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天使?还是恶魔?(一更,求推荐票)
    ,精彩小说免费!

    看守所内的审讯室十分简陋,幽暗灯光下,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唯一算是高科技的监控虽然存在,但此时并没有启动。

    白夜与杀手面对面坐在桌子两侧,一双360度无死角的完美明眸,一双闪耀狠毒色彩的豆眼,这样的两双眼睛正互相瞪视着展开视觉上的交锋。

    四周的气氛阴郁而凝重,透过玻璃观看的三人实在忍不住了。

    刚才其他狱警询问过李叔,李叔声称自己困极了正在睡觉,他是睡梦中被人偷走了钥匙!

    这样的原因令人无法置信,值班的几名狱警商量了一下,无奈地将李叔暂时隔离起来。

    何轻音原本一直在外面等着,是她请求林轻心照顾牢中两人的。听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自然坐不住了,软磨硬泡地施展手段,终是靠着脸皮的厚度进入了监禁囚犯的区域。

    何轻音、苏洛、林轻心,三人足足等了十几分钟,白夜竟然没有开口审问一句。

    何轻音的内心很惆怅。

    她想起自己与白夜首次在看守所见面的事来,这座冰山一定是犯了高傲、冷傲、狂傲的病,难道就让他这么沉默下去,直到有一人无法忍耐最先开口?

    她甚为无奈地摇了摇头,正想着如何才能让职业杀手招供,却见苏洛推门走了进去。

    这位优雅的检察官向白夜勾了勾手指,意图很明显,他准备换人审讯。

    白夜沉吟了几秒便乖乖起身,但他看也没看苏洛一眼便直接走出了审讯室。他心里很明白,虽然自己才是公安学专业,但是苏洛在诱供方面的能力简直无人能及。

    白夜离开后,苏洛随手锁上了大门。闲适地踱步,他笑眯眯地来到杀手对面坐了下来。

    “啊啦,林警官果然品位极佳,现在很少看到有人使用钢笔了。”苏洛拿起桌面上林轻心留给他们记录供词的钢笔赞叹起来。

    连外面的三人都不明白苏洛为何不进行审问而聊起这种小事,那杀手更加看不懂了。

    杀手想起方才苏洛在死亡边缘时还冲着自己微笑的一幕,鬼使神差地打了个冷战!

    苏洛把玩着钢笔,脸上的笑容明媚灿烂,尤其那对眸子,闪亮的波光如星河碎落的浸染,美到了无法言喻的极致。

    仿佛天使落入凡尘,优雅男子温柔的说道:“别人都喜欢给人三次机会,我却节约时间成本只给两次。第一次,幕后主使是谁?”

    杀手咽了一口唾液,摊开的手掌微微用力按压桌面,虽然心中有些紧张,但他毕竟是职业的,当然没有回答苏洛的问话。

    苏洛向他微微一笑,狭长的俊眸变为两条好看的弧度,仿如天上的弯月涤荡着柔美的气息。

    杀手见到这样温和的笑容,提起的心脏自然地放松了一秒。

    可就在他安心呼出气息的刹那,笑容未变的苏洛突然出手,如电光之速,手中的钢笔毫不犹豫、毫无怜悯,直刺入对方摊于桌面的手背!

    “啊!”随着杀手的尖声惊叫,他那血肉模糊的右手竟被死死钉在木桌之上!!

    狂喷的鲜血刺激着众人的感官,玻璃窗外的三人都被惊呆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白夜,他急忙推门想要入内,这才发觉苏洛早已上了锁。

    “快叫人拿钥匙!”从震惊中回神的何轻音推了推还在发傻的林轻心,她知道审讯室的大门十分厚重,恐怕想要破门而入是不可能的。

    钥匙没有这么快送到,审讯室内的苏洛却笑得越发亲切温柔。

    “怎么露出想要屈服的表情?你最好别招供。我一直想试试钢笔穿透眼球刺入人脑到底会不会立刻致命,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没有监控录像捣乱的机会,真心不想浪费啊!”

    语笑宴宴的苏洛这一次干脆没有询问“谁是幕后主使”,“啊”字的尾音未竭,他已经握住末端将钢笔拔了出来。

    笔尖抽离时喷出的血迹溅在那张优雅的面容上,竟如盛放的红梅有种妖治的诡艳!

    那对如同弯月般的眼眸,此刻与窗外暗夜中的月牙交相投影,明明还是那张迷惑众生的君子容颜,却被猩红的夜色沾染了阴森诡异的气息!

    苏洛似乎不想给杀手开口的机会,锋利的笔尖一转,还滴着鲜血的金属已经直奔对方的眼珠刺去!

    “我说!”杀手紧紧闭上眼睛拼命的大喊。

    经受过地狱式杀人训练的他,从未有过这一刻体会到的恐怖感受!

    闪烁鲜红锋芒的笔尖停住的一刻,与杀手的眼球似乎仅剩0.01毫米的距离。

    “啧啧,真遗憾!”苏洛的眉目间盛满了惋惜,俊朗的五官沾染着天使般的真诚与柔和。

    杀手大口喘着粗气,手背上的疼痛比不过此时内心的恐惧。他不知道对面戴着天使面具的恶魔接下来会作出什么举动,急忙主动开口。

    “我叫李青,我这种职业杀人者只在网络上接暗杀业务,并不会与那些的雇主见面。我与雇主一般都是通过邮件往来。雇主在邮件中介绍了你……苏检与白队长的个人情况,甚至发了几个你们的日常生活视频让我研究,那些视频大体上都是公共场合的监控录像。邮件上要求今晚动手,具体指令是‘根据情况杀一人陷害一人,如遇反抗,两者皆不留活口’。在健身房的储物柜中我可以拿到囚犯服以及看守所值班室与牢房之间的地图。七点时看守所后门会打开,目标人物也会被迷药迷晕便于动手。我根据邮件指示很轻松的来到值班室,发现值班的狱警正在睡觉,于是趁机偷走了他的钥匙进入牢房。”

    此时送审讯室钥匙的狱警赶了过来,门外的几人终于打开门冲了进来。

    苏洛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转头冲着几人灿然一笑。手中的钢笔放于桌面,他甩了甩沾血的手指起身,经过白夜身侧的时候随口道:“队长大人,你来录口供吧,我去洗洗手。”

    白夜没有看他,而何轻音与林轻心目睹了审讯过程,看着苏洛的目光多少都有些不同了。

    苏洛可以在一分钟内击溃职业杀手的心理防线,令原本闭口不言的杀手滔滔不绝地主动供述,这样的谋略确实令人佩服。

    只是,苏洛真的伤害了对方的身体。

    并且,将杀手推入恐惧深渊时他所散发出来的黑暗气息,使得两人仿佛在其背后看到了一对漆黑展翅的羽翼!

    杀手同样望着苏洛逐渐消失的背影,口中不停地呢喃起来。

    “恶魔!他绝对是披着天使皮囊的恶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