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谁想要白夜的命?
    春日里鸟儿清脆的啼鸣越发动人,连四面被铁丝围绕的高墙也多了几分悦动的色彩。

    何轻音再次来到看守所,没有了初次的紧张,脸蛋上只剩下志得意满的意气风发,很显然,她对这宗案件信心满满。查验证件的间隙,她与狱警林轻心闲聊起来。

    “听说白夜前日被转到单人房去了?是因为案件过于严重?”

    林轻心露出爽朗的白牙,笑得十分亲切:“其实我们将白队隔离独处,完全是为了白队的安全着想。毕竟他曾是刑侦副队长,里边被他抓过的犯人不在少数,难免会有人心怀怨恨欺负他。”

    “真是想得周到,不过就他那副傲慢**炸天的样子,他不欺负别人你就该偷笑了。”何轻音实在无法想象白夜被人欺负的画面,这话并不存在丝毫戏谑嘲讽。

    林轻心眼底一抹尴尬划过,他轻咳了一声说起别的事:“何律师,你我的名字当中都有一个‘轻’字,这是我们的缘分,所以我当你是妹妹看待。我也是一名警察,虽然目前在监狱工作,但是我一直在思考这宗案件的前因后果。”

    何轻音竖起拇指啧啧赞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林哥定是想向刑侦方面发展?”

    林轻心搔了搔头露出憨厚的笑:“也不是想当将军啦,就是对破案有些兴趣而已。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白队并非真凶,那么廖丽莎死亡,最大的得利者是谁?又或者,谁才是恨她到想要取其性命的程度?”

    何轻音意味深长地瞥了林轻心一眼,抿着小嘴低声反问:“林哥认为哪?”

    “廖影纱。”林轻心谨慎地说出这个名字。

    “我也这么假设过,但是廖影纱与姐姐有仇杀了她也许说得通,可女公关林美与她则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啊?所以我一直没想出她杀死林美的原因,并且将两具尸体摆成如此诡异的造型,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摆成离奇造型也不一定真有什么目的,很多杀人案更加令人匪夷所思,这样的造型有可能只是凶手的变态心理作祟,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

    听到林轻心的话,何轻音赞同地点了点头:“我很想当面试探一下廖影纱,可她身为国际巨星,想远远望上一眼都十分困难,更别说有机会打探消息了。”

    此时林轻心早已办好了会见手续,他谨慎地四下望了望,见没有人在侧,便悄悄凑近了几步低声道:“其实,我有一个朋友在电视台上班,听说明天有部电视剧公开海选女主角,连廖影纱也会参加。”

    听到这话何轻音眼前一亮:“哦?她明天会去电视台?以她的知名度还用试镜?”

    “今时不同往日,她因为这件事闹出丑闻,玉女掌门的形象跌入谷底,想接到热门影视也不太容易了。”

    “林哥,你能不能让朋友放我进入海选会场?好不容易有见到她的机会,怎么着我也要套出她的真话来。”何轻音的双目神采奕奕,仿佛她已经预见到成功引诱对方承认罪行,从而一举成名被人颂扬的风光!

    “正好明天我休息,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万一廖影纱想要对你不利,哥也能保护你。”林轻心说着,抬起健硕的手臂显示起体魄来,那上臂位置的肌肉群高高隆起,像极了一座饱满的山峦。

    只是何轻音对健身教练般的肌肉无感,赔笑着嘿嘿了两声敲定了明日的约会,她便哼起小曲儿兴奋而去,那条结实的臂膀并没使她多看上一眼。

    林轻心爽朗的笑容随着何轻音背影的消失而变得有些索然,他自嘲地扯了扯嘴角,随即微微闭上了眼……

    何轻音刚才问起白夜为何会转到单人房,他曾答应白夜不会将真相告诉别人。如果让何轻音知道,白夜在看守所内差点被人杀死,以她直率冲动的性格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来。

    白夜早上在洗浴室洗脸的时候遭到了袭击,有人从背后扼住他的咽喉想要致他于死地。危机之下,白夜瞥见不远处立着打扫用的拖把,他伸脚来个一勾一挑,拖把有如灵蛇径直跃入了他的手中。

    武器在手,精于剑道的白夜如虎添翼,反手几个急刺直奔杀手眼睛、咽喉等要害,虽然他被勒住的脖颈已经无法吸入氧气,但是这样的惊险瞬间丝毫不减他出招的快、准、狠。

    背后杀手吃痛,“哎呦”一声大叫放脱了几分气力,白夜趁机一抖长臂扯住对方肩头,直接给他来了个结结实实的过肩摔!

    林轻心正好经过走廊,听到打斗的响动急忙推门想要进来,却发现大门已被反锁,情急下他飞起一脚踹开了门。

    林轻心冲进来的时候,白夜的一只脚抬离地面,似乎他正打算用力踏上对方肚皮。

    “白队!你是执法人员,不能使用暴力!”林轻心急忙喊了起来。

    白夜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随即转了转高抬的脚踝缓慢放下:“脚抽筋了,活动一下筋骨。”他的面色凝如初雪,平静得仿如这是千真万确的实话。

    想要袭击他的杀手此时被摔得话也讲不出,但是看那凶狠的目光,恐怕就算白夜踹了下去,也无法从他口中逼问出指使的主谋。

    “他是一宗盗窃案的嫌疑人,目前案件还没开庭所以暂时关押在这里,他想要袭击你?”林轻心也是警察,他早已看出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希望林警官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何律师。”

    林轻心讶异地抬头,目光落在白夜被勒得淤青的颈部:“真的……就这样算了?我作为狱警不能……”

    “如果你不想在自己看管的地盘见到流血丧命事件,最好当这件事没有发生。”

    林轻心从白夜冷傲自负的眼波中明白了,要是他按实际情况向上级汇报,有可能指使的主谋会派人来再次灭口。想要杀了白夜不那么容易,但是这个未能成功的杀手很有可能性命不保!

    “好,我答应你。”林轻心沉吟了一会儿,再次抬头,凝望白夜的眼神闪烁着果决的辉光:“但是,我要帮你查案。”

    )下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