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小女生的心思
    ,!

    苏洛闲扯了几句,小头目再次提出了交换人质:“快点的吧,你们到底答不答应用人质交换识别系统?我数三声,你要是不同意,我就让这个小姑娘尝尝子弹的滋味!”

    虽然是小头目在吓唬苏洛,但香川飞鸟却似乎没看出来。他紧紧咬着牙关,就算脸上带着惧意却依然向前几步想要挡住枪口。

    “欺负女人的……不是真男人!要打……就……就打我吧!”

    小头目最初有些生气,但听到香川飞鸟结结巴巴的口吻,他却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就你这小结巴像个娘们似的,还打算学别人英雄救美?”

    苏洛一直在注意着寒非的脸色,他的言行虽然是在拖延时间,但另外一个目的,也是想刺激寒非忍不住与小头目翻脸。

    哪知寒非听到小头目的嘲笑之言,方才还充满杀气的双眸突然溢出几分笑意,那是一种幸灾乐祸的表情。

    苏洛刚想仔细琢磨原因,白夜已经走到身旁拉了一下他的衣袖。苏洛心中明了,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他突然扬声喊了一句,在这紧张的对峙气氛下,惊得众人都是内心一颤。

    “情人同志,第一次进入廖丽莎的案发别墅时,你是什么姿势?”

    这话使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何轻音一怔之下灵光闪现,她猛然咳嗦了两声随即向后就倒!

    何轻音与苏洛是在廖丽莎的别墅重遇的,当时何轻音爬到围栏上无法下来。本指望着“保安叔叔”苏洛从下面接应,哪知她一个屁墩坐在地上好不疼痛。

    此时苏洛的大喊声唤醒了这份记忆,何轻音先是向香川飞鸟传递了咳嗽的暗号,随即不疑有他的直接躺倒地上。

    香川飞鸟也对苏洛的话很迷惑,但何轻音的咳嗽声他知道是行动暗号,虽然心中存着几分疑惑,他还是听话的闪身钻入了车底。

    就在何轻音与香川飞鸟各自行动的同时,已经停靠在码头那艘运输识别系统的轮船突然传出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火光仿佛吞噬了夜色,连方才那血红的月亮也惊恐地逃离了天边。

    众人觉得脚下跟着晃动起来,随着“轰轰隆隆”的声音,大地开始微微打颤。

    七夜集团的杀手们都因这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彻底懵了,连寒非的注意也被吸引了三秒。

    有这三秒便足够。

    苏洛向何轻音喊完暗号就立刻指示所有人行动。货船传来爆炸声响的同时,警察们已经开枪冲向犯罪分子的所在。

    何轻音躺倒在地看得清楚,小头目的行动也很迅速,他回击了几枪,愤怒下掉转枪口对准了何轻音。

    苏洛与白夜冲在最前方。两人见到小头目的动作,白夜第一个反应是纵身扑到何轻音身上,他想为心上人挡下夺命的子弹。而苏洛却选择了最为理智的做法。他没有理会地上的何轻音,而是在小头目扣动扳机的一刻向对方手腕开枪。这样的行为是极其冒险的,最后赌得是他的子弹快还是对方扣动扳机的手指快。

    电光火石间,何轻音清楚地看到了两人的选择,她只觉心中发凉。

    虽然理智上明知道苏洛的选择是最为正确的,但是感情上她还是无法接受。

    用身体为自己挡子弹虽然对挡子弹者会产生很大的危险,但是这样的奋不顾身会让她觉得两人之间是至死不渝的真爱!

    当然,如果苏洛真的这么做了,何轻音一定会大声斥责他“傻瓜,以后不能这样了”,但心里多少会为对方这样的举动而窃喜。这就是身为天真女生的小小心思吧?

    但苏洛选择了理智,这让何轻音有点小伤感,连白夜此时深沉的爱意她也没有心情感受了。

    小头目也是职业杀手,见到苏洛枪口闪现火光,他急忙向后纵了两步,刚缓过脚步想再次瞄准,一颗子弹却击穿了持枪的手腕!

    小头目吃惊地转头,子弹射来的方向是他的后方,可所有的警察包括苏洛在内,全部都在他的正前方才对啊?

    不仅是小头目吃惊,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吃惊。几十双眼睛都直盯盯望向打穿小头目手腕后扔掉枪支双手投降的寒非!

    此时其他杀手已经被当橱毙,苏洛见小头目武器掉落、寒非投降,立刻指示大家停火。众人慢慢举枪围拢过来。

    寒非眯起双眸,飘扬的发丝遮住了半张脸,可是火光下那对妖异的绿眼珠却让人在这夏季感受到了冰冻的滋味。

    “帮助警方抓捕重犯,并且主动投案,我还真是个良好市民哪!”他明明真的是在自首,但这阴恻恻的嗓音还是让人不寒而栗。

    白夜从地面上爬起,他掏出手铐将寒非铐了起来。寒非没有一点反抗,甚至连那阴柔的笑容都未有一丝改变。

    见到大局已定,苏洛这才长吁口气跑向何轻音。他自然而然地想要拉过对方小手,哪知何轻音完全当他是空气。没有理会苏洛,何轻音俯身将香川飞鸟从汽车底下扯了出来。

    “小飞鸟,你没事吧?”何轻音的声音十分亲昵,恐怕有一半是在故意气苏洛。

    苏洛的眼眸隐过一抹尴尬,他也明白,刚才自己瞬间作出的利弊权衡已经让轻音恼火。但是那瞬息万变的一刻,他已经猜到以白夜的性格会作出何种行动,既然有人保护轻音,那么最正确的选择,就是争洒毙罪犯才最安全。

    因为意识到自己确实忽略了轻音的感受,他只是无奈的笑笑。

    香川飞鸟听到“小飞鸟”这样的称呼,本就因为匍匐在车下而红彤彤的脸蛋,此刻越发的嫣红了。

    大一号西装也歪斜了,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何轻音像个大姐姐般伸手帮他理正了领口。

    明明香川飞鸟比何轻音大上三岁,但她每次见到这个眼神清澈的大男孩,总能激起她的母爱泛滥!

    “谢谢啦。”这声道谢倒是没有结巴,香川飞鸟害羞地抹了抹汗水,随即疑惑地转头向苏洛问道:“七夜……七夜集团这么厉害么?怎么……怎么把装有系统的货轮给……给炸了?”

    “不是他们干的,是我下的命令。”苏洛回话时已经恢复了满脸的温雅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