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谁是自杀?谁是他杀?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李叔再次上吊的消息,林轻心脸上是明显的忧色,他将对讲机拿近了几分,语速快捷地问道:“李叔没事吧?”

    “唉……没救回来。你让白队快点过来吧。”对讲机那头也是惋惜的哀叹。

    众人听到李叔辞世的消息,再次冲出了审讯室。

    白夜离开之前向韩情点了点头,虽然他没直说,韩情也很清楚,那是叫他留下验尸的意思。

    赶去值班室的路上,何轻音不由得想到,今天奔跑的路程好像比平时一周还多。这种仓皇之感让她很不爽,仿佛他们几人被看不见的敌人戏耍在掌心!

    这一次,李叔真的没了生的气息。

    发现李叔上吊的狱警不知道他已经死亡,于是急匆匆的喊人将他放了下来。

    虽然环境证据被破坏了不少,但是有些诡异的是,李叔上吊使用的也是绷带,竟然与杀手李青相同?

    勘验现场物证方面,白夜才是专家级别。他带起白手套开始进行了现场搜证。

    “桌面上留有药箱,上吊所用的绷带就是从这里取用的。应该是刚才林警官进来告诉我们李青自杀时随手放在此处。”

    听到白夜这么说,林轻心干脆跌坐在地上捂住了脑袋。

    “环境证据被破坏,由于第一次李叔上吊后几乎看守所内全部的人都进过值班室,所以地面充满凌乱的脚印。”

    “房内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外观上看没有他杀的迹象。”

    白夜说一句,他身后的一位刑警便记录一句。

    “没想到……李叔最后还是没想开。”何轻音惋惜地摇了摇头。

    “那倒也未必,最后是自杀还是他杀,还是要看法医的验尸结果。”白夜清冷的目光落在尸体颈部。

    “刚才李叔已经上吊过一次,两次痕迹已经重合,虽然尸体颈部确实呈现了闭合环状伤痕……”苏洛正环抱双臂说出自己的想法,一名刑侦队员接到了韩情的电话。

    由于白夜与苏洛被关押换上了囚服,所以他们并没有用携带电话,韩情找白夜只能打给别人。

    “我已经对李青的尸体做好了初步检验,可以确定……是自杀没错。”

    “自杀?”听到这个结论,连白夜都疑惑地重复了一遍。

    何轻音与苏洛也以为是有人灭口,此刻听到竟然是自杀都露出吃惊的表情。

    “具体的一会儿再说吧,听说狱警也死了,我这就过去验尸。”

    直到韩情挂断了电话赶到值班室,何轻音等人都一直在沉默着。

    对于这两起奇怪的上吊自杀案件,他们都产生了被看不见的黑手迷惑的窒息感觉。

    韩情走入房内时也是一脸的严肃,细长的眼眸眯成缝隙,他看了两眼李叔脖颈的伤痕,二话不说便脱下了尸体的裤子。

    何轻音急忙捂住眼睛转头,虽然她已经看过几次尸体了,但是不穿衣的男尸还是无法正视。

    “如果是上吊自杀,尸体因悬挂充血,尸体的下肢会淤血青紫明显。但是在老狱警的身上,并没出现这样的情况。”

    韩情翻腾了几下四肢,又将目光落回尸体的颈部。

    “由于老狱警的脖颈短时间内被勒住两次,但是呈现的索沟状态完全不同。第一次自杀未遂勒住颈部的是毛巾,形状较粗并且质地粗糙,这一痕迹确实是自杀应该显出的闭合环状。但是第二次,就是令其窒息死亡的原因,虽然同样是勒住脖颈,可绷带产生的较细勒痕却并非u型闭合状态,而是他杀情况下容易出现的v型勒痕。”

    韩情一股脑地将验尸结论说了出来,众人听到法医的论断都是眉头紧蹙。

    “李叔是他杀,而杀手却是自杀?”何轻音觉得自己都被这两件上吊案件绕晕了。

    “杀手的尸体悬挂的时候你们也看到了,他是呈八字悬空,这是自杀的一个显著特点。致命伤痕同样是绷带导致,但是从尸体各方面表征看,都符合自杀的特征目前没有他杀疑点。”

    韩情脱下手套扔进了垃圾箱,他望了望何轻音,自信地扬起下颚补充道:“当然,最终的结论还是要解剖后才能知道。不过,我进行的初检从来都没错过。”

    “原本我们认为李青是他杀李叔是自杀,结果正好相反?有意思。”苏洛的眼眸眯成了弯月,虽然脸上挂着微笑,但是可以看出他已经被凶手挑起了昂扬的斗志。

    做记录的方警官年纪不小,何轻音记得与白夜一同前往公安局时就是他在开车。

    见到方警官伸着脖子向门外东瞅西看,何轻音忍不住问道:“警官,你找啥哪?”

    “哦,我是奇怪,陈曦怎么还不过来?”

    “陈曦也来了?”何轻音、苏洛、白夜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是啊,刚到门口他就吵吵肚子痛,所以我们先进来了。他应该在看守所探视区域上厕所哪。不过现在也隔了一个小时了啊!”

    方警官体格不小,忙忙活活弄得他出了不少的汗。要不是陈曦借上厕所遁走,现场勘验记录的活儿就轮到陈曦了。正因为他替陈曦干了挺多工作,所以一直关注着对方怎么还不出现。

    “会不会是……”何轻音想要猜是陈曦杀人,但是想到还有其他刑侦队员便忍住没说。

    “找到人再说。”白夜说这话时,冷眸中闪过一抹忧色。

    找到陈曦极为容易,因为此刻他还在监禁范围外的公共洗手间蹲着哪!

    “蹲坑一个小时本就罕见,更为奇怪的是,监禁区域与公共区域居然没有人看守?”苏洛双眸放出锐利针芒,直刺入陈曦的眼底。

    因李叔被杀而内疚的林轻心一直默默无声地跟着大队,听到苏洛向陈曦发问,他有气无力地接口道:“当时刑侦大队还没到,看守李叔和李青都需要人手,所以我们空不出人来守门,反正大门是锁着的。”

    “哈,那要是陈警官早就备有钥匙,不是可以随便进去杀人了?”韩情对陈曦一直不满,见到此刻对方嫌疑最大,他便忍不住猜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