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大打出手的小学生
    ,精彩小说免费!

    苏洛优雅的五官还保持着迷人的微笑,可他,却最先动手了。

    迅速扬手,苏洛朝着白夜的下颚就是一拳。

    幸好白夜早已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对方的行动,见他肩膀微抬,白夜身体右倾快速绝伦地躲过了这猛烈的攻击。与此同时,他飞起一脚直踢向苏洛小腹。

    何轻音还拉着白夜手臂,苏洛并不怜香惜玉,好似完全忘记了何轻音的存在。一个转身躲过飞踢,长腿顺势横截向白夜腰间扫过。如若白夜躲开,那么何轻音必然会被踢个正着;如若白夜被扫中,那么何轻音也必然会被白夜撞倒一同受伤。

    何轻音内心深处一直认为,她与苏洛已是朋友。虽然两人见面总是斗嘴掐架,但最初对于苏洛的厌恶早已消失无踪。她从未想过,苏洛在盛怒之下会不顾及她是否受伤,难道是过于温柔的假面,潜移默化地令她相信了腹黑帝表面带来的认知?

    这一刻,何轻音想到,连看起来优雅绅士的苏洛都如此,那白夜这种冷漠寒凉之人,定然会毫不犹豫的躲开了。

    却没想到,白夜见到苏洛的反击眉头微蹙,他并未有丝毫丢下何轻音的意思,他的第一反应,是“以守为攻”。

    白夜转身挡在苏洛与何轻音面前,双掌平齐而出,苍白修长的十指如勾,径直握住了苏洛抬起的脚踝。他这么向前一扑,两人立刻摔倒在地扭打起来。

    会议室的椅子被“哗啦啦”撞倒不少,韩情见白夜被苏洛压制在身下,袖笼中解剖刀一亮,不管不顾地飞身而上想要帮忙。

    林崇山与应悦惊得呆了,他们两人只是起身站在那里惊讶地看着大打出手的两人说不出话。

    只有队长齐景瑞,他神情恼怒地走上近前,一手按住了刚要动手的韩情,一手探入苏洛后颈扯住他的衣衫,粗壮的手臂抖动,连一米八六的苏洛也拎了起来!

    苏洛被他抛出了很高的弧度,但是身在半空,苏洛却优雅地跨步折身,落地时端庄大方的样子仿佛是他自行跃于空中,一点没有局促窘迫之感。

    “齐队好劲道啊,下次我们不该在射击场比试,而是应该去跆拳道馆。”苏洛的俊眸笑眯成月牙,温泽雅意的声线背后,是极不服输的自信。

    齐景瑞看了苏咯一眼,随即转头怒视着地上的白夜责备道:“你身为刑侦副队长,竟然在会议上公然与检察官动手?这样成何体统?打架违反了局里的规定,甚至影响了社会治安,去,自行到看守所面壁思过去!“

    “请齐队息怒,要说不对,倒是苏检动手在先。要处罚也应该是我们……”

    应悦刚想替白夜求情,林崇山却双手抱臂打断道:“那可不行。公安有他们的规章,我们检察院也有我们的法纪,既然是苏老弟先动手,那么苏老弟便和白队一起去看守所面壁思过吧。”

    “林检察长有命我岂敢不从?不过看守所的话,还是白队更为熟门熟路,麻烦白队带一下路吧。”

    苏洛依旧笑靥如花,从他动手到完结,此人的身上一直都散发着雅意无边的韵致。所以这一刻,在场的几人明明眼中看到一位优雅的暖男,可是内心之中却都感到有种不寒而栗的颤抖!

    连认为自己已经很了解苏洛的何轻音,心灵也再次承受了冲击。她虽然知道苏洛是个带着温柔面具的自大狂,但是这个君子的皮囊之下,难道竟有一颗冷酷的心?

    而白夜听到齐景瑞的命令,麻利的从地上站起,高傲与冷漠不曾消减半分,一点不存在被按倒在地的狼狈尴尬。

    “我骑摩托车,苏检可别跟丢了。”

    白夜头也不回地走出会议室,身后那些所谓的高层领导对他而言都是空气。

    苏洛倒是一副深喑仕途的姿态,从头到尾与几位领导客气作别后,这才昂首阔步地的踱出了门口。

    “这人倒是真的厉害。”最初充满怒意瞪视苏洛的韩情,却突然轻声称赞起来:“身手了得的夜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你不是白夜的忠实捍卫者么?怎么,打算移情别恋了?”何轻音想到苏洛毫不顾及自己心中不免有气,所以连对韩情说话也刻薄了几分。

    韩情细如柳叶的蓝色眼睛眯了眯,解剖刀暗自送回衣袖内,伸手将发丝随意掖在了耳后:“你是想我移情别恋苏洛,你就有机会追求夜?还是你心里所爱其实是那个冷酷的鬼才,所以听到我夸奖他,你心里嫉妒?“

    “扯淡!“不知为何,听到韩情的假设,何轻音只觉心脏猛烈的收缩了一秒,她急忙摇了摇头。

    她会对腹黑帝或者冰山存在什么想法?绝对不可能!

    在何轻音与韩情小声嘀咕的时候,应悦与林崇山已经与齐景瑞作别后回去了。齐景瑞望着他们消失的背影,如勾的剑眉紧紧搅在一处。

    “看苏洛悠然离去的样子,说什么让白夜带路一定是在讥笑嘲讽,如果内鬼是这个人,那么……“

    何轻音听到齐队的假设,还是忍不住开口辩道:“苏洛不会的!虽然我也说不清原因,但是直觉告诉我,他绝对不是一个奸邪之辈。“

    “直觉很容易被情感左右。如果你已经将他当成朋友,那么你的直觉就有可能不自觉的偏私。“齐景瑞转眸望向何轻音时,目光慈祥柔和,那种长辈的体贴情绪令何轻音心中一暖。

    难道真的是自己的直觉偏私,所以即便苏洛这样对她,她依然觉得苏洛这么做其实是另有目的?

    就算暂且不讨论苏洛的行为,对于白夜的认知,恐怕她也是只停留在表面。今日白夜对她的维护,她很清楚,这并非是对于她“何轻音“个体的维护,而是出于对百姓公义的一种维护。

    苏洛曾经说过的话突然浮在心头,“白夜看似冷傲无双好像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其实是个循规蹈矩认真查案的好警察”,看来苏洛的评价,果然没错。

    何轻音伸手揉了揉眉心,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忧困扰在侧,仿佛有什么危险将要狠扑上来咬扯撕裂。

    想到那两人将被关在看守所,她想到了狱警林轻心。

    林轻心为人亲切和善热心肠,如果说除了师傅和米乐之外,还有谁可以让她最放心,那么绝对非林轻心莫属。

    是了,她可以找林哥帮忙,至少让他在里边关照一下那两位大打出手的小学生!

    因为,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