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真凶的目的
    ,精彩小说免费!

    何轻音轻轻闭上了眼,脑海中浮现出庭前会议那日,在法院门口发生的一幕。心中微有所动,一个大胆的假设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睁开双眸,漆黑的瞳仁涌动着无法言说的威凛寒芒,仿佛心中那个答案,使她窥见到了人性之中最为深沉的恶意。而这份恶意,是令人不寒而栗的梦魇,一旦感受到如此弥漫的深渊,便是人心深处恶魔苏醒的一刻!

    她深吸口气,眼中瞬间的迷茫消失,迈着坚定地步伐,何轻音走到看热闹的人群之前。

    她露出一副难得的严肃表情,也正是这样的正经模样,才让她瞬间从一个女**丝跻身为绝色美人的行列。

    此时的何轻音,一身素雅高贵的绛紫色清宫长衫,头上是凤钗叮咚的珠翠环绕,脸上精致的妆容更是将她清丽灵秀的姿容衬托得犹如画中走来的绝代佳人!

    只是她的眼神清高中带有倔强的固执,就那么静静地、冷冷地,逐一从围观人群的面上扫过,姿容绝世的美貌下,竟有一种睥睨天下的傲然之感!

    就这么望了一圈,何轻音将目光落在李志的脸上,仿佛是闲话家常,只是她的脸上并未带有一丝笑意。

    “李导每部大作都斥资过亿,听说马上又有一部将要冲击好莱坞的科幻电影开拍了?”

    原本四周的气氛已经在何轻音指明凶手留于此地后变得十分紧张,可此时突然听到她与不相干的人聊起不相干的事,众人皆是愕然。

    苏洛的表情却与其他人相反,他微微眯起狭长的朗目,立时呈现出一双弧度优美的弯月来。只是那弯月中心墨玉般的瞳仁跳动着赞赏之光,正凝锁在何轻音绝美的脸蛋上。

    何轻音没有注意苏洛不同于以往的眼神,她见李志蹙眉不答,便干脆转头向陈曦说道:“李导拍戏的经费,大部分都来源于世家娱乐的投资,而李导的妻子正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这并不是秘密,只要偶尔看看娱乐新闻的人都知道。”

    陈曦没有听懂何轻音的意思,疑惑地反问:“这和本案有什么关系?”

    “难道你没想过,李导与廖影纱的绯闻传出,李导的妻子会作何反应?”

    陈曦一拍大腿惊声问道:“难道是李导的妻子杀了廖影纱?这宗案件……是情杀?”

    何轻音实在忍不住,终于给陈曦一个白眼,这样的人也能成为守护老百姓的精锐刑警?

    她无奈地摇头轻叹:“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宗确实是情杀,但凶手怎么可能是李导的妻子啊!“

    林轻心也忍不住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说出自己的想法:“你怀疑李导……”冲口说出前半句,他想起当事人就在面前,后面的话便吞回了肚子。

    李志的表情既无愤怒、也无慌乱,在最初何轻音与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已经知道对方起疑了。也对,他与廖影纱正传出密会的绯闻,而他也恰巧出现在案发现场,确实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

    “这位不知如何称呼的姑娘,你也说了,你也只是猜测而已。就像对黄毅与舒曼一样,你们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只不过我们三人与影纱都有关系,所以我们都是此案的嫌疑人罢了。“

    何轻音忽地笑了起来,最初她想到案件真相时只感到纯粹的愤怒,而愤怒使她冷酷。此刻,将要与邪恶斗智斗勇的兴奋,使她恢复了往昔的古灵精怪。

    最初只是猜测与假设,可是见到李志不同于常人的冷静,第六感的直觉告诉她,这次百分之九十九猜对了。

    “李大导演,你太小看自己了!你可是目前锁定的头号嫌疑人!”

    李志依旧面不改色:“你有什么证据?”

    “目前没有,可很快就会有。”何轻音俏皮地向李志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只是玩笑,但眸光中的凛冽却并未消散。

    说完这句,她转头向韩情扬了扬下颚:“法医大人,有个专业问题我想咨询一下。如果一个女人怀孕了……”

    “汪汪!!”,李志带来的沙皮狗吠叫的声响打断了何轻音的推理。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李志身上,原来是他后退了一步,不小心踩上了狗尾巴这才引起沙皮狗吃痛的叫喊。

    见到李志在闻听“怀孕”二字后的反应,林轻心、韩情等聪敏之人立刻明白了何轻音的意思。

    韩情更是赞赏地撇了撇嘴,伸手撩起一侧发丝掖在耳后,这样妖娆的气质甚至令四周的男人都是心中一动。

    湛蓝如天空颜色的瞳仁转动,他慢悠悠地猜测起来:“看来,是廖影纱怀孕了,而胎儿的父亲就是李志大导演?”

    四周的人群再次发出惊疑讶异的嗡名声,碍于李志在场,他们再兴奋,也只是捂住嘴巴小声议论。

    何轻音向韩情竖起拇指示意“聪明”之意,随即继续道:“所以我很想知道,从尸体遗留的血液中,是否可以检测到有没有怀孕。”

    “别人不一定行,我却绝对没问题。”

    韩情极为自信地回答了何轻音,随即压低声线向一旁的苏洛轻笑道:“她的想法竟然和你一样,你有没有事先提醒她?”

    苏洛轻摇头颈笑得写意无边:“我一直站在你旁边啊,只和你一人说过我的推论。”

    “听说你是鬼才,鬼才能看透真相倒不奇怪。只是何轻音到底是怎么看出来廖影纱怀孕的?难道她也猜到了凶手伪装成‘少女的祈祷’连环案的目的,是凶手想切掉廖影纱子宫从而掩盖她怀孕的事实?”韩情是真的充满好奇。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我也只是觉得凶手如果是单纯的模仿犯,那么留下的现场不免过于不伦不类了,所以才向你询问了验尸细节后作出了这样的推断。而让我怀疑李志的决定性证据,倒不是因为他与廖影纱的绯闻,而是目前在场的人中,唯一一个有能力毁掉切割下来的内脏之人,只有李志。”

    听到苏洛这么说,韩情露出诧异的眼光,异色过后,是满满的赞赏:“虽然我还没想出来你如此肯定的原因,不过我已经很欣赏你的才智了。可惜啊,我们相见恨晚,我已经有了心上人不能再爱你了。”

    苏洛本突然听到韩情仿佛在表达情意的肉麻话,连那优雅的笑容也瞬间僵硬在脸上。

    “……放心,我对男人没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