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没落的初代玉女
    何轻音追出大门之后,只觉面前人潮涌动,苏洛的背影早已消失无踪。

    林轻心正双手抱臂一脸担忧,见何轻音出来急忙上前:“你应对的怎么样?为什么苏检在这里?我刚刚见到他跑了出来。”

    何轻音听到这话眼前一亮:“你见到苏洛了?他在哪里?”

    林轻心诧异地看了看她,摇头道:“我打招呼他也不理,一脸严肃看起来很反常,我哪里还敢追问?别管他了,我打听到了廖影纱身在何处,我们现在就去找……”

    话未讲完,一侧的人潮突然发出不稳定的嗡鸣,不远处更是传来尖锐的斥责声,何轻音的眼前立即出现了古代奸妃的嘴脸。

    “你以为你还是那个大明星?我呸!居然敢瞧不起我?”

    回答这话的,却是一道澄静怡然的声线:“演过给我洗脚的宫女怎么了?戏中角色无分贵贱,是你自己瞧不起自己。”

    何轻音向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看热闹的演员、经纪人围拢的中心,是几名身着清朝妃嫔戏服的女子,显然她们都是本次试镜的演员。其中身材高挑的一人容色纯净如天山雪莲,有种出淤泥而不染的雅意。

    想必在场的所有人,都认得这名女子。

    何轻音甚至脱口轻呼:“舒曼?”

    这名叫做舒曼的美女,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初代玉女掌门。她以清纯的形象和温婉的性格被誉为“宅男杀手”。原本一部斥资过亿的电影邀请她出演女一号,饰演的角色正是令廖影纱成名的“仙子姐姐”,可惜在电影刚刚开始拍摄时,传出了舒曼插足一位男艺人婚姻成为小三的绯闻。

    当时这件事成为了娱乐圈的头条,甚至狗仔队有理有据地列明了十大夯实“第三者”名头的决定性证据。什么情书、**、证人证言,简直应有尽有。即便直到最后舒曼也没有承认,但此事毁了她清纯玉女掌门的形象,甚至从那时起,廖影纱便接任了“玉女掌门”的名号。

    何轻音从高中时就对童星的舒曼十分喜爱,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了真人版?

    另外几名看着脸熟的二三线小明星,像极了皇宫内院欺善怕恶的奸妃,她们一同冷嘲热讽地提起当年舒曼那段丑闻。

    方才声音锐利的那位名叫娇俏,经常出现在荧屏上饰演丫鬟之流,此时她故意走到近前一脚踏上了舒曼的裙摆。

    “当年我刚出道,只能给大明星的你当洗脚宫女。不仅如此,后来‘深宫幽幽’那部戏,被你结结实实掌了嘴巴令我至今记忆犹新?怎么着,要不要再试试那日的戏码?只是这一回,角色我们互换一下。”说着,她高高举起了右手。

    舒曼自然地后退,可裙摆被对方踩住,用力过度她站立不稳,摇晃了两下摔倒在地。

    一旁参与试镜的演员与工作人员有的见到大明星跌落凡尘在幸灾乐祸,有的即便脸现不忍也不敢公然出头。何轻音气得火冒三丈,伸手推开人群就跑到了舒曼身边。

    搀扶舒曼坐直身子,何轻音眸色冰寒地瞟了一眼娇俏踏住裙摆的绣鞋:“舒小姐一年的收入顶你演戏十年,这戏服可是由申请了世界文化遗产的王大师专门定做的,踩坏了,恐怕你赔不起。”

    小明星被她这煞有介事的言论惊得一怔,不由自主地收回了脚:“不可能……你是谁啊?少帮她骗我。”

    何轻音伸手替舒曼拍了拍灰尘,随即仪态万千地搀扶她起身。抬起脸蛋的时候,寒芒早已转化为想要戏弄小明星的狡诈。

    “我是个比姐姐还小、小、小、小、小很多倍的小演员,说出名字姐姐也是没听过。其实我不是在帮助舒小姐,而是在帮助姐姐。”

    她的脸上仿佛写着真心与诚意,向前两步低声诱惑道:“姐姐可能不知道,舒曼一直被某个财大气粗的公子哥追求,所以这些年她才不用担忧生计完全的消失在娱乐圈。”

    “我怎么没听说?哪个豪门公子看上她了?”娇俏的音量不小,四周的围观群众听得清清楚楚。

    舒曼更是被这子虚乌有的绯闻弄得双颊嫣红,她疑惑地盯着何轻音,一时也不知道面前这姑娘是想帮自己,还是踩自己。

    何轻音“孺子不可教”般地大摇其头,干脆也放开了音量让所有人听见:“你以为舒曼今日来此的原因是什么?难道会因为家里揭不开锅所以才重出江湖?”

    只有舒曼心里明白,经济问题真的是让她蛰伏多年再次忍辱参加试镜的原因。

    其他人自然不了解舒曼坐吃山空的窘境,都渐渐对何轻音的胡说八道信了几分。

    何轻音仿佛憋不住真话想要爆料,她一甩刘海得意地道:“姐姐想啊,这次投资拍戏的幕后金主是谁?”

    “是江海集团啊……难道是太子爷冷思悠?”小明星娇俏吞了一口口水,露出满脸的呆相。

    吃瓜群众一起炸了锅,乱哄哄的惊叹声甚至将隔壁录制完访谈节目的几名导演也吸引过来。

    “听说城中首富冷江海只有这一个儿子,但冷思悠却是个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他能这么专一的只对舒曼好?”

    “就是就是,上个月不是新闻还爆出冷公子在酒吧因为争风吃醋与人打架么?”

    “可是……我刚才进去试镜的时候……真的看到了冷公子也是评委的一员……没准这个消息是真的。”

    众小花七嘴八舌议论起来,相信了何轻音的人越来越多。

    从隔壁组围拢来看热闹的导演中,有位名叫孟子楚的年轻导演插嘴道:“我听冷公子说起订了辆新款跑车打算赠送美女,难道就是给舒曼的?”

    “这种事别乱说。”出声责备孟子楚的男人头发已经半秃,何轻音认得他,正是廖影纱被黄毅拍到的照片中,与廖影纱传出绯闻的那位知名导演李志。

    此时李志的脚边还蹲着一条肥嘟嘟的沙皮狗,这狗是他饲养的宠物,由于录制节目的主题与宠物有关,于是李志特意带了它来。

    趁着众人猜测纷纷的混乱中,何轻音向傻在当地的舒曼打了“还不快闪”的眼色,随即两人一前一后悄悄从人堆中钻了出去。

    林轻心虽然站在外围,却也将这出闹剧看得清楚,他摇头苦笑道:“轻音,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听说廖影纱此刻应该在贵宾化妆间休息,你扔下廖影纱的事,反倒跑去‘英雄救美’?”

    “舒小姐有难我怎能不拔刀相助?反正廖影纱还没试镜不会离开的,随便问一下工作人员就知道贵宾室在哪里了。”何轻音大大咧咧地揉了揉鼻子,方才那个秀丽典雅的古代美女形象早已被她丢在了爪哇国。

    “你们想去贵宾化妆间?我给你们带路吧。”舒曼感激地向何轻音笑了笑,贵宾化妆间可是她曾经的专属休息室。

    )下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