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成为我的女人好吗?
    这一次的吻碰撞着浓烈的**,有种蚀骨入魂的激荡缠绵。

    何轻音觉得,一定是浴室的暧昧气氛与酒精的麻醉味道起了作用。因为她的脑袋已经开始逐渐短路,唯一残存的感觉,就是想紧紧回抱住对方永远不想分开!

    本能下苏洛微微探直身体将何轻音转过来抵在墙上,两人不小心碰到了花洒的开关。

    头顶上方立刻倾泻下三十六度温水,水珠细密潮热,两人的衣衫立刻被水流打透了。何轻音的白色雪纺上衣彻底与肌肤贴合,连内衣的花纹都清晰无比地暴露在苏洛眼前。

    原本清水将苏洛淋得清醒了几分,他刚放开因为激吻而快要窒息的何轻音,却看见了如此令人血脉膨胀的美景。

    爱意在心中沸腾,但是更多的,是他即将选择的荆棘之路将要带来痛苦。

    何轻音与白夜没有猜错,苏洛确实决定混入监狱去寻找七夜集团想要的目标人物。虽说感觉上应该是想从监狱救出某人,但是苏洛一想到迷茫的未知总有种颤栗之感,冥冥中他有种感觉,这次一但对方成功,也许将会是人世间的巨大浩劫!

    所以他才不顾自己的前途,只为实现心目中的正义。

    但苏洛也是人,再凛然无私,他也只是个凡人。

    作出这样的选择,不仅是失去了事业上的未来,也许……还会失去此生所爱的女人……

    在他的心里,也许此刻是他与爱人最后的亲密时光吧!

    苏洛的气息被眼前的春色沾染,双手捧起何轻音的脸蛋,他将一切柔情缱绻都融入了深情的双眸。

    “成为我的女人好吗?”接着酒力的发作,他提出了一个大胆的问题。

    如此羞人的提问令何轻音瞬间恢复了理智,盯着苏洛迷离的醉眼,她分不清对方说这话的时候到底是不是真心。

    “那个……啥……啥啊?那个……也行呗……”何轻音听到自己的嘴里语无伦次地冒出这么一句,立刻羞得无地自容。

    刚想低头躲避对方的视线,就感觉到苏洛强劲的手臂揽住自己的腰肢。顷刻间,她被苏洛放倒在超级大号的浴缸之内!

    那边,花洒喷射的水珠在灯光下闪耀着点点滴滴的晶莹;这边,透过水珠折射的光线里,只有两人再也无法分开的纠缠……

    直到何轻音睁开眼睛,不知何时她已睡在卧房的大床上。四周被褥凌乱,但是并未见到苏洛的身影。

    方才浴缸中的绯色记忆跃入脑中,她羞得将被子全部蒙到了头上!

    光是回忆了几个片段,她已经觉得心脏快要跳到嗓子外面。窒息感让她急忙揭开被子坐起身,哪知上半身凉飕飕的,一惊之下低头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赤身露体什么都没穿!

    “啊呀!”惊呼一声她赶紧再盖上薄被,整个脸蛋又红成了猴屁股。

    就在何轻音陷入不知如何面对苏洛的尴尬处境,食物的香味却飘飘荡荡的传递过来。

    “红烧鸡翅?”何轻音吧嗒吧嗒嘴,此时肚子也十分配合地唱起了空城计。

    对了,上午庭审完结直到现在,她连午饭也没顾得上吃哪!

    转头望了望窗外,何轻音这才发现太阳已经西沉,柔和的夕阳从窗口透了进来,为这样的幸福时刻镀上一丝金色的安详与宁静。

    想要下床出去看看,可她想起刚才所有衣服都湿得透了,没有衣衫蔽体的尴尬让她羞得头上差点冒起白烟。

    目光不经意落在卧房内的大衣柜上,何轻音用被子裹住身体跳到衣柜前。打开柜门,里面是罗列整齐的白色衬衫和蓝色衬衫,仿佛她的苏洛只爱浅色系,何轻音一件黑色的都没看到。

    “这个腹黑帝还真是臭美!”何轻音回忆了一下,似乎苏洛确实没穿过深色系的衬衫,t恤那种休闲风格的服饰更加完全不曾存在于他的身上。

    虽然口中是在调侃,但何轻音脸上却蕴着甜蜜的笑容。情意盈盈地随手从衣柜中拿出了一件白色的穿在自己身上,随即何轻音理了理头发,假装不太在意地走出了卧室。

    苏洛正在开放式的厨房做饭,听到背后传来声响,他一脸优雅温柔的浅笑回首:“你先坐一会儿,马上可以吃了。”

    此时何轻音正背对着餐厅的落地窗站着,夕阳打透白色衬衫,将她玲珑有致的娇躯若有若现地展现在苏洛眼前。

    骤然见到如此旖旎春色,苏洛温雅的眼闪过一抹惊艳之光。显然何轻音并不知道自己不经意间正在撩拨苏洛的底线,也正是这样纯洁的少女妩媚,使得苏洛觉得身体立时再次升起一团火热!

    这个丫头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诱人!

    他醒来之后就在努力不去回想浴室内的情景,为的是能够压抑住泛滥澎湃的激情而不吓到何轻音。没想到,刚用做饭转移了一下注意力,这个傻丫头竟然毫不自知地诱惑自己!

    苏洛急忙低下头,一直以来那种“一切于我是浮云”的淡然神情在他脸上彻底消失。晕红着脸颊,他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你别站在窗口,小心吹风冻着!”

    苏洛这么说,是想何轻音离开夕阳的直射,免得他再看到这么让人鼻血直喷的**画面。

    可傻乎乎的何轻音却不知苏洛的真意,听到这话甚至撇嘴反驳:“现在已经是夏天了,这么点小风怎么可能感冒?我还觉得热哪!”说着,她反倒转身想去将背后的窗帘拉开更加大些。

    转过去的瞬间,两条均匀柔美的长腿透出盛宴的美味。尤其行走下若隐若现的体态,万一站到窗前被别人看见……

    想也不敢想,苏洛急忙奔过去一把将餐厅的窗帘全部关闭起来。

    “你干嘛……”

    何轻音惊讶地转头想要询问,却感到苏洛从背后紧紧抱住了自己!

    属于苏洛特有的气息吞吐在耳畔,何轻音只觉双膝一软好似失了力气。而这呼吸的温热吹到脖颈除了酥麻还有些痒,这感觉让她有点不能支持,却又因麻痒十分想笑。

    “那个……有点……”

    可“痒”字还未出口,苏洛竟然一口含住了她的耳垂。这一下她实在忍不住了,“扑哧”一声大笑起来,与此同时,她竟然反手搂住了苏洛的脖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