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引诱白夜计划
    ,!

    何轻音与米乐走出看守所的时候已经到了正午,两人随便找了个面馆坐下。

    一边吃着面,米乐一边八卦着花边新闻,可何轻音却支着下巴一脸呆相。

    “你还想着那个白夜哪?我以前也接触过这位白队,他虽然是个绝世帅哥,不过性格过于古怪。听说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家里条件肯定也不好,他不适合当老公的。”

    听到米乐提起白夜,何轻音这才将目光落到她的脸上:“你扯到哪儿去了?我想着他可不是因为那副小鲜肉的长相,而是好奇他为什么不想聘请律师。”

    何轻音若有所思地用筷子搅动着碗里的面条,顿了顿才继续道:“白夜原本是负责侦破失踪案件的刑警,最后却离奇地成为了嫌犯,这说不通啊?会不会是有人设局栽赃陷害?”

    “法律讲究的是证据,要想支持你的说法,必须先要找到实质的证据。现在人家白队根本不理你,你都算不上此案的代理律师,管那么多干嘛?快吃吧,面都糊了。”米乐伸出筷子夹走了何轻音碗中的大虾:“你不吃,那我帮你吃。”

    何轻音想要阻止却已不及,她撅起小嘴扮作一副委屈样:“你咋总爱抢我喜欢的东西?我讨厌的香菇你怎么不吃?香菇更营养啊!”

    米乐扬了扬筷中淋着汁水的大虾,昂着头颈摇了摇头:“我喜欢一切美好的东西,所以你要小心我这个损友哦!”

    何轻音漂亮的脸蛋却挂上了不正经地笑,她展开双臂向对方脖颈搂了过去:“亲爱的,我最喜欢的是你啊,那你只能抢自己了!”

    米乐被何轻音的撒娇逗得一乐,可是对方的椅使得汁水四溅,她急忙推开何轻音:“一边儿去,以后你有了男朋友哪里还记得我?”

    何轻音装作正经地竖起两指指天立誓:“想要成为本小姐的男朋友,终极考验就是要我亲爱的米乐同意!”

    大声喊完这句,她又一脸贼笑地凑了过去转折道:“不过……和本小姐这种天真无邪的纯洁少女不同,您老人家的感情阅历已经可以写成教科书了,就算真有见色忘友的人,那也应该是你。”

    米乐玩笑着掐了一把何轻音的手背:“你就羡慕吧,等你真的交到男朋友的时候,估计我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米乐小小的讥讽了一下好友,忽地又想起一事:“对了,你进去会见嫌疑人的时候,我在外面与那个老狱警李叔聊天。记得我们在看守所门口见到的年轻女人吗?她是想来见白夜的,听说当时白夜也很想与这名女子见面,可惜碍于法律在刑侦期间不允许会见。”

    何轻音听到这话眼睛瞬间闪亮起来:“不会吧?白夜想要见她?那个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打扮的却很妖娆。她是什么身份?白夜的女朋友?还是与案件有关的什么人?”

    米乐挑了挑眉头,笑嘻嘻地调侃道:“没准这位高冷美男的品位极为特别,就是喜欢打扮成这样的不良少女……”

    “他喜欢这样的穿着打扮?”何轻音蹙起秀眉撇了撇嘴,认真地支起下巴自言自语起来:“嗯,那本小姐明天也以这种风格装扮,撒娇也好,卖萌也罢,师傅交给本小姐的第一宗案件决不能以失败告终!”

    “你要实行‘引诱白夜计划’?”

    米乐诧异地问了一句,随后她又动了动唇瓣想表明刚刚说的只是玩笑,但是见到何轻音眼中闪烁着倔强而坚定的光芒,不知为何,到了嘴边的话却没有出口。

    ……

    翌日。

    狱警林轻心再次见到何轻音的时候,惯常的亲切神态终于维持不住了。努力地想要忍耐,可是三秒过后,他终是无法隐忍爆笑出声。

    “哈哈哈,是何……何律师吗?哈哈哈……”

    何轻音用力甩了甩发丝,她极力地想要营造出一种飘逸妩媚的效果,可是秀丽的直发此时已经成为了“方便面”挂在头顶。飘逸不在,如果撒点葱花辣椒,那就是香味飘飘的一碗汤面了!

    发型奇葩也就罢了,为了将自己打扮成“妖娆少女”,何轻音给自己画上了红极一时的烟熏妆。可她是个拿惯了钢笔没拿过化妆笔的“伪娘”,按照网上视频操作下来,原本清秀端丽的脸蛋似乎被人打了两拳,此刻已然变成了熊猫般的大花脸!

    这已经是一副让人不忍直视的模样,再搭配上五六年前高中制服短裙,能不让林轻心笑得失态么?

    何轻音见到林狱警如此欢畅的笑脸,满满的自信使她以为对方的笑容是在称赞自己漂亮。她得意地扬了扬下颚傲然道:“我家里就这么一条裙子,虽然是高中校服,但我的身材保持得很好,到现在还是能穿。”

    她不知道,林轻心之所以将目光放在她的制服上,是实在无法直视那张“诡艳”的尊容!

    林轻心已经笑得说不出话来,他一手艰难地拍了拍胸口,一手指了指铁门示意何轻音可以进去了。

    方才为何轻音办理登记手续的狱警也笑得开心,此时见到林轻心也是这样,何轻音对于自己的“魅力装扮”更加增添了几分信心。

    这一次,会见室是开着灯的,白夜也是睁着眼的。

    何轻音走进大门的时候,白夜一定将她这身浓墨炫彩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这人也真的与众不同,这副任谁见了都要爆笑失态的搞笑造型映入他幽深的眼,竟然没有掀起一丝一毫的感情波澜。

    白夜,果然人如其名。

    肌肤莹白如雪,眸色却漆黑如夜,连个性,也是冷凝如此,唯有那深邃的眸子仿佛能将人的魂魄吸入,再无法上岸……

    白夜虽然身着囚衣,但是这种粗布的衣衫不能掩盖他那压迫感极强的冷傲气质。额前的斜刘海儿整洁干净,发丝的色泽与他的瞳仁一般漆黑如墨,这黑,与肌肤的苍白交相辉映,更为清晰的将这两种颜色印刻在何轻音的脑海。

    惊讶于这样的一双眼眸,何轻音不由自主地想到,这双黑白分明的眼,真的有过目不忘之能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