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大胆的计划
    舒曼虽然很少有机会见到苏洛,但她会通过报纸电视台等媒体来关注对方。

    舒曼很清楚,苏洛是好朋友何轻音的男友,虽然她喜欢苏洛,但是她决不想成为好友恋爱中的第三者。

    直到那一日,媒体爆出疯狂的杀手寒非已经落网,舒曼立刻打电话给何轻音道喜。电话中何轻音的心情很不好,声音十分落寞。闲聊之下,舒曼知道了朋友与苏洛已经分手。

    舒曼想要安慰朋友,于是她与何轻音约好一起吃中饭。但舒曼到得有些早,何轻音忙碌在外还没回来,办公室倒只有苏洛一人。

    骤然见到心上人的侧影,舒曼的小心肝扑通扑通跳不停。她摘掉墨镜理了理头发,正想走进去与苏洛打招呼,却听到一阵急促的电话响了起来。

    可能是铃声响起过于突然,有点受惊的舒曼鬼使神差地躲在了门后面,待她回过神来,竟有点偷听墙角的味道了。如果此时在人家打电话中途现身,那就过于尴尬了。

    舒曼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就这么躲着躲着,她就将苏洛与白夜的电话听了去。

    “我早就觉得他不可靠,如果这次寒非的案子真的轻判,那么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几率,他也是七夜集团那边的人。白夜,你多收集些证据,先别打草惊蛇。”

    听到苏洛话中的“他”,舒曼的心头不禁浮现出一个模糊的面孔。

    此时苏洛继续说着:“对,冷思悠是寒非的主审法官,如果最后案件只判了无期徒刑,我们的猜测就肯定是对的。”

    果然是冷思悠吗?舒曼刚才想到的人也是他。

    偷偷观察着苏洛的表情,舒曼看到那本应带着人世间最为温柔笑颜的男子,此刻却凝蹙着眉头闷闷不乐。她不知道苏洛心情不佳除了关心案子,还有一大半原因是为了何轻音。她单纯的以为苏洛担心的只是冷思悠的背叛。

    冷思悠似乎对自己不错,自从上次救了她以后,冷思悠有事没事来找她,总想约她吃饭,不过都被回绝了。

    渐渐地,一个大胆的计划占据了舒曼的脑海。

    对啊,既然冷思悠对她有意思,那她就借机接近对方。如果冷思悠真像苏洛猜测的那样是犯罪集团一伙儿,那她一定能够找到有力的证据。只要帮助苏洛破了案,她必然能够重新见到苏洛优雅迷人的笑脸!

    舒曼作出了这样的决定,为了藏住这个秘密不提前告知苏洛,她干脆办公室都没进,最后只与何轻音吃了午饭就回去了。

    之后冷思悠再次约她吃饭,她立刻同意了,两人定于今日庭审后在法院门口相见。

    舒曼到达的时候,正好见到苏洛与冷思悠打作一团。她不知道起因是冷思悠侮辱白夜母亲,还以为是因寒非案件判决引发的争执。这一下,倒是更加坚定了她帮助苏洛取证的决心。

    论打架,冷思悠绝对不是苏洛的对手。所以两人这场毫无保留斗殴的结果,苏洛只是肩头轻微的擦伤,但冷思悠的肋骨却被打断了一根。

    冷思悠被舒曼搀扶上急救车,他容色阴狠地留下了一句:“你等着!这是故意伤害罪!我看你还能继续当你的检察官吗?”

    何轻音与白夜也没想到,苏洛会出手如此之重。两人同样精于法律,他们不禁为苏洛担忧起来。

    苏洛自己未显出一丝愁容,警察来了不少,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做。

    白夜向带头的警察说:“冷思悠还没验伤未必达到轻伤的程度,确定达到轻伤才成立故意伤害,现在我可以担保他不会逃跑,所以先让他回去吧。”

    刑侦大队长都这么说了,警察也不好不给面子,于是嘱咐了两句也就走了。

    直到只剩下他们三人,何轻音终于忍不住责备起来:“你怎么回事啊?我知道寒非只判了无期你不高兴,再加上白夜妈妈被羞辱,你气不过动手了。但是也不至于下手这么狠吧?肋骨断了啊!一旦被鉴定为轻伤,你可……”后面何轻音说不下去了,那是轻则革职,重则入罪啊!

    “表面上你是为我打伤冷思悠,可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你和我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白夜明显对苏洛此举抱有怀疑的态度,他绝不相信苏洛是会冲动行事的人。

    何轻音想起苏洛确实在白夜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她也追问起来:“你和白夜说什么了?”

    “想知道你母亲被杀的真相就别冲动。”苏洛云淡风轻地重复一遍,这是他方才偷偷说给白夜听的。

    白夜踏前一步,深情凝重地直望进苏洛眼底:“你是知道了什么?”

    何轻音想起白夜曾经向自己提过母亲被杀的真相,那么除了自己的何正义、白夜和她三人,苏洛难道也知道了?

    “我其实并不清楚案件情况,我只是觉得……冷思悠好像知道内情。”苏洛有点遗憾地耸耸肩:“听说你妈妈被杀的案件到现在真凶依然没有落网。我不知道冷思悠到底与此案有没有关系,但是你妈妈已经死去那么多年,按照常理推断,冷思悠不可能见过她,你也更加不可能告知过冷思悠……你妈妈经常用暴力对待你。”

    苏洛这话虽然有点没头没尾,但是何轻音听过白夜讲述当年的案件,所以她也听懂了。

    苏洛的意思是,冷思悠应该与白夜的妈妈从未见过,所以他说出“你和你妈一样,就会假装孤傲装清高!”、“连暴力倾向都这么相似”这两句,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经他提醒,何轻音与白夜也都感觉出,方才冷思悠字里行间透出的口吻,确实像是见过白夜母亲本人的意思。

    “我妈妈去世的时候,我和她住在别的城市,根本没来过这里,我们都没见过冷思悠。”白夜确信是自己误杀了母亲,他不想去回忆那段痛苦,只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

    何轻音是旁观者,她站在第三者的角度上仔细思索了前因后果。想到白夜虽然有手执钝器站在尸体旁的记忆,但是并没有杀害经过的记忆,也许……

    深吸口气,她向白夜劝慰道:“全都告诉苏洛吧,我也觉得,案件并不是你看到那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