不得,忍不住小声打趣了一句,音量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见。

    何轻音完全投入到演绎当中,她干脆改抱苏洛大腿,一屁股坐在地上鬼哭狼嚎起来。

    四周的路人和居民都围拢过来看热闹,保洁阿姨的视线被遮挡,她忍不住好奇挤到了前面看戏。

    何轻音见作战成功心中窃喜,以为白夜会趁机偷偷潜入,哪知那位冰山昂首阔步大摇大摆,看那傲慢的样子如同回到自己家中。

    目的已然达成,苏洛低头发现何轻音还抱紧自己的大腿不放,心中不觉起了捉弄对方的想法。

    “提到你卖肉供我读书一事,我倒真是惭愧。做皮肉生意时,你也受了不少的委屈。走吧,咱们回家好好谈谈。”

    围观群众听到“卖肉”“皮肉生意”这样的敏感词汇都眼前一亮,打量何轻音的眼光都带上了几分色彩。

    “谁卖肉了?”何轻音气得一跃而起,她撸起袖子咬紧了牙。

    反正任务完成,想捉弄我是不?本小姐奉陪!

    “你在学校门前菜市场卖猪肉谁人不知?当年不是号称‘猪肉西施’么?”说完这话苏洛再也憋不住了,他伸手遮住额头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