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大发现!腹黑帝的致命弱点!
    ,精彩小说免费!

    电梯门关闭的一刻,苏洛觉得心跳骤然一停。空气似乎瞬间被抽干,一只无形的巨手正扼住自己的咽喉用力收紧,恐怖的窒息感如燎原之火肆虐燃烧起来!

    记忆深处的恐惧如同岩浆爆发喷射,眼前的亮光随着金属大门的闭合渐行渐远,意识仿佛也飘摇于身体之外,直坠入万劫不复的黝黑深渊……

    黑暗、孤寂、无法喘息。

    四周立刻被地狱的邪恶裹缚,他惊慌失措地抱紧双臂想要缩成一团。

    他知道的,他永远无法逃离这片黑暗的空间!他将永远独自承受这样的轮回,不断重温着十年前那一幕被鲜血染红的罪恶之夜!

    就在苏洛觉得自己被埋入地底的寒冰再也无法上岸的一刻,他的周身忽地传来了温暖!

    这热度令人怀念和依恋,从胸口慢慢化开,传遍了四肢百骸,甚至那差点冻结窒息的心脏也终是恢复了几分跃动。

    他贪恋着这份温度,不由得展开双臂紧紧将暖意抱紧。面颊恢复了几分知觉,他感受到除了驱散寒冷的温度外,还有一股无法言说极为柔软的触感。如同一个初生的婴儿向往母亲的怀抱,苏洛使劲往那温柔之地钻了钻。

    朦胧中眼前出现了光圈,一道优美的声线跃入了他的意识:“我说……你不会是为了占便宜…….装出来的吧?”

    思想被这声音渐渐聚拢,苏洛狭长的俊眸微眯,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丽绝俗的脸。只是这漂亮的脸蛋上,此时布满娇羞的红云以及……半真半假的薄怒。

    “何……何轻音?”苏洛有气无力的低喃道。

    “看来你没事了?那是不是……该放手了?”何轻音红着脸微微别过头。

    她很想用暴力推开对方,可是看着面前这位从来都立于不败之地的强者竟然流露出如此无助的神情,她又心生怜惜极其不忍。

    方才一走进电梯,苏洛的脸色就变得煞白。

    何轻音惊讶地问道:“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但苏洛仿佛没有听到,连那平日温润的双眸此刻也蓄满惊恐与痛苦,瞳仁的聚焦开始变得散乱,何轻音的音容根本无法映照其中。

    苏洛仿佛失了魂丢了魄,紧靠电梯墙壁跌坐于地,无论何轻音怎么呼唤摇晃都没有反应。

    何轻音见他的脸色越来越白,正打算按停电梯拨打急救电话,却见苏洛双手按住他自己的咽喉仿佛想要掐断脖颈!

    何轻音急忙冲过去想要掰开他的手指,可苏洛看似单薄却力量不小。她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苏洛又突然松开自己改为紧抱双臂簌簌发抖。

    “你不会是有毒瘾吧?”何轻音嘀咕着抹了一把额头急出的汗水,让苏洛鬼附身似的一闹,连她都觉得电梯内透不过起来。

    垂首,苏洛的瞳仁依旧散乱,其中并非是毒瘾发作时的渴望之欲,而是一种陷入混沌的惧意……甚至……可以叫做绝望……

    强大的鬼才苏洛竟然出现了这样的柔弱一面?不知为何,何轻音觉得心中刺痛,仿佛某处柔软被什么蛰了一口。

    脸上现出疼惜的情绪,见苏洛身体发抖似乎极为寒冷,她便展开双臂将对方揽入了怀中!

    “苏洛,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病啊?”何轻音呼唤了几声,苏洛除了颤抖没有反应。

    “你很冷吗?我抱着你,有没有好过一点?”何轻音感觉到怀中人稍微安静下来,但是苏洛依旧没有回应。

    何轻音轻叹了一声,直觉告诉她,这应该不是什么身体上的疾病,似乎…….比较像心理上的病症……

    她干脆也不再发出声音,只是静静地轻拍着苏洛的脊背,传递温度给对方的同时,也从对方的身上汲取某种力量……

    直到……何轻音感觉到一丝异样……

    方才救人心切,她并没注意其他,此时只觉得胸口单薄的衬衫在苏洛吞吐呼吸时,忽冷忽热。每一次热浪袭来,她的心跳都会跟着飞快地一抖,甚至……连身体也变得敏感起来。

    此时苏洛正好将面颊向何轻音胸口钻了钻,这样亲密的举动,于迷蒙昏迷的苏洛而言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可是对于神态清醒的何轻音而言,内心却涌起了惊涛骇浪冲击不断!

    而始作俑者苏洛,在作完这令何轻音脑中空白的动作后,微微抬起了脸。何轻音见到对方似乎正看着自己,害羞之下,忍不住娇嗔道:“我说……你不会是为了占便宜…….装出来的吧?“

    “何……何轻音?”

    “看来你没事了?那是不是……该放手了?”

    理智回归的苏洛终于发现了自己正伏在何轻音怀中的暧昧姿势,他的身体十分留恋此时的香甜与柔软,他很想就这样再多抱一会儿,哪怕因此挨上何轻音一脚他也不想放手。可是电梯突然一震,他知道,到一楼了。

    离开何轻音的怀抱仅用了一秒,但是苏洛却觉得仿佛用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按了按有些发胀的额头,见电梯门开启,他连忙起身冲了出去。

    何轻音追着他跑出了电视台大楼,喊了几声,苏洛彷如没有听见,显然他不打算停步。

    何轻音见状,干脆扯着嗓子大喊道:“作为人民的检察官,吃完豆腐就想这么抹嘴一走不认账了?”

    她故意作出被欺负的小媳妇模样,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听到她的喊声,都用怪异的眼神打量起前方的苏洛来。

    苏洛明知道是何轻音施计想要自己不得不驻足,但是被人用看“渣男”的眼神无声地注视,他终是轻叹一声停下了脚步。

    “好好喊你不理我,非要本小姐出招。”何轻音迈着八字步踱了过来:“如实招来,你是吸毒了?还是有暗病?”

    其实她知道并不是这样,可是为了掩饰方才产生的尴尬羞涩,她故意表情夸张。

    “幽闭恐惧症。”苏洛没有回头,可说话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往昔的淡定从容。

    何轻音先是呆滞了三秒,随即跳到苏洛眼前,语气中甚至带着一丝明显的兴奋:“幽闭恐惧症?你害怕电梯这样的封闭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