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室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洛跟着狱警们跑进活动室的时候,就看见如黑色绸缎般丝滑的长发在空中飘舞。仿佛感觉到了苏洛的气息,黑发的主人在同时转过身来,荧绿色的眼珠正好与苏洛对了个正着。便是苏洛这样淡定如恒的人物,骤然见到对方锐利的眼神,也觉得心脏忽悠起落不停。

    寒非揪住一名狱警的领口,看那架势正打算动粗,可见到苏洛出现,他仿佛明白了什么,人影一闪便松开狱警来到苏洛面前。

    “难道我的新室友就是你?”

    那狱警被寒非的杀气吓得半死,虽然对方没将他怎么,但受此惊吓,他急忙妥协:“你要是……真的不喜欢室友……我就把5359调走……”

    “没事了,我批准他成为室友。”

    寒非眯起那双地狱般的眼眸,伸出殷红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唇瓣。看到他这样阴森诡异的表情,即便是些杀人不眨眼的重罪囚犯也都不禁打了个冷战,他们都对苏洛报以最深的同情目光。

    显然这些人都想得歪了。

    寒非最初来到监狱时,因为他的气质过于阴柔像极了女人,很多长久不见天日的壮汉都对其产生了非分之想。尤其力哥更是毫不避讳地想要用强,可他派过去的人刚走到寒非三米之内,那人的右眼便毫无预兆地被寒非用手指硬生生挖了出来!

    当时监狱内所有囚犯与狱警都看得傻了眼,他们的记忆之中无法抹去当时红唇舔舐指尖鲜血的恐怖一幕!

    于是寒非成了监狱中的一枝独秀,他向来独来独往,没有任何人敢去招惹。这样的独行侠却突然对英俊的苏洛态度友好,也不怪这些人想得跑偏了。

    七夜集团动用了关系,寒非的故意伤害行为也只是令他保持了无期徒刑而已。给他唯一的惩罚,便是关了三个月的小黑屋。

    今日是他刚从禁闭室出来,听说狱警安排了新室友,这让他十分不爽。正要对狱警动手的时候,他发现了苏洛。

    苏洛是弟弟韩情的朋友,此时弟弟已经离世,对于被关押的寒非而言,苏洛是此时他与弟弟唯一的联系了。他很想从苏洛那里了解弟弟的过去,所以向来避忌世人的他竟然允许苏洛成为室友。

    对于苏洛而言,这是危险与机遇并存的挑战。

    相较于诡计多端的第二夜林轻心,想要从爱恨分明的杀手寒非处套话可能容易一些。

    苏洛深知寒非虽然心狠手辣,但是对于误杀韩情一事,他绝对是心存内疚后悔至极。于是故意从此处下手,他大胆地走到寒非面前,甚至伸出手拍向对方的手臂。

    这是一个极为平常的安慰举动,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寒非这样顶级的杀手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碰触自己的。他们从小培养出的危机感令他们每时每刻都将自己紧绷,也许正是长期处于这样的高度紧张,才导致了状如寒非这样奇特诡异的性格。

    此时大家的心头都浮现出同一个猜想,恐怕下一秒,就是苏洛手残脚残的凄惨下场。

    在苏洛的手碰触自己手臂的刹那,寒非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闪身躲避顺便拗断对方手腕。可是一瞬间,他的目光与苏洛相接,那对温柔的眼眸所涌动出的怜悯悲哀,却着实让寒非震惊!

    如果只是单纯的亲切柔和,或者是带着戏谑的试探,恐怕他都会出手伤了对方。但是这种悲天悯人的眼色,突然让他想起弟弟临死前望向自己的一瞥!

    那一刻,寒非不知不觉将苏洛与韩情重叠。

    精神层面与**抵抗不停交战,可最终还是精神获胜。寒非,这个世界排名第一的杀手,竟然默许了苏洛对他朋友般的碰触?

    囚犯们面面相觑,尤其是干过杀手行当的,他们更是深知职业杀手的特性。此时见到寒非的反应,所有人的心里都统一了一个认知,那就是寒非与苏洛的关系非同寻常!

    有了这层想法,大家摄于对寒非的恐惧,全部都安静下来。活动室内只能听见苏洛一人温雅恬淡的声音。

    “韩情的葬礼虽然你因为开庭没办法参加,但是我们已经将他的骨灰撒在了重建的朝阳孤儿院花园里。那是他的家,也是他此生过得最为幸福的地方。”苏洛仿佛不知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他边说边拍了拍寒非的手臂以示安慰。

    从未被人用这种态度对待的寒非只觉汗毛直立,还好苏洛只是轻拍了两下便收回了手。

    其实苏洛作出这样的举动也是捏了把汗,他怎会不知寒非杀戮成性毫不留情的性格?只是他想赌一把。

    只要这次成功了,监狱内各个势力都不敢再对自己有任何不敬的举动了。因为人们再迷恋权势和金钱,都还是最珍惜的自己的这条命。如果连命都没了,那么又有什么福分去享受哪些身外之物哪?

    而寒非这样的人,却是贪恋权势和金钱者最为恐惧的存在。

    果然,刚才还对苏洛充满敌意的目光都收敛消散。寒非骤然听到苏洛谈及弟弟的身后事,一时没有接口。

    这就够了,苏洛抓准时机,用韩情的话题引导寒非与自己一同走出了活动室。

    经此一事,整个监狱内包括狱警,都将苏洛与寒非视为一路。

    林轻心注视着两人背影的消逝,微笑中露出一口闪亮的白牙:“啧啧,苏检果然厉害。寒非对我都爱答不理的,没想到苏洛作为敌人却能让寒非放下心中防线。看来寒非对于我方也是个定时炸弹,你怎么看?”

    角落阴影中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寒非是boss的直属部队,他对boss的衷心我并不担心。不过boss不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倒是很难控制他……”

    “怎么办?让boss把他弄出去?”

    “先看看再说,如果到时候寒非真的不听你的命令,大不了除掉此人。boss那边……假装是苏洛动手的就好。”

    “可是boss命令我们不能杀掉苏洛……真不知道boss是怎么想的。”

    “第二夜,以boss这样的年纪却能在短短几年间将七夜变成亚洲最大的组织,你觉得他靠得是什么?是智慧!所以boss留下苏洛,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们不需要知道原因,只要服从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