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心理变态是种病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一日,是“少女的祈祷”杀人案庭审日。

    阳光灿烂耀舞大地,四处都充满了春天的勃勃生机。连这象征着国家公权力的中级法院,也在艳阳的笼罩下少了几分肃穆的萧飒。

    但是刑事法庭却没有窗,即便屋外阳光满溢,可是法庭内却依旧阴暗冰寒,像极了此时站在被告席上的冷峻青年。

    已经到了法庭辩论的阶段,何轻音亮出了法医出具的验尸报告,正慷慨激昂地反驳着检方的观点。

    “报告上虽然没有明确指出被害人死亡的具体时间,但是其中有一点却让我产生了疑问。那就是,廖丽莎的尸体切割后应该被冷冻保存过,而林美的尸体却是死亡时间不超过24小时,并且被分尸后并未冷冻只是做了防腐处理。照这样推断,在我们发现尸体的24小时内,凶手要进行如下步骤:杀人、分尸、清洁现场、防腐处理、将两具尸体缝合。”

    说到此处,她扬起嘴角向苏洛自信地笑了起来:“这么短的时间内凶手要做这么多工作,几乎可以肯定,我的当事人白夜根本没有杀害林美的时间。因为在他前往案发现场前的24小时里,他都还在看守所的管理之下。基于我国疑罪从无的原则,检察院是不是应该考虑撤诉?”

    苏洛白皙纤长的两只手掌交合着放于桌面,他微微抬眸,目光没有望向何轻音,却是转到了面无表情站在被告席的白夜脸上。

    “没有撤诉是有原因的,其一,我们在杀死被害人林美的凶器上找到了被告的指纹,同时也在他的衣服上发现了被害人林美的鲜血。”

    “那是因为凶手设下了机关,他将抽出的部分鲜血与凶器用细线吊于大床的上空。我的当事人走过去时不小心触动机关,匕首与血包落下正好砸在他的附近。他当时见到匕首俯身拾起,却被正巧赶到的检察官大人‘您‘,撞了正着。”何轻音故意在“您”字上加重了语气。

    这是白夜对于他为何拿着匕首以及衣服染满鲜血的解释,何轻音早已猜到苏洛会提出这份质疑,她便将准备好的反驳言语说了出来。

    苏洛的脸上浮现出春风荡漾的笑容,方才还庄严肃穆的法庭似乎飘入了缕缕的微风。

    他依旧未看何轻音,只是盯着白夜。

    “其二,被告存在共犯的可能,也许被害人廖丽莎是被告动手杀害,而被害人林美是另外的共犯杀害。”

    “这只是检方的推断而已,没有确凿证据,无法证明确实存在共犯这一可能。”何轻音的声音高昂了几分。

    “其三,被告人车辆后备箱内发现了被害人廖丽莎的鲜血,案发现场也检验出大量被告的脚印。”

    何轻音听到苏洛提出的第三点,倒是真的无言反驳。如果说白夜杀害林美确实证据不足,但是杀害廖丽莎的证据却完美的不像话。

    白夜一直保持着淡定冰寒的表情,仿佛他并不是此案的被告,他似乎与此案没有半点关系。

    苏洛观察着白夜的细微表情,提出了三条论点,他突然轻笑出声,容色如优雅桂兰盛放,可这迷人俊雅的笑靥却令何轻音眉心一跳。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恐怕深沉谋算的腹黑帝将要抛出一个法庭致胜的杀手锏。

    果然不出所料,苏洛迷人的双眸渐渐弯起,形成了两条好看的月牙,只是其中墨黑的瞳仁闪烁出难以捉摸的微光。

    “除了以上三点,还有一条最重要的,却是被告人白夜……其实是个心理变态。”

    最后这四字出口,白夜原本无波无澜的眼眸忽地一转,坚冰被暴怒彻底摧毁。

    “你说什么?”白夜反常地怒斥了一声。

    何轻音很惊讶。

    虽然她疑惑于苏洛在法庭上说出近乎辱骂的话,但是更令她震惊的,则是白夜异乎寻常的愤怒。

    即便真的是苏洛当庭谩骂,可是以何轻音对白夜的了解,他应该只是淡扫一眼后高傲的不予理睬而已啊?

    “苏检,你当众称我的当事人是‘心理变态’,这等于在公然对他进行诽谤。”何轻音代替白夜提出质疑。

    “我所提出的‘心理变态’可并非是谩骂的意思。”苏洛笑得十分欢畅:“我指的是心理学上一种叫做‘心理变态’或‘心理障碍’的精神疾病。”

    法庭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白夜身上,那张美如月辉的英俊脸容现出了罕有的紧张局促之态。

    白夜在何轻音的印象中向来都是傲慢自大的冷淡冰山,此刻感受到的内心震动,连何轻音也对苏洛之言信了几分。

    难道,白夜……真的是心理变态?

    苏洛似乎对白夜这样的反应极为满意,他顿了顿再次开口:“被告人白夜其实有一种特殊的癖好…….那便是……收藏人类尸体的标本!”

    这样惊世骇俗的爱好一出,法庭内立即发出爆炸性的热议声。

    何轻音的目光一直未曾离开情绪变得起伏的白夜,可她却惊讶地发现,在对方听到苏洛说出让大众震惊的“爱好“后,白夜的表情,却在瞬间放松下来。

    一秒钟的缓释,白夜已经恢复了往昔的冷峻淡定。

    “收藏尸体标本难道触犯了我国哪条律法么?”白夜的声音清冷如旧,纤长的睫毛随着眼波一挑,宛如蝴蝶展翅般诱人。

    “这个爱好倒是没什么。只不过,也许这样就可以解释被害人的内脏消失不见的真正原因。”苏洛的双眸明明是笑眯眯的成为两条缝隙,但是不知为何,却透出一股瘆人的阴郁之气。

    那边两人这样的针锋相对,却使得冷思悠作为此刻法庭上最有权势的“大佬”,已经忍无可忍!

    明明他才是具有决定权的法官大人,明明是他即将操纵白夜的生死、苏洛的输赢,可是为何面前这两人对他没有任何讨好的想法?而是眼中依旧只有彼此的争斗?

    他可是“钱财”法官,他也是公检法三才子之一!

    然而,天才与鬼才的眼中,似乎根本看不见他的存在!那两人的心中能之匹敌的对手,永远只有对方!

    冷思悠恼怒地冷哼一声斥责道:“现在是法庭辩论,不是被报告人陈述……”

    白夜凉薄的声线打断了冷思悠,不,可以说是直接的无视,仿佛白夜根本没有听见这位应该受人尊敬的法官大人正在发言。

    “苏检要是不提,我还差点忘记了。苏检之所以这么了解我的喜好,是因为苏检曾经是我的挚友。既然我们的关系如此亲密,那么基于诉讼法中的回避制度,苏检恐怕不适合再继续负责这件案子的公诉事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