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开战前的试探(求收藏求推荐票)
    ,!

    米乐听见声音这才转头,见到冷思悠,显然她也吃了一惊。但是瞬间的讶异过后,她的目光中却放射出惊喜的光芒。

    此时苏洛已经回到原位,米乐急忙凑到何轻音身侧,语速快捷地激动开口:“原来他就是‘钱财’法官啊!他爸可是城中首富冷江海!”

    何轻音蹙起眉头轻嘲道:“首富又不是你爸,你这么乐干嘛?”

    米乐捏了一把何轻音手臂,咂嘴道:“啧,谁乐了?”她喜滋滋地看了看冷思悠,不经意间将目光放在了苏洛身上。

    看到那翩翩君子的风仪,米乐突然想起什么急忙拉过何轻音:“对了,那天我打探到的重要消息一直没机会告诉你。看!旁边那个检察官,他的名字与当年在图书馆登记借走法典的人相同,学习法律的人……他不会就是两次影响你考试的腹黑帝吧?”

    米乐扭头看向好友,却发觉何轻音并未出现惯常的吃惊愤怒:“咦?你早就知道了?”

    何轻音轻叹口气,眼波落在远处苏洛的身上:“是啊,这位鬼才检察官,我已经领教过了。”

    “诶?有故事哦!快说快说……”米乐刚想打探八卦,那边的法官与检察官却已寒暄完毕各自入座。

    “准备开会吧。”何轻音伸手打开厚厚的卷宗拿起最上面的一张纸。这是取保候审申请书的副本,她打算在今日的庭前会议中为白夜争取保释的资格。

    最初,庭前会议进行的很顺利,法官冷思悠询问是否对管辖权异议、是否要提出回避等流程化的问题,双方都无异议。直到标准问题结束,何轻音这才深吸口,大胆地谈到了关于白夜取保候审的申请事宜。

    “我代表当事人已经在七日前向法院递交了取保候审的申请,今日是答复期限的最后一日。”

    此时的冷思悠已经摘掉了钻石耳钉换上了法官制服,连那流里流气的声线也沉稳了不少,只是嘴角噙着的那抹坏坏笑痕却依然如旧。

    “这个问题……公诉人怎么看?”他神态散漫地扫了一眼苏洛,显然将这个皮球踢给了对方。

    苏洛淡然一笑,这优雅的笑靥使得严肃的法庭瞬间被暖流笼罩:“毕竟失踪者廖丽莎是当红明星,她的粉丝团已经在网络及媒体上给了政府很大压力。白夜也曾是司法部门的一员,如果允许保释,难免让人误解司法部门偏私。”

    何轻音早就猜到苏洛定要阻挠,咬了咬唇瓣,她起身直视着对手的眼:“法律讲究公平公正,难道为了不让普罗大众说闲话,便可以枉顾白夜作为公民的权利么?”

    苏洛的笑容越发如涤荡的春风:“如若只是普通的失踪案件,白夜确实符合保释的标准。但是此案影响甚广,甚至由中级法院直接管辖。这便说明,允许白夜保释极有可能令喜爱廖丽莎的粉丝失控,甚至做出一些危害社会治安的事情。”

    “这些不过是公诉方的猜测,并无任何事实可以证明会有疯狂粉丝危害公众利益的事情发生!”何轻音反驳的声线铿锵有力。

    “当然,不仅是这个原因。”苏洛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那双狭长的眼也眯成了弯月。

    “人体中血液含量大概4000到5000毫升,超过1500毫升便有死亡的危险。而根据犯罪现场找到的血迹来看,光是床单上便约有2000毫升鲜血,这还不包括后备箱中的血迹。所以,此案极有可能从失踪案升级为杀人案。目前检方已经申请检验部门出具报告,只要权威机构证明了失血量足以致廖丽莎死亡,那么针对白夜提起的罪名便会作出变更。”

    苏洛云淡风轻地说完这话,只是笑眯眯地望着何轻音静静等待,于他而言,这是双方正式开战前的试探,看那君子如玉的模样简直就是斯文的典范。

    可是何轻音深知,这腹黑帝定是在等着看自己无言反驳恼羞成怒的好戏!

    心中有些焦灼起来,其实对方不说她也清楚,廖丽莎活着的几率几乎没有。如果是杀人案件,想要取保候审确实难于登天,更何况涉及到影响面较广的女明星?

    何轻音正努力地思考着是否有反击的方法,会议室大门再次被人推开。

    一位戴着鸭舌帽与墨镜的女子以风一般的速度冲了进来,随即她一把扯掉了掩饰容貌的道具。

    乌溜溜的大眼睛异常灵动,其中是天然的纯洁干净,虽然她身量不算高,但是身体的比例十分完美,尤其牛仔裤紧紧包裹住的美腿十分颀长!

    “仙子姐姐?廖影纱?”法院的书记员惊叹一声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冲进来的女子正是失踪女星廖丽莎的亲妹妹廖影纱,同时,她还是个比姐姐更为出名的国际巨星!

    廖影纱向来以清纯玉女的形象出现在荧屏之上,她因饰演花仙姐姐而成名,从此网民们都以“仙子姐姐”的昵称称呼。

    见到廖影纱现身,冷思悠眉头一挑,即便是在这样严肃的诚,他的眼神中依旧出现了见到美女的兴奋。

    廖影纱流光溢彩的眸子泛着水波,明显带着几分哭音:“姐姐到底在哪里?她就剩我一个亲人了,所以冒着违约的风险,我还是从美国赶了回来。”

    冷思悠的脸上布满亲切的笑:“你作为受害人的直系亲属,能参与庭前会议最好不过了。现在辩方律师正提到保释犯罪嫌疑人,而公诉人……”

    听到此言,廖影纱急忙摇头:“不行!怎么可以将坏人放出去逍遥快乐?我不同意!”

    何轻音原本也很喜欢仙子姐姐廖影纱,此刻见到对方梨花带泪的柔弱模样心里充满了同情,不过同情归同情,她知道自己想要替白夜获得保释更为困难了。

    “廖小姐,公安只是在嫌疑人的后备箱里发现了你姐姐的血迹,但是并无实质证据证明他就是罪犯……”

    “姐姐的出血量已经超过了身体的负荷可能,很明显姐姐已经被杀了!你别欺负我不懂法律,我在美国的时候已经咨询过律师了!”廖影纱扫了何轻音一眼,楚楚可怜的大眼睛中隐然带有一丝轻蔑。

    冷思悠显然想与廖影纱站在同一战线:“是啊,刚才苏检也提出了反驳,看来对白夜保释一事……”

    “等一下!”何轻音急忙打断了冷思悠的话头,万一法官当众作出了决定,那么她的失败便是铁板定钉的事了。

    眼珠转了转,何轻音极快地翻了翻案卷,不经意间,她扫到了那张被血液浸染的大床。脑中突然闪过一丝光亮,清秀的脸蛋上浮现出了喜悦的辉光。

    对了,就用这一点来驳斥对方的观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