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暗杀的目标
    ,精彩小说免费!

    透过牢房铁窗,洒入的月光有种朦胧的稀薄,这样的观感令人呼吸不自觉的急促起来。大抵所有人在体会过这样的月光后,都会认为李白“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的名句是天大的错误。

    房间的地面上,盛放饭菜的碗碟已经被打翻,几只世界最强的蟑螂也肚皮朝天翻倒在那里。但是小强们的腿脚还在微微抖动,看那样子还留有生命的气息。

    苏洛侧倒在牢房的床上,而白夜则倚靠床边耷拉着脑袋,还好两人的胸口微微起伏,看他们双眸紧闭的潦倒模样,似乎都已失去了意识。

    牢房铁门上的锁扣“咔哒”一声开启,一名身着蓝色囚犯服饰的身影悄悄走了进来。

    那人先是谨慎地抬脚踢了踢坐在地上的白夜,见他随着自己的力度缓缓滑倒,月光下的杀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熏黄的牙齿来。

    他又伸手晃了晃侧躺在床上的苏洛,苏洛像个待宰的咸鱼被他拽得仰面平躺。

    “看来迷药的效果不错!小羔羊,老子这就送你上路!”

    杀手冷笑一声,伸手掏出了一条钢丝绳来。他走到白夜身前,如果此时有人看到杀手一脸阴狠的样子,一定以为他马上就要取下白夜的性命。

    哪知杀手竟将钢丝绳的两端塞入了白夜双手?

    他从外部握住白夜的手背拉紧绳索,双臂用力一提,他架着白夜面对面地放倒在苏洛身上。

    “长这么高干嘛?真重!”

    杀手抱怨完这句,竟握住白夜的手掌将绳索缠住了苏洛的脖颈!

    原来他想要暗杀的目标,竟然是检察官苏洛?而他这样利用白夜之手,明显是要将杀死苏洛的罪责推到白夜身上。

    就在他将钢丝绳缠住苏洛脖颈猛然发力时,昏迷的苏洛却突然张开了明眸向他温柔一笑!!

    与此同时,杀手按住手背的白夜突然后脑向上一撞,坚硬的头骨直击在杀手鼻尖,他只觉面部发酸甚至流出了热泪!

    但他毕竟是专业暗杀者,在被反噬的一刻,杀手右手搅住钢丝绳并未放松,身体却侧过躲避了白夜再次跃起的攻击。

    他接到的任务是“根据情况杀一人陷害一人,如遇反抗,两者皆不留活口”。虽然现在是二对一,但是苏洛的颈部已经被他用钢丝缠绕,只要收紧这夺命的绳索,就算是神通广大的苏洛也很难逃离这生死一线的危机。

    苏洛白嫩的脖颈已经被勒出血痕,幸好他及时将右手的手指塞入钢丝绳下抵挡了大部分力道,所以即便在专业杀手的行动下,他也没有瞬间便被勒断了脖子。

    杀手见到缓缓从苏洛指尖流淌的鲜血,心中发了狠,不顾白夜从身后扼住自己的咽喉,握住钢丝绳的手却越发用力了。

    他知道,白夜作为人民警察,是不会使出全力勒死自己的。

    他竭力抵抗着窒息感,激斗之下目光与苏洛不期而遇,这不经意的一瞥,却将杀手也吓得心胆震惊!

    那脸色已经因缺氧开始泛青的男子,那脖颈已经快要被勒断的男子,此时却仍在优雅地笑着!!

    疯子!

    杀手杀死的每一个人,死亡前夕眼中都是同样的恐惧与恨意,可眼前这人,却依旧是笑意盈盈的眼波,这令资深杀手产生了无法置信的惊叹!

    这个人,一定是疯子!不,他不是疯子,而是……恶魔!!!

    受了这番惊吓,又被白夜掐住咽喉,杀手自然松脱了几分力气。

    微笑的苏洛,并没有放过如此良机。

    他倾尽全身凝聚的力道,膝盖直击在对方的命根子上。

    杀手吃痛,全身打起冷战,紧握钢丝绳的双手终是彻底放开了。

    白夜并不敢用力拉扯,他怕自己的力道会加诸在苏洛脖颈。此时见苏洛终于可以喘息,他便再无顾忌,一拳击在杀手下颚,直接将对方揍晕过去。

    苏洛抚着脖颈勒痕坐起,神态随意地笑笑,仿佛经历生死关头的并不是自己。

    “没想到对方想要除掉的竟然是我?这次帮你可亏大发了!”

    “只是想你死,却想让我生不如死。”白夜冰冷的目光穿透铁窗高墙,仿佛融于了这无边的夜色。

    苏洛拨了拨额前刘海,轻吹口气,几丝墨发飘荡起来,为他儒雅的眉目增添了些许俏皮。

    “你倒是自信,事先也不和我打声招呼,只是在专案组会议上临时打个暗号就算了。你就确定我会帮你演这场戏?”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自己还清楚,毕竟……我们一起度过了孤儿院一年和大学四年。”说完这话,白夜移眸望向苏洛,美如月光的眼中,染上了几许与他极不相称的惆怅。

    “所以你也不事先通知我,只作出了剑道练习中‘攻击我’的暗号?你就不怕我早已忘记了大学社团里曾经的往事?”

    “你不会忘记的,因为,那不仅是剑道社团的记忆,还是文灏留存于世的回忆,更是你此生犯下的罪。”

    “罪?我不认为我有什么罪。”苏洛在听到这个字的刹那,春水淙淙的眼波瞬间冻结。

    “文灏是被你杀死的。”白夜的冷眸如刀,慢慢透出凌厉之气。

    “我从未将一指之力加诸在他身上,他的死,又与我有什么关系?”苏洛终是卸下温柔的面具,俊朗的线条显出几分恼怒的刚硬。

    “有些人想要夺取人命是不需要自己动手的。比如现在想要致你死命的幕后黑手,他也只是派遣了杀手。”

    白夜扫了一眼晕倒的杀手,似乎是轻轻一声叹息后这才继续:“而你,却拥有更为有厉害的武器。你可以看到人性中最为脆弱的部分,只用几句简单的言语甚至仅是一个表情,你就能挑动人心引导对方的感情走向。所以诱导他人自杀对你而言,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听到白夜一股脑说出这么多话,苏洛转了转脖颈悠悠起身,但明显可以看出,这份故作闲适之下怒意并未消散。

    “你还真是看得起我!好吧,随便你怎么说,就算是我说了什么导致应文灏自杀,也只能表明我说话没有分寸失言而已。最终选择结束生命的,终究是他自己。”说到最后,苏洛精致的唇瓣上扬,脸上再次扬起空濛疏离的笑。

    白夜一时没有开口,紧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他微微仰头望向月亮。

    “他可是我们相处了五年的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