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打架
    何轻音选择成为律师,是因为她坚信法律是公平、公正的,只要有人做了坏事,绝不可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但是寒非的审判却令她失望。

    主审法官是冷思悠,虽然何轻音一直不太喜欢这个人,可她不喜欢的是此人的行事风格。她从没想过作为一名维护正义的法官竟然会在法庭上明显偏袒犯罪者。

    今日她却见识了什么叫肆无忌惮。

    作为被害方的代理律师,香川飞鸟算得上完败,所以案件一结束他便表情落寞地匆匆离去了。

    法庭上的冷思悠根本就不理会香川飞鸟提出的质疑与反对。寒非犯下那么多重大罪行,结果别说是死刑立即执行,连死缓也没判上,只给了一个无期徒刑了事。

    从法庭出来,何轻音忍不住愤慨大声道:“早知道这样,苏洛也别做什么证人了,如果这件案子的公诉人是你也许还有几分胜利希望!”

    苏洛轻轻摇了摇头:“就算是我来公诉,最终也不会获胜。冷思悠的做法很直观地表明,在开庭之前他已决定利用重大立功和自首这两点只判到无期。”

    白夜站在旁边默不作声,何轻音扫了他一眼,气鼓鼓道:“你怎么不说话?那人好歹也是你哥,你应该好好劝劝他。”

    白夜听到“哥”这个称呼面色更冷,淡泊的表情隐现几分怒意:“他姓冷,我姓白,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何轻音自知有些失言,刚想说两句小话,冷思悠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你最好记住这句话,我们冷家的资产和你也没有一毛钱关系。”

    何轻音回头,冷思悠已经换好便装走了出来。他嘴角微微上翘,那副痞痞的笑容在普通人看来是帅酷的味道,在何轻音眼里就是地痞流氓。

    白夜难得地显出一丝嘲笑的表情:“不愧是‘钱财’法官,只是钱财于我如粪土。”

    冷思悠被这话激得彻底怒了,他甚至忘记了这里是法院的大门口。

    白夜的话在他听来还有另外一层含义,“钱财”本是代表着冷思悠本身的,就像是“天才”白夜、“鬼才”苏洛一样。那么“钱财于我是粪土”这句,不就成了他冷思悠在白夜眼中是大便?

    冷思悠从小养足处优人人尊称冷公子,除了白夜之外,还没有人敢对他如此嚣张。

    盛怒之下,他说出的话更加难听:“你和你妈一样,就会假装孤傲装清高!”

    别的话可以忍,但是冷思悠这话却诋毁了白夜的母亲。

    白夜这么多年一直沉浸在“可能是自己误杀母亲”的自责中。虽然从小被虐待折磨,可在他的心里却是深爱母亲。

    唯一的亲人被侮辱,这是白夜不能忍受的!

    这一刻,他忘记了身份、忘记了场合,脸上显出痛苦愤怒的表情,他伸手揪住了冷思悠的脖领。

    白夜激动,冷思悠更是摆出无赖的表情,他躲都不躲,反倒故意挺起胸膛扬起脸,连声音也放大了几许好让所有看热闹的人都能听见。

    “怎么着?警察想打法官?你果然是那个狐狸精生的,连暴力倾向都这么相似!你打啊!有种你就打我一拳试试!”

    白夜的手紧握成拳高高举起,但是他咬紧牙关强抑住怒气,手背上青色的血管突出,足见他的内心有多么愤怒。

    何轻音与苏洛一边一个拉住白夜,他们两人从未见过白夜的情绪如此起伏。

    苏洛盯着冷思悠瞅了瞅,随即伏在白夜耳边说了句什么,白夜听完明显一愣,随即他若有所思地慢慢放开了冷思悠。

    苏洛挡在白夜身前,他看着冷思悠,笑得依旧优雅:“我们也算是朋友,不过这段时间你倒是变了不少。”

    “上次你利用我拍什么电影,结果只是为了破案。从那时开始,我们已经不是朋友了。”冷思悠知道苏洛的能力,话说的口气挺冲,可脸上已经出现了警惕之色。

    “好,既然不是朋友,那么冷法官是吧?刚才你辱骂白夜母亲为‘狐狸精’,作为法官你自然知道,这属于诋毁名誉,搞不好是要触犯刑法中诽谤罪的。”

    冷思悠想起小时候母亲总是以泪洗面,也因此与父亲吵了很多回,心中总是气愤难平,更过分的话也脱口而出了。

    “狐狸精是我说的,你们去告我啊!那个女人就是个勾搭男人的三儿,所以才会生下白夜这个野种!不过你们也知道,司法实践中你们就算告我也不可能入罪。真要觉得我说得不对,你来打我好了,这里可是有好些观众!”

    白夜已经被这话气得脸色涨红,可他还没动手,苏洛的拳头却已招呼到冷思悠的脸上。

    冷思悠根本没想过对方敢在法院门口动手,所以苏洛这一拳直击他的右眼,待他踉跄着站稳身体,他立刻成了半只熊猫眼。

    当了这么多年的冷公子,冷思悠也是有着暴脾气的,再也顾不得是自己挑起的事端,他立时开始了反击。

    法院门口检察官和法官大打出手,不仅很多人围观拍照,连警察也出动了。

    何轻音被苏洛的行为弄得一头雾水,就算是冲上去打架,也应该是白夜本人吧?怎么反倒是向来老谋深算的苏洛替他出头?

    而更让何轻音百思不得其解的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在人群中她看到了舒曼。

    舒曼今日穿着淡绿色的雪纺连衣裙,虽然为了遮掩容貌而戴着草帽和墨镜,何轻音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舒曼见到苏洛与冷思悠都挂了彩,她急忙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何轻音原以为她担心的是苏洛。

    舒曼知道何轻音与苏洛分手后,特意来到专案组。虽然没有明说,但何轻音从她的眼中看出了对于苏洛的情意。只是那时苏洛很忙,舒曼连办公室也没进就在门口看了几眼。

    哪知此时舒曼挤过人群,却直接奔到冷思悠面前,纯真的脸蛋上全是对于冷思悠变成熊猫眼的关心。

    何轻音对于舒曼反常的举动完全无法理解,难道是上次电影发布会上冷思悠救了舒曼,从此她就移情别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