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实习律师
    ,!

    何轻音望向看守所冰冷的高墙,不由自主地缩了缩线条精致的脖颈。

    好友米乐扯了一把她的衣襟,声音带有几分调侃:“呦,咋了?是你坚决接下这宗案件的,还说什么‘律师的道路上,首宗案件便要一举成名’,你喊这口号时的雄心壮志哪儿去了?”

    何轻音眨巴眨巴黑亮的眼,一甩额前刘海噘嘴道:“谁退缩了?这是本小姐人生中代理的第一宗案件,本小姐一定全力以赴做到最好!”

    米乐无奈地叹息了几声:“我就奇了怪了,做个专门代理民事案件的律师多好?庶业有专攻,你看咱们律师圈里哪个功成名就的大律师不是专打民事案件的?尤其是合同经济纠纷案,那才赚大钱!连你师傅都很少沾手刑事案件了,你却首宗就挑个刑案,还是十分棘手没人想要的案子?”

    看着好友大摇其头打击自己,何轻音一把搂住对方脖子,原本她的相貌清秀漂亮,此时却显出一副猪哥相。

    “亲爱的,你想啊,民事案件那么多大律师抢饭碗,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实习律师怎么争?不如接下这个没人敢要却备受瞩目的,怎么说失踪的也是当红女星,万一我能赢……”

    米乐推开何轻音嗤笑道:“少来,说实话吧!你从小立志成为律师,为的就是帮助含冤受屈的人洗刷冤情吧?我还不知道你的高尚情操?”

    听到这话,何轻音方才还戏谑的眼神骤然沉暗了几分,漆黑的瞳仁中划过一抹黯然,可这瞬间的幽深过后,却是亮如晨星的灿芒!

    “师傅经常会帮助弱势一方洗刷冤情,我爸也是因为师傅的善心才留下一条命。从那时起,我就立志想要成为师傅那样的律师!”

    何轻音说得斩钉截铁,语气中是米乐极为熟悉的倔强与坚定。

    想到何轻音父亲涉及的案件,米乐理解地点了点头,她不想好友想起伤心事,故意转换话题。

    “你接刑事案也就罢了,应该找个可以赚钱的,非接什么法律援助的案子。你不是最看重毛爷爷么?”

    何轻音搔了搔乱蓬蓬的马尾,有些失落地龇牙道:“收律师费的……人家也不找我啊……”但短暂的失落过后,她已然换上那副贼兮兮的笑脸再次调侃起来:“有啥关系?这宗案件中失踪的乃是当红女星廖丽莎,只要本小姐在此案中取得辉煌的胜利,以后大把大把的毛爷爷还不源源而来?”

    似乎想到了满床满屋的红色钞票,何轻音耸起肩膀“呵呵”大笑起来。

    米乐看着毫无淑女形象的何轻音,不禁使劲按了按太阳穴。

    闺蜜何轻音是她见过容貌最美,可性格却最为特立独行不拘小节的女人。她平日里就是运动装加个马尾辫素面朝天,却与自己这个知性美女成为了最好的闺蜜。

    可见,朋友之间的相处,看的不是衣着品位,讲究的却是心灵契合。

    “别自我感觉良好了,难道你不知道负责这起案件的检察官是谁吗?”米乐故意泼上一盆冷水,有时候,打击一下闺蜜也是必要的,因为对方实在是过于乐天派了。

    “检查官是谁?前段时间本小姐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最后这届的司法考试上,其他的事没怎么关心。”何轻音忽闪着大眼,其中是满满的疑惑。显然,她是真的不知道。

    米乐伸手扶额作晕倒状:“我滴个天啊!你连‘公检法三才子’都不知道?”

    “啥玩意?还三才子?唐伯虎啊?”何轻音听到如此肉麻的外号止不住大笑起来,甚至夸张地仰面朝天捂住了肚皮。

    米乐伸手扣孜轻音的肩膀,想让面前这个不正经的女人把话听进耳朵还挺困难。

    “公检法三才子。公,天才,有过目不忘之能;检,鬼才,从未输过一宗案件;法,钱财,出身富豪之家更精于赚钱之道。”

    听到这么厉害的人物介绍,何轻音的眼眸终于放射出感兴趣的光芒:“原来司法界还有这种传奇人物?”

    “并非什么夸大传闻。”米乐深深望进何轻音的眼底:“因为在你接下的这宗刑事案中,很有可能遇到三才子之中的两人,甚至全部。”

    “不是吧?”何轻音脸上作出“我怕怕”的夸张表情,眼波中却闪烁出灼灼的兴奋与斗志来:“难道此案的检察官和刑警就是那个鬼才和天才?”

    米乐微微蹙起了眉头,眼中出现了明显的惋惜:“只对了一半。负责此案的检察官确实是鬼才,但是那天才……却不是负责的刑警……而是……”

    说到此处,米乐停了下来,她凝视着何轻音晶亮的瞳仁轻叹一声这才继续道:“而是失踪案件的嫌疑犯……”

    “天才刑警成了嫌疑犯?”这回何轻音是真正的吃惊了。

    师傅委派给她的第一宗案件便是这么不同凡响?

    刚接到任务的时候,由于兴奋过度,何轻音顾不上详细研究卷宗便拉着同一律师事务所的米乐打算先会见嫌疑犯。她认为首要之事,是让嫌犯签好法援案件的律师委托书。

    只有对方在委托书上签了字,她才是名正言顺的案件代理律师。

    可此时何轻音知道了“刑警成为嫌疑犯”,眸中闪现出明显的痛苦。

    米乐知道好友又想起伤心事,急忙开口安慰:“是想起伯父的案子了么?其实……”顿了顿,米乐神情古怪地瞅了何轻音一眼,声音放轻了几许:“你还记得那个……影响了你高考和去年司考的……”

    话音未落,何轻音已经一脸愤懑地脱口叫道:“别提那个腹黑帝好不好?每次重要考试,我都是因为遇见这个人才会失败!高考害得我上吐下泻就罢了,连去年司考也遇见了他!要不是这个腹黑帝,我也不用再耽误一年备考时间成为你的律师后辈9好最后一届司考我通过了,不然就要参加明年的首届法考了。真希望我赶快事业有成,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此人!”

    米乐被何轻音的叫声震得耳朵生疼,刚想开口告诉对方她打探到的重要消息,却听看守所大门吱嘎一声开启,一名身着紧身短裙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

    那女子戴着墨镜看不清脸,大波浪的长发披散肩头,两条修长的美腿在春日暖阳下十分耀眼,尤其那一身名牌以及名贵跑车更是价格不菲。连看门的狱警都不由自主地多望了两眼。

    看着前方红色跑车绝尘而去的夸张场景,米乐不由得喃喃自语:“女人活成这样才叫‘事业有成’……打赢官司有什么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