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夜幕之下
    ,!

    黑夜,笼罩世间万物的主宰。

    光明,行走于夜色中最为渴求的存在。

    吞噬、交缠、浸染……

    在这沉沦的世界里,你将被染上何种色彩?

    或者,哪种颜色又会是你…….最终的选择?

    -----------------------------------------------------------------------------

    月落星沉,清风徐拂,可这春夜中,却夹杂了几分冬日最后的萧飒。

    某高档小区内,两条人影并立在一间别墅的门口。

    一个高挑婀娜,一个长身玉立,光是如此完美的背影已经令人脑海中浮现出帅哥美女的想象图来。

    果然,幽幽月光下,女子面目秀丽清雅,而那青年,样貌更是惊人的俊美!

    可这看似神仙眷侣的一副画卷,却在一瞬间被那女子击得粉碎。

    “矮油~你这冰山就别拘泥于什么警察守则了!是你带我来向证人询问情况的,怎么?到了门口不敢进了?”女子那声“矮油”尾音故意拉得极长,挤眉弄眼地表情好似无赖流氓,最初那完美的形象瞬间崩塌。

    俊美青年神色冷凝如天上淡月,连眼角都未扯动分毫,只是那对幽深森冷的双眸紧紧盯着透出光亮的窗户,并没有开口。

    女子似乎对此人冷漠的态度见怪不怪,漂亮的五官浮现出吊儿郎当的神情,她砸了砸嘴巴,皱起眼眉向那“冰山”做了个鬼脸,随即再次按了按门铃。

    可是铃声响了许久,依旧没有人应答。

    “奇怪,明明开着灯啊?”女子搔了搔有些凌乱的马尾,转头向俊美青年嘻嘻笑道:“白夜队长,这回是不是该你翻墙进去看看……”

    话音未落,名为白夜的青年一个纵身已然跨过了院落旁的灌木丛。女子一怔之下,急忙也跟了上去。

    别墅的大门并未落锁,白夜推开门扉也未着急入内,他只是站在门口侧耳倾听。

    “何轻音,你在门口等着。”

    白夜的声音十分悦耳清隽,并不似他的气质那般冰冷淡薄。只是他说这话时,并未转头,甚至连头发梢儿也没有颤抖分毫,所以在何轻音听来,依旧是那不可一世的高傲腔调。

    白夜扔下这句便走了进去,看他敏捷迅速却轻缓无声的动作,不愧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刑侦大队副队长。

    何轻音向白夜的背影吐了吐舌头,你不让跟就不跟?怎么可能!

    别墅内开灯的房间在二楼,何轻音悄悄跟着白夜蹭了上来。即便她蹑手蹑脚猫腰前进,白夜也早已发觉了这个女人的大胆,他只是微蹙眉头,再也懒得与她多费唇舌。

    来到房间门口,白夜伏低脊背伸手摸了摸腰间,这是职业习惯,深处危机四伏的紧张氛围,自然而然想要拿出配枪。可是入手空空,并没有那熟悉的金属质感。他这才想起目前自己的境况,冷清的眼眸闪过一丝失落,顿了几秒,他轻轻推开了房门。

    作为实习律师,何轻音再胆大此时的小心肝也是砰砰直跳。她第一次经历这种警匪片中才可能出现的桥段,三分紧张,却有七分兴奋。

    前方的白夜最初还保持谨慎小心的姿势,可不知对方看到了什么,身体一震之下竟然停在了当场?

    这位没有感情的冰山到底目睹了什么场景?连他这样的人也会产生震惊的情绪?

    何轻音好奇心泛滥,她顾不得四周诡异的气氛,急忙上前两步探出了头。

    前方,是尸体。

    两具……

    洁白的床单上,两名少女浑身**,苍白纤弱的身躯相对而跪,一人的膝盖跪在另外一人的双膝上。两人面上的神态平和安详,同样以合十的双手竖立胸口,乍然一看仿佛她们正在虔诚的祈祷。

    明明是温馨的姿态,可是此刻看来,这“少女的祈祷”却有种说不出的诡秘惊恐!

    何轻音首次见到尸体,她瞪大了眼睛惊声叹道:“这是什么鬼?”

    “不是鬼,是尸体。”白夜清风般的嗓音毫无喜怒,仿佛他没有听懂何轻音只是用“什么鬼”的梗儿来表达震惊。

    “我知道是尸体!”何轻音有些恼火地瞪了白夜一眼,可她却惊讶地发现,好像面瘫从不显露表情的白夜在面对尸体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眼睛竟然放射出奕奕光彩?

    白夜已经被造型奇特的尸体彻底吸引,他不再理会何轻音,而是走近尸体仔细观察起来。

    两具尸体不仅肌肤惨白毫无血色,连脖颈、肩部、肚腹、大腿乃至下体各处都被切割后再次缝合,漆黑的粗线与白里透青的肌肤互相掩映,这样色泽明显的极致对比使得尸体的恐怖感更为触目惊心!

    白夜拉长衬衣袖口垫住了手掌,他想要轻触尸体缝合的部位详细研究。

    房间内的灯光是昏暗的暖黄色调,视线的清晰度并不高。

    他刚来到床前突然脚下被什么绊了个趔趄,条件反射下白夜一个箭步稳住身体,手掌自然而然摁住了面前的床沿防止跌倒。

    就在此时,一枚事物从天而降,径直打在白夜的身上又弹落在地!

    “哗啷啷”金属的声音刺耳,正四处打量寻找其他线索的何轻音也被这声音惊得转过了头。

    映入她视线的,却是衣袖浸染了鲜血的白夜,正手执匕首的景象!

    “你……”何轻音刚要询问,背后却传来一道比春日暖阳还要温柔百倍的声音。

    “原来变态杀手真的是你。”温泽的声线似乎吹散了房内弥漫的阴森,只是这柔暖之中,却隐着一抹凌厉寒芒。

    站在门口的男子眉目如画,周身散发出的优雅气质仿如一片柔光密网,顷刻间便能将世人俘虏于无形。

    何轻音认识此人,见到他的出现不禁诧异道:“苏洛?你怎么会来这?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白夜并没有杀人!”虽然何轻音一直认为白夜其人阴沉冷漠对他没什么好感,但依旧为他辩驳起来。

    苏洛狭长的眼眸弧度优美,漆黑的瞳仁带着天生的雅致惑人心神,此时这双美眸笑成了弯月,只是那笑意未达眼底,含着满满的空濛与疏离。

    “到底他是不是凶手,并非你我此刻争得明白。作为人民的检察官,我必须以法律作为行动准则。现在我所看到的事实,就是白夜身上满是鲜血并且手执凶器,基于以上证据,他一定会再次被收押。”

    何轻音上前一步还想再辩,苏洛却笑眯眯地将目光移向神色冷凝的白夜。他虽然看着白夜,可是依旧对着何轻音说话。

    “我曾经问过你,你了解白夜吗?”

    何轻音一怔之下还未作答,别墅外就传来一阵警笛的鸣叫高音。

    苏洛忽地敛容浅笑,宛如兰花轻绽,这样的笑容,与这诡异的凶案现场实在无法融合。

    “夜晚果然是犯罪的好时机,只是不知这漆黑的夜,会不会将人心也晕染变色……”

    耳中传来苏洛似讥似讽的话语以及警察冲上楼梯的脚步声,何轻音见到苏洛依旧柔若春水的笑、白夜仍然寒凉如雪的冷,她不禁想起了自己参与此案的起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