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父亲背负的罪名
    ,精彩小说免费!

    透着监狱厚重的玻璃,何轻音默默注视着此时的父亲,控制不住的泪水如雨幕倾泻而下。

    双鬓花白,眼窝深陷。肌肤的褶皱中满是黝黑泥尘,甚至眼角处也残留着肮脏的痕迹。唇部已经干裂渗出血丝,嘴角的部分发起了脓肿的水泡。

    可是外表再凄惨,与父亲眸中所呈现出的神色相比,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那是一种绝望到虚无的空洞。

    是的,是空洞。

    他所信仰的法律,他所热爱的国家。

    然而,信仰被摧毁、热情被践踏,十年了,他等待了整整十年。法律并未还给他清白,国家也未令他重获自由。

    他那深埋于心坚定不移的信仰,终是在时间的长河中渐渐消磨殆尽……

    “爸……你别伤心,这一次师傅提交的再审申请虽然没有被受理,但是我决不会放弃!我现在已经成为律师,以后我会自己申请再审……”

    “算了,不必了。”何正义意兴阑珊地摇了摇头:“我一直以为世界上真的有正义存在,可是现实与我的名字一样,何正义,何来的正义?在监狱这么多年的忍辱偷生,我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爸爸!你不能灰心丧气!你要相信司法体制正在完善,也要相信我们国家还有很多与你一样热血正直的法律工作者,更要相信……我这个女儿!”何轻音只觉心痛与怒意交织在一起,她霍然起身,紧握电话的手掌隐现出青色的血管,另外一只手重重拍向玻璃,拖拽之间,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何正义见到女儿怒其不争的悲哀神情,扯了扯嘴角想要安慰几句,只是那笑容实在让人心酸。

    “教导员说爸爸表现良好,再熬上几年申请个减刑,爸爸一定有机会走出监狱与你团聚。”

    何轻音用力地抹了一把眼角的泪珠,仿佛在与自己斗气,她紧咬着唇瓣恨声道:“我一定争取到案子再审的机会!我绝不会让你继续背负‘杀人魔’的恶名!”扔下手中专门与犯人沟通的电话,她赌气地看也不看父亲,扭头跑出了会见室。

    望着女儿执拗的背影,何正义的眼眶也飘起了泪花。他伸出布满老茧的手指想要擦拭泪水,可这手掌映入眼中,他却骤然间惊觉,自己曾经骨节分明结实有力的手指何时变成了这副模样?

    苍老、衰败、虚弱。

    无奈的长叹一声,他颤巍巍起身走回牢房。

    监狱的走廊上,迎面走来几名身着刑警制服的矫健身影。盯着那身曾经让他愿意为此付出生命的帅气警服,何正义的眼前再次模糊。

    仿佛光线中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十几年前那个精明干练的刑警何正义……

    何正义记得很清楚,那时候的他,已经参加了升职面试,很快便要被任命为刑侦大队副队长。就在他的事业即将再上一层楼的时候,市内发生了一宗影响极为恶劣的连环**杀人案。

    最近的两个月内,已经出现了五名受害者,可是警方却对此案毫无头绪。

    证人?没有。

    足迹、血迹?没有

    毛发、**?自然也没有。

    连检验人员都感到奇怪,案发现场除了被害人以外,甚至找不出任何还有其他人存在的证据!

    那段时间,新闻媒体一度宣扬是“鬼神杀人”,而“鬼神”为凶手,也更好的诠释了为什么是杀人后**而非强奸后灭口了。

    这宗匪夷所思的案件最后被交到何正义手中。他日以继夜的探查走访,刚刚对凶手的特征有了模糊的认知,可还未取得突破性的进展,第六宗案件再次发生。

    凶手这一次的犯案,为这罪恶的连环**杀人案划上了休止符。

    一名女大学生在家中被人割断咽喉杀害,凶徒想要对尸体施暴的时候,正巧有送牛奶的工人敲门。可能由于凶手受到惊吓仓皇逃离,现场掉落了一只白色手套,最后在手套内部终于验出了属于一个男人的dna。

    可让人大跌眼镜无法置信的是,手套以及dna的主人,却是当时负责此案的刑警,正是何轻音的父亲何正义。

    看来何正义作为反侦察能力极强的执法者,在这一次犯案时终于失败,他不仅掉落了证物,甚至还留下了活口。

    被害少女年约十五岁的弟弟被凶手捆绑在衣柜中,也许是凶手打算最后才处理男孩,结果由于仓皇逃离便失去了杀人灭口的良机。

    男孩给出的证言成为了决定性证据,他虽然被蒙住眼睛什么也没有看到,但是他听到了姐姐最初惊呼时对凶手的称呼……

    “正义叔叔”……

    有了这番证词加上现场的物证,何正义简直是百口莫辩。

    直到已经服刑了十余年的今天,何正义还是想不明白,为何被害少女会喊出“正义叔叔”这样的称呼?他可以肯定,他从未见过那个被杀的姑娘!

    是被害少女的弟弟听错了?还是真凶与自己同名?

    也许正是因为同名,所以真凶才偷来自己的手套故意丢在现场陷害他?

    然而,自从何正义被捕之后,凶手真的不再犯案,所以轰动一时的“**杀人魔”这顶帽子便扣到了何正义的头上。

    唯一庆幸的是,何正义是公职人员出身,国家实在没有颜面面对普通百姓,于是尽量封锁了消息控制住新闻媒体,要求他们不要对此案大肆宣传。

    当时的何轻音只有十二三岁,母亲因为受不了刺激而突发心脏病亡故,被全世界唾弃的少女根本无法在家乡立足。但年少的何轻音没有被羞辱与冷漠击倒,少女独自一人离开了县城,她跋山涉水地来到父亲服刑的城市寻到了代理律师项浩然。

    也正是她当年形貌潦倒却倔强固执的坚定目光,使得项浩然选择了维护这个孤女,甚至为她找来名义上的养父母,实则由自己出钱养育对方。

    连环**杀人案一审的时候,何正义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是项浩然律师奔走辛劳,终于在二审法庭上争取到了改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何正义在服刑两年后,由于表现良好又减为了无期徒刑。

    回忆到这里,何正义想起项律师的恩德,泪水又是止不住的滑落。

    若非为了女儿何轻音,若不是有项律师一直以来的鼓励支持,他也许早已选择了自我毁灭,他又如何能够忍受这长达十年之久、被子虚乌有的罪名诬陷其身的心理折磨?

    此生想要还他清白恐怕是不能了,但是这一刻,想到女儿,他又有了新的渴望。他想有朝一日可以刑满释放,他想获得一个陪伴着女儿的家庭享受天伦之乐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