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吃饱了吗?
    何轻音虽然小脸羞得通红,但是性格不拘小节的她也不是那种期期艾艾不敢表达的小女人。内心充盈着与爱人情投意合的甜蜜,这份喜悦令她本就清雅秀丽的脸蛋多了妩媚撩人的美艳!

    此刻的她,心理上已经逐渐适应了与苏洛更进一步的亲密关系。看到苏洛醉酒后的忧郁消失似乎恢复了常态,她的心情也大好起来。

    何轻音最初这样主动回身揽住对方脖颈,主要是为了躲避苏洛的耳垂攻击,那里实在是太痒了!

    怎知见到苏洛露出既惊且喜的神情,何轻音忍不住想要假装调戏对方。她伸出一根手指勾住苏洛下颚,故意眨着右眼,那副放电的样子就是招牌式的做作表情。

    苏洛见到何轻音如此努力的表演,被**盘旋的心渐渐淡定下来,他甚至被对方这样的表情逗得想笑。

    唇畔轻扯出笑痕,这样的表情实在俊美绝伦,何轻音骤然一见只觉心神飘荡,脸颊再次火红起来,她忍不住娇羞着低下头颈。

    什么叫做“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恐怕就是此情此景吧!

    这一刻,两人同样被对方的笑容所吸引,仿佛是彼此笑意中的一点旋涡、一丝吐气,那是灵魂完全的契合,也是爱情彻底的舍求!

    “怎样?”苏洛问出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怕你啊……”这句话也只有何轻音才能听得懂并且给出正确的答案。

    听到心上人同意,苏洛一手揽过她的腰肢,长臂一甩便将餐桌上所有瓶瓶罐罐、碗碗碟碟全都拨洒在地。抓起坐垫垫在上面,随即他双臂一夹便将何轻音柔软的身体再次放倒在桌面上……

    何轻音本想在这一轮攻势中占据强势攻击地位,怎耐没坚持多久,最后又落得体力透支惨败无力的结局。

    再次醒来时窗外已经漆黑一团,房内昏黄的灯透着暧昧与柔情,正如苏洛此时温柔的眼睛。他就躺在何轻音身畔,正一眨不眨地凝望着她。

    何轻音的脸蛋一红,她害羞地扯了扯被子蒙住头,只是这么一个小动作的牵扯,她立马觉得身体酸软得快要散架了。

    忍不住痛呼出声,苏洛急忙询问“怎么了”,情急下他同时揭开了盖在上面的被子。

    何轻音感觉到蔽体的薄被消失,大羞着伸出双臂挡在身前,她不敢看苏洛,只是娇嗔道:“你这个色鬼!把我弄得腰酸悲痛腿抽筋不够么?你还想……想把我冻死?”大热天的,她又开始语无伦次了。

    苏洛也被骤然跃入眼中的峰峦引得心绪激荡,只是他顾忌第一次的何轻音身体无法承受,于是强压下内心火焰,拿起已经烘干的衣服盖在何轻音身上。

    “不会让你冻死,但我怕你饿死。要不要起来吃东西?”

    苏洛的眉眼蕴着无限的温柔,只是其中却夹杂着何轻音熟悉的戏谑调笑,那是她许久未见的表情,也是她最为迷恋的表情。

    心中充盈着暖流,何轻音拿起自己的衣服挡在身上,她这才注意到,苏洛早就穿戴整齐了。

    “你,转过身去别看!”虽然两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是在苏洛面前穿衣她还是会害羞。

    苏洛的表情十分无辜,优雅中带着天生的纯净真诚:“以前在孤儿院时我经常帮着老师为小妹妹们洗澡,你的……和她们也没什么分别啊?”说到后来,他还故意用眼神瞟了一眼何轻音用衣服遮挡住的前胸。

    何轻音见到对方明显腹黑帝化身,又怎会不知他是在开玩笑调侃?可就算知道,她还是不怎么乐意。

    何轻音的身材并不贫瘠,甚至算得上十分傲人。心中不忿,她咬了咬牙干脆坐起,真当着苏洛面前穿戴起来。甚至穿上内衣后她还故意挺了挺胸膛,她想用事实来打击苏洛。

    苏洛说这话只是个玩笑,其实说完他也有点后悔。两人毕竟是第一次发生如此亲密的关系,这样的玩笑是不是太随便了?

    哪知何轻音却并非普通的小女人,她回击自己的方法竟然这么……有力……

    可是何轻音再次没有自知地撩拨自己,苏洛很怕他控制不住再来一次。担心何轻音承受不住,于是他急忙转身从床上站起。不敢去看眼前的美景,苏洛推开门边走边说:“我去热热饭菜,看你瘦骨如柴的,还是多吃点吧。”

    何轻音低头瞅了瞅自己紧实的手臂一脸迷茫:“我瘦骨如柴?怎么会?最近练拳击不是结实了很多么?”思索了几秒,她这才惊觉,恐怕这句也是苏洛的玩笑。

    刚才还春色旖旎的餐桌上,此时已经收拾整齐。苏洛在用餐前必定会按照礼仪摆放餐巾、桌盘、刀叉等器具,即便只是吃几块水果,也必定是优雅得体彷如欧洲贵族。

    看到桌面上的红烧鸡翅、芙蓉大虾,何轻音却早已将用餐礼仪抛到了爪哇国。她卷起袖子飞扑上去,即便动作过大导致两腿酸软得更加厉害,她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看她吃得如此欢实,苏洛露出宠溺爱恋的笑意,他自己吃了几口便停下,只是笑意莹莹地望着何轻音大吃特吃。

    肚皮胀得不行才停下来,何轻音发现自己面前堆满鸡骨头、虾壳,可苏洛前方却空空如也,她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你……吃饱了吗?”

    听到这话,苏洛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其中却带着明显色色的味道。何轻音一怔下突然领略到字面之后语带双重的意义,娇羞着想要缓解尴尬,见到盘中还剩下一只虾,她急忙拿起来剥掉虾壳。

    “特意给你剩了一只最大的,看我对你多好!”但她手中这只却明明又瘦又小,简直只能算得上虾米。

    苏洛心中觉得好笑,脸上却故意摆出撒娇的神态,嘟起嘴道:“既然是轻音你特意为我留下的,当然要亲自喂我了!”说完,他微微张开嘴巴,一脸**地笑望着何轻音。

    何轻音也看出苏洛玩笑的态度,于是她故意皱起眉眼作出一副市井无赖的样子,站起身子前探,她将手中的虾仁塞入了苏洛口中。只是喂完美食,她却特意用那满是油腻的手指捞了一把苏洛白净的下颚,那形象完全就是纨绔子弟调戏人家小媳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