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诱导
    ,精彩小说免费!

    如果说这个悲伤而又恐怖的案件最后结局是什么,那便是没有结局。

    虽然应文灏作案动机、人证、环境证据齐全,但是由于在被害人肖楠身上没有取到任何他人的毛发或dna证据,并且在最终也未找到肖楠丢失的眼球。所以根据疑罪从无原则,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应文灏被扣押了48小时后回到了校园。

    而这件挖人眼球的杀人案,最终成为了政法大学创校以来唯一的悬案,甚至后期各位讲师经常举此案例作为学生讨论的课题,这是后话。

    但,对于苏洛、白夜以及应文灏而言,一切只是开始。

    在一个群居的社会里,有些闲言碎语比真相还要伤人。应文灏对此,已经有了深刻的体会。

    那日有两位女同学走进洗手间,她们一同目睹了应文灏站在尸体旁边,两人将遭受到的惊吓恐惧转移成对应文灏的指责;病理学王讲师以及见过尸体的保安们也一致认为除了应文灏,不可能还有别人会是凶手。

    人言可畏,应文灏觉得世界崩塌了。

    苏洛与白夜依旧与他同进同出,但是应文灏可以感受得到,就算白夜的态度没有太大的变化,可苏洛却陷入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状态。

    那少年依旧优雅温柔,只是偶尔的一瞥,却带着锋针般的锐利。

    案件发生后半个月,这一日,繁花似锦,碧照蓝空。

    白夜因为火灾勘查科目外出还没回来,午饭的时候只有苏洛与应文灏两人,原本阳光爽朗的应文灏憔悴沉默了不少。

    两人靠在草坪的树干上,各自啃着面包等待白夜,谁都没有开口。

    校园中,午休路过的同学不在少数,很多人见到了应文灏,有的露出唾弃鄙夷的神情,有的甚至直接辱骂爆粗口。

    应文灏深深的叹息口气,率先打破了沉默:“你还认为我是真凶?”

    苏洛面上依旧是那副空濛的浅笑,美好,却疏离。

    “我只是根据各方面证据推理得出,你是最大的嫌疑人。其实我知道,肖楠死了,最痛苦的是你。”苏洛的声音在说到最后一句时,逐渐柔和起来。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你会了解我的苦!”应文灏听到苏洛终于变回真正温柔的声线,激动之下干脆丢掉手中的面包,一把扯住了苏洛的左臂:“与被人怀疑是杀人犯相比,没能保护她……才是最让我无法释然的……”两行清泪顺着应文灏的脸颊缓缓滴落。

    “是啊,她被尖刀挖去眼珠的时候、她被利刃刺入头脑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在做什么?你可是自称‘肖楠守护神’的男人,当时你与她同在一栋大楼也许只有咫尺的距离!”

    苏洛的声线轻柔婉约动人心弦,可撩人的嗓音下吐出的犀利言语,却无法阻挡地钻进应文灏的脑中、心里,怎么也无法拔除!

    应文灏只觉脑中翁然声响一片空白,他被对方简单的几句话击溃在当场。

    苏洛的目光却穿透了应文灏,他的这些话语,更像是在嘲讽自己。

    就在两人陷入癔想发呆之际,身后传来白夜冰寒却带着怒气的声音:“苏洛,你在说什么?”显然他正巧听到了苏洛最后的话。

    气恼的白夜在见到苏洛眸中涌动的痛苦眼波时,内心不由得一叹:“肖楠遭受到不测并不是文灏的错,我知道你将她与你姐姐……”

    “住口!”白夜话未说完便被骤然变色的苏洛一声怒吼打断了。

    即便是与他一同经历了五年成长的朋友,白夜与应文灏也从未见过这样青筋爆起的苏洛。

    见他愤怒地转身就走,白夜皱了皱眉,扯住发呆的应文灏便跟了上去。

    三人就这样一前两后出了校园来到地铁站,苏洛心情不好的时候,很喜欢前往剧院听听交响乐或歌剧舒缓心情。

    白夜见应文灏呆呆地不语,便放开了他走向苏洛,他知道自己方才有些失言了。刚想开口劝慰两句,前方呼啸而来的地铁却要入站了。

    政法学院附近的站点向来热闹,所以等车的人不在少数。乱哄哄的环境下,苏洛与白夜不由自主地被人流推着向前。

    突然,他们两人感觉到封闭的空间仿佛落下了雨幕,一点一滴,有些粘腻、有些温热……还有些腥臭……

    随着地铁紧急制动的高声嘶鸣以及四周众人发出的尖锐叫喊,苏洛与白夜这才从各自沉思的恍惚中惊醒。

    眼前,是猩红色的残肢断臂。

    只是断臂上的蓝色休闲服是那么眼熟,连那手背上的一条疤痕都清晰无比。

    “文灏!”

    两人同时大吼着冲到已经紧急停车的地铁前端,铁轨之上,除了大滩血红的液体便是被碾压而过的半截小腿!

    “嗷!”很多人见到如此恐怖的现场都捂嘴呕吐出来。

    苏洛难以置信地摇头后退了两步,白夜却一把扯住了苏洛的领口将他揪到了眼前。

    “早上我走的时候他还很正常,是你……是你诱导他自杀的……”白夜狠狠咬住了唇瓣,也许这一刻,是他至今为止情感表露最为直白的一回。

    亲眼见到好友被撞得四分五裂的残肢,苏洛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也随着好友的离世而被扯得支离破碎!

    他闭上了眼,仰头,可是由始至终,外在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分析原因与诱导自杀完全是两码事。”他说这话时姿势并未改变,不知是天生的傲慢冷酷,还是出于……想要抑制那即将滑落的泪珠?

    撕扯的痛只在一瞬间,之后,他仿佛什么都感受不到了,好像心脏处于了麻痹状态。

    旁人完全看不透这一刻的苏洛,连与他最为交好的白夜,也认为苏洛是真的狠心想要杀死应文灏从而缓解对于肖楠的负罪感。

    苏洛闭眼仰头的姿态仍然优美如同画卷,连他被拎起领口的模样也没有一丝窘迫之态。

    他的唇际竟然勾起一抹弧度,连语气也加重了几分:“自杀的原因很多,你忘记了有种叫做畏罪自杀?”

    “到现在你还这么认为?你根本不是他的朋友!”哀痛的白夜一拳击出,正好打在苏洛细嫩的脸颊。

    白夜最初抬臂的刹那,苏洛已然感觉到了对方想要攻击,只是他紧闭着双眸并未躲闪。

    被击倒在地,苏洛顺势垂首轻笑起来,声音温柔如旧,可低头的姿态令人无法看到,此时这位优雅男子的脸上到底是何种表情?

    是替肖楠报仇后内疚感消失的快意?亦或是好友自杀后铺天盖地的心伤?

    不论苏洛心中到底作何感想,口中的话语却让白夜彻底心寒。

    “一点点的痛苦都不能承受,他并不适合这个肮脏的世界。”

    “再痛苦,那也是活着。”白夜再也不看苏洛一眼,转身,声音阴冷得如同千年之前深渊下的坚冰。

    “从今日起,你我再不是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