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鬼才的独占欲
    ,精彩小说免费!

    审讯室内,白夜已经将杀手李青的供述详细记录在案。

    林轻心打电话向上级汇报了此事,之后,三人陷入了一时的静默中。

    停了半晌,白夜突然抬头,淡薄冷凝的声线,也听不出他此时的情绪。

    “雇主让你杀一人陷害一人,显然给了你选择的权利。为何你要杀死苏洛嫁祸我?”

    苏洛不在的审讯室少了明暗交替的窒息感,杀手李青也恢复了几分狂傲。

    他露出熏黄的牙齿,看着白夜的目光并无惧怕的神色:“作为职业杀手,我们行动之前都会仔细研究目标人物。喜好、习惯、作息、性格、交际……我们甚至比目标自己还了解他们。”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似乎想起了恶魔版苏洛,他谨慎地缩了缩脖颈:“从你们日常的视频中,我已经看出来了,那个人……和我是同类……不,不对,我只是个为钱财拼命的杀人魔,可是他……却是来自地狱的恶魔。这样的人,在我们职业杀手中也不多见……”

    李青深吸口气,声音又低了几分:“我曾仔细研究过你们。你是一个外表冷酷实则像极了警察的警察,说白了,你过于正直所以才容易被陷害。但是他不一样……他是个戴着伪善面具的恶魔。也许现在他还是白的,但是散发出如此危险气息的人物一旦堕入黑暗,将会有种毁灭一切的力量!所以我选择杀了他,因为留着他太危险了!”

    “你们在聊什么有趣的话题么?”随着苏洛春风般的嗓音,他与何轻音走了进来。

    李青急忙闭了口,仿佛做错事的孩子见到了班主任。

    “是不是要给他也包扎一下……”何轻音见到杀手的手掌流血未停,地上已经滴落了不少。

    见白夜合上记录起身,何轻音朝他翻了个白眼,冰山就是冷血,看来给嫌疑犯包扎的活儿还是要她干。

    低头瞅了瞅一长一短的衬衫前襟,正想着应该换一面撕,却见苏洛那只包成大馒头的手掌挡在了眼前。

    “这布料材质不是纯棉的,吸血效果太差,你还是自己留着吧。”看似调侃打趣,可其中蕴含的酸气却十分明显。

    只不过遇上何轻音这样情商较低的,她还真的以为苏洛嫌弃衬衫的材质。

    可还有一人,在感情方面比她更为白痴,走近几步仔细看了两眼,白夜一脸严肃地化身百科全书。

    “纯棉面料是以棉花为原料,经纺织工艺生产,具有吸湿、保湿、耐热、耐碱、卫生等特点。包扎手指的布料上浮毛绒,明显带有化纤成分。”

    看着苏洛故作嫌弃的表情、听着白夜正经八百的解释,何轻音秀眉一挑愠怒道:“嫌弃是吧?怎么着,要不你俩上?”

    苏洛一脸无辜地撅起红唇晃了晃伤手,看那小模样完全是假装柔弱伤员。

    而高冷的白夜,表情淡泊,负手望天,看那玉树临风的仰头身姿,竟有点武侠小说中独孤求败的即视感?

    何轻音也看不透这座冰山到底是真的单纯地想要视察看守所棚顶?还是干脆假装没听见?

    “好了,我去拿医药箱替嫌犯包扎吧。”看了一出戏的林轻心忍住笑意快步离去。

    他的eq可是在正常范围内,所以当苏洛阻止何轻音替杀手包扎的时候,他已然看出来了。

    这位鬼才检察官的嫉妒心不是一般二般的重!

    只要是苏洛喜欢的姑娘,连给这么个已被关押的中年杀手包扎伤口都不让?

    这已超出了嫉妒范围吧?这是实实在在的独占欲作祟!

    如果有一天,苏洛喜欢的姑娘爱上了别的男人......

    想到苏洛方才审讯杀手的一幕,林轻心有点不敢再想下去。

    见林轻心识相地去取药箱,苏洛的眉宇间露出满意之色,经过他细致的观察发现,这位爽朗狱警似乎真对何轻音没有什么非分之想。

    此时刑侦大队的人也到了,白夜录口供时,李青又供述了以前接过的七八宗人命生意。看来这阵子刑侦大队有的忙了。

    韩情担心白夜,自然也跟着来了。

    他一走进审讯室,立刻化作一道白影飞扑向白夜。白夜急忙身体后弹,一手支着桌面来了个漂亮的后空翻避过对方这凌厉的突袭!

    两人的交手只在顷刻,苏洛微现讶异,何轻音咧嘴解释:“这是他们表达爱的方式,反正断袖的世界我不懂。”

    说完这句,她便朝着韩情喊道:“姐们,先别闹了行不?你是专业的,帮这位老兄包扎一下手吧,我看他失血过多脸色都白了。”

    韩情偷袭不中也不打算恋战,他停下攻击娇媚一笑,细如柳叶的眼微弯,蓝色的眼珠闪烁波光。

    他先是白了一眼何轻音反驳道:“不是姐们,是哥们。”再转头看了看老脸煞白的李青,随手将长发掖到了耳后:“你再盯着我看,挖了你的眼。”

    李青神色不定地收回目光,顿了一会儿,他忍不住再次偷偷瞟了韩情一眼。

    苏洛看出了李青表情有异:“你对韩法医很感兴趣?”

    “他是法医?”李青的眼神有些飘忽,咽了口唾液,他急忙摇头:“不,我不认识他。只是觉得……他的样貌气质很像一个人……”

    “什么人……”何轻音还未插嘴问完,林轻心却冲进房内大声喊道:“不好了!李叔……李叔……自杀了……”

    听到这话,在场的几人都神情一凛。

    见林轻心手里拎着药箱,韩情朝着李青的方向推了林轻心一把:“我去那边验尸,你替这个嫌犯包扎吧。”

    刑侦大队来了三名队员,他们都是白夜的部下,其中并没有看到陈曦。

    白夜吩咐其中一人留在这里看守嫌犯李青,另外两人便也跟着他们前往了李叔所在的值班室。

    由于看守所里的狱警也是警察,发生了案件后他们都知道尽量保护现场。所以值班室内并没有过多的人,只有两名何轻音见过的狱警留守。值班室里的小床上,老狱警李叔躺在那里。

    因为抢救及时,李叔只是昏迷。

    窗帘上方的罗马柱上,还飘荡着一根断开的白色毛巾。

    韩情是专业法医,不仅验尸有一手,看起来救人也不差。在李叔的穴位上按了几下,李叔终于悠悠醒转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