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模仿犯?
    ,精彩小说免费!

    站在化妆室的大门内侧,何轻音觉得自己已经迈不开脚,目睹着眼前的场景,她紧紧握起了拳头。

    苏洛明明叫她不要进来,可是她偏不听。她以为已经在林美的别墅见识过真正的尸体,一回生二回熟,对于尸体她一定已经免疫。哪知再次身处地狱,她才知道褫夺生命的罪恶是多麽令人恨意难平!即便不再那么惧怕尸体,可是这种充满恶意的案发现场还是让她的心绪动荡如潮。

    化妆室内已经成了殷红的海洋,地面、墙壁、化妆镜,随处可见喷溅四射的凌乱血迹。而一侧的贵妃榻上,是廖影纱全身**跪坐其上,双手合十扣在胸前看似祈祷的画面!

    这一幕何轻音太过熟悉了,最初目睹廖丽莎与林美如此动作的诡异造型,她连续几个夜晚都是难以入眠。

    而此刻眼前的廖影纱,虽然很多细微之处与那两人并不相同,但是赤身**作出“少女的祈祷”姿态,看起来像极了第一件案子的连续犯罪。

    苏洛避开地上的血迹来到何轻音身侧,他开了口,那份优雅、那份从容,在这血腥恐怖的杀人现场听来,因为实在与这气氛无法相融而显得有些突兀。

    “凶手再次犯案,可白夜正被关押,看来,他是清白的。”

    何轻音诧异地转头,目光直刺进对方的眼底。

    对于苏洛的专业素养她并不怀疑,即便苏洛与白夜应该有着私怨,但她相信只要有了白夜不是凶手的证据,苏洛一定会秉公处理。

    她所惊讶的,是连她这种破案推理的门外汉也看得出来,面前的廖影纱被杀案与“少女的祈祷”杀人案并不是同一犯人所为。

    因为在廖影纱的颈部与腹部各有一条恐怖异常的切口,颈部横切、腹部竖切,这两处的血流已经停止但并未结痂,想是这两处曾有大量血液喷溅,所以洁白的胸口以及浅粉色的贵妃榻早已被染成了暗红。

    在“少女的祈祷”杀人案中,两具尸体做过防腐处理后打乱缝合拼接,现场以及尸体干干净净。从凶手处理尸体的手法上看,真凶应该是一个熟悉人体而又有些洁癖的人,那种感觉与此时这充满腥臭气息的现场相差甚远。

    就算凶手割开咽喉以及腹部是在放血,而后由于未知的原因时间不够导致没有做善后工作,但是前一案件的切割伤口极为工整,创伤面也很小,俨然是专家所为。此案中的两条伤口,实在过于粗鄙丑陋,甚至有一刀没有切开补刀的嫌疑,完全不似同一人的手法。

    而且何轻音见到廖影纱腹部竖切的伤口微觉奇怪。由于伤口过长皮肉已经外翻,即便她不是法医,根据常理也大概猜测得出,尸体在直立的情况下这种面积的伤口一定会导致内脏外流,难道......

    她正揣摩着案情想要反驳苏洛的推理,却听林轻心已经先一步提出意见:“廖影纱尸体腹部的切割伤口太夸张了,看起来是凶手着急想要切除内脏却手法拙劣,所以很多部位并没有切除干净。这样的手法......并不太像......”

    苏洛眸光一挑,温雅的眼波蕴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深意:“也许这一次是激情犯案,之前他并无杀人的准备。而化妆间毕竟是公共之地,经纪人、化妆师、助理,都有可能随时回来,所以凶手犯案时由于焦急而产生失误也是可能的。”

    虽然有些武断,但也并非没有道理,林轻心一时也无言反驳。

    何轻音内心似有所悟,她靠近苏洛,伸手拉低了他的臂膀使得两颗脑袋靠得极近。

    “这宗案件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是‘少女的祈祷’案件模仿犯干的。因为之前具体案情受到司法部门控制媒体并不清楚,所以对外的新闻报道只是声称‘找到廖丽莎尸体,同时还发现一个女公关死于家中,两具尸体都全身**被摆成祈祷的姿态。’最多还提及了被放干鲜血以及切除内脏而已,但是打乱缝合的其他细节外界并不知道。”

    说到此处,她顿住了,偷偷回头瞄了一眼四处查探的林轻心,见他没有注意,这才继续道:“廖影纱这个案件中所有呈现出的情节都与新闻报道一致。连我都能看出的事,你这个所谓司法界的鬼才不可能看不出来......”

    “你想不想白夜从看守所出来?”苏洛只是平静地丢出这句。

    “想啊......啊,你的意思......”何轻音突然反应过来,难道苏洛故意说成是连环杀人案,这样便可证明在凶手杀人时白夜没有作案时间,从而排除了白夜犯罪嫌疑的怀疑?

    苏洛没有再继续说什么,而是勾了勾精致的唇,算是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何轻音向后移开脖颈一脸的警惕,这个腹黑帝有这么好心?竟然主动帮助白夜洗脱冤情?

    虽然苏洛与白夜都没有明言,但是从那日在案发现场两人简单的对话与气氛看来,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一定并不融洽。

    “你不是一直想将白夜入罪么?现在突然帮他,吃错药了?”

    苏洛随意地耸了耸肩膀,说出的言语半真半假:“作为人民的检察官,对公安移交的嫌疑人提起公诉不过是职责所在。其实啊,我和他是很要好的朋友。”

    “你~们~是~朋~友?”何轻音的脸上明显写着“绝不相信”几个大字,还想反驳几句,身后已经传来警察的吆喝声。

    发生了命案,很多人已经围拢过来看热闹。林轻心第一时间拨打了110报警,这次出警的全部是刑侦大队成员,而非普通的片区民警。

    何轻音一回头,正好对上法医韩情那双非主流的眼,骤然见到苍白的脸色漆黑的眼圈,倒是把她吓了一跳。

    “韩法医,这么快又见面了。”苏洛的嗓音带来一股春风,仿佛他是在春游的茶话会上与朋友寒暄,而不是在这样恐怖的杀人现场。

    韩情神情严肃地向他颔首示意,随即迅速地戴起手套对尸体进行起初步检验。

    何轻音撞了撞苏洛的肩膀,撇了撇嘴巴嘲讽道:“你看人家法医大人进入案发现场后是多么的专业,哪像你啊,总是笑嘻嘻的一点都不严肃。”

    苏洛对这句却只当没听见,伸手拉住何轻音手腕直接将她拖出了现场:“警察需要勘验调查,我们不适合待在这里。”停住话头,他瞄了一眼正在向舒曼询问证言的刑警陈曦,随即压低了几分嗓音叮嘱道:“和陈警官说话时,小心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