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我是GAY
    何轻音朝着非主流法医微眯眼眸,轻咬唇瓣暗送秋波的同时,她伸手扯掉了自己的头绳。

    长发披散而下,她的目光瞄到地面上一团废纸,便故意娇嗔道:“这么整洁的办公室地面怎么可以有杂物哪?我帮你捡起来。”说着,她绷直长腿撅起蜜桃臀,上身下弯拾起纸团后,故意用力一甩肩膀与墨发。

    仿佛自带吹风与灯光效果,何轻音这大波浪般的s曲线姿态十分撩人,加之发丝飞扬下,清丽秀美的容颜因弯腰充血变得嫣红一片,原本是挤眉弄眼有些做作的表演,却真的令人产生了一瞬间心跳加速的魅惑!

    至少……苏洛原本观望好戏的戏谑表情,在目睹了何轻音起身仰头的迷人瞬间,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法医见到何轻音捡起纸团的一幕,嘴角扯了扯,似笑非笑地走近对方,伸手摘掉了单副镜片的眼镜。

    他虽是单眼皮男生,但是眼睛十分细长,尤其两颗幽蓝的眼珠闪烁,在乌青的眼眶映衬下,看起来仿佛二次元走出的吸血鬼!

    法医再次微微伏低身体将何轻音逼得后仰,他拎起眼镜,透过镜片可以清楚的看到何轻音放大的瞳仁,原来这单副的镜片是个放大镜。

    “我是gay。”

    丢下这句,法医再次神色如常地退回到办公桌后。

    而听到这令人震惊的宣言,何轻音瞬间石化!

    静谧的办公室,清楚的响起了法医翻动资料的沙沙声响,可这样的声音在此刻的何轻音听来,仿佛就是苏洛嘲讽轻蔑的笑声。

    她红着脸微微侧目,果然,苏洛俊朗的眉目间蕴着令人沉醉的笑,恐怕天下间,见到这样优雅迷人笑容而恨得牙痒痒的女子,也只有何轻音一人了……

    法医原本低头拿起资料准备录入电脑,可他不知缘何顿住了行动,忽地抬头主动向苏洛开口:“你也是律师?怎么不帮她的忙求我告诉你们验尸结果?”

    听到这样的问话,何轻音转了转灵动的眼珠,压下那份尴尬换上了笑脸:“他是和我一起来的。法医大人忙完尸检一定辛苦。”说到此处,她转头向苏洛瞪了一眼大声道:“还不去给法医大人倒杯水!”

    当何轻音知道法医是同志,再见到对方主动与苏洛搭话,第一个反应就是非主流法医对苏洛有兴趣。此时拿到验尸报告的比赛已经被她抛诸脑后,要是能恶心到苏洛甚至只要让他那该死的笑脸冷下来,何轻音也很乐意作为媒婆将苏洛这小羊送到法医的虎口!

    可苏洛的神色没有出现一丝异样,仿佛他就是个普照暖阳般笑容的机器,很听话的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清水。

    法医的目光投注在苏洛递过水杯的长指上,微微侧过头,他的脸上现出赞叹的神情:“这样的手指,不拿剖尸刀可惜了!”

    一般人听到这话定会心中膈应感觉晦气,但苏洛未见怒容,反倒笑得越发春风浮动。他将目光落于法医长期接触药液异常惨白的指尖,声音中却是满满的赞叹:“这样的手指,不仅可以为逝去之人伸冤,还能为活着的人演奏动人乐曲,真是不同凡响。”

    苏洛的回答令何轻音与法医都是一怔。

    何轻音四下张望了一回,法医办公室内陈设简单整洁,并未有什么乐器一类的物品。

    法医却在瞬间的惊讶后,嘴角微微上扬,看着苏洛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笑意:“是什么乐器?”

    “钢琴。”

    法医没有立即接口,而是缓步走到苏洛面前。虽然他的身高比苏洛稍微矮了一些,但气势上倒也并不输于对方几分。

    如之前逼视何轻音一般,法医身体微微前倾,两人已然及近,但苏洛依旧神情淡然没有后退寸许。

    “怎么看出来的?”法医问出这话时,终是现出好奇之情。

    苏洛轻抿着唇瓣笑了起来:“你的桌面上,露出一截乐谱,虽然只有短短的一角,但是根据上面的旋律可以看出是贝多芬的《月光鸣奏曲》。”

    何轻音急忙走进书桌细看,果然,在桌面上放置的一叠资料中间,有一本五线谱露出了不到两行的音符。几个音乐符号旁似乎用铅笔写了什么字母,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难道苏洛只看到这样的东西便能猜中对方会弹钢琴?

    何轻音虽然知道苏洛聪明,却没想到他竟然聪明如此!

    “可是……也许他只是喜欢欣赏并不会演奏,又或者,世界上有那么多种乐器,你怎么知道是钢琴?”何轻音将信将疑地想要打击苏洛。

    “仅仅懂得欣赏的人一般是看不明白乐谱的,何况,铅笔标注的部分代表和音,所以此份乐谱的主人一定是精通乐器的。至于为什么我能猜到乐谱主人会弹奏钢琴,倒有一半是靠运气了。”苏洛回答到此处,将目光从何轻音脸上转回法医。

    “常规上讲,演奏贝多芬《月光鸣奏曲》最多的乐器,便是钢琴与提琴。而我递水时仔细观察过法医先生的手指,并没有长期练习拉弓该有的粗茧。虽然没有直接证明法医先生会弹钢琴的证据,但是利用排除法,我觉得钢琴是几率最大的选择。”

    何轻音听到苏落的推理,直观地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腹黑帝非正常人也!

    随便一个正常人,会只看到露出的乐谱一角,就能联想到这么多的情况么?而且面前的非主流法医真要是会乐器,看他那朋克的造型,也必定是猜测吉他架子鼓之类的人居多。

    可苏洛话音方落,室内便想起一阵击掌的清脆声响。法医细如柳叶的眼眸因笑容而成为一道月牙。

    “韩情。”他不疾不徐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苏洛。”苏洛优雅地回礼浅笑。

    韩情终于收回方才气势逼迫的姿势回退了几步,伸手撩了撩一侧发丝掖到耳后。

    “我是刚从外市调来的,所以并不认识两位。我知道你们是想来打听女明星的验尸报告,但是碍于程序,在没有正式出报告前,我是不能告知代理律师相关情况的。”

    说到此处他顿住了,手掌按住了小腹,脸上也浮现出几分痛苦:“哎呀,我的肚子突然好痛。看来我要去趟洗手间了,桌上的资料是方才的验尸情况,我不在你们可不许偷看!”韩情扔下这句便捂着腹部匆匆离去。

    )下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