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黄雀在后
    ,!

    当苏洛开始用言语刺激寒非时,白夜已经明白了苏洛的真正用意。所以寒非手腕刚一转移,他便同时脚底一弹,身体如离弦之箭拦腰向寒非扑了过去!

    刚才寒非指着白夜时已经逼迫他扔掉了手枪,所以在寒非准备朝苏洛开枪的关键时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导致寒非的枪口偏移。

    只听“啪啪”声响,寒非连续扣动了两下扳机,但在子弹飞射之际,他已经被白夜以迅雷之势抱住了腰部。就算实力上差距较大,白夜这一抱并未将他撂倒,但是多少也令寒非的枪口移动了几寸。加上苏洛及时在地上翻滚躲避,最终子弹并未伤到任何人。

    距离白夜最近的方坤、陈曦等警官见到队长遇险,急忙举枪向寒非射击。

    寒非迫于火力没时间朝白夜开枪,手肘顺势砸向白夜的脖颈,待白夜痛得松开双臂,他使开那如影似幻的奔跑方式,几个纵掠就爬到了高大的集装箱上。

    白夜虽然被击得差点背过气,好在并无大碍,他急忙捡起手枪与苏洛汇合,两人带队在后紧紧追赶。

    暗夜中,只见一条黑影在红月下奔驰,而他的身后是子弹击出时发出的闪亮光芒。骤然一见,反倒像迷蒙一片的烟花闪耀。

    警匪双方正在紧张的追逐,前方的大路上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口哨声。寒非听到这样怪异的声响身体一震,随即起落他便与路上缓缓弛来的一台轿车汇合在一处。

    苏洛见到竟然有轿车能闯过第二小队开到这里,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刚想命人射击,却见轿车门开启,两个人影被人推搡着从车内拽了出来。

    “何律师和香川律师?!”看到被抓为人质的两人,刑侦大队很多认识他们的,情不自禁地惊呼出声。

    ……

    何轻音张开眼,脑子还处于有些混沌的状态。渐渐适应了光线,映入眼帘的是被镜片放大的一双澄静无比的眼。

    “飞鸟?头好晕……”何轻音按住太阳穴颤巍巍坐直身体,她扫了几眼四周,这才发现办公室已经空无一人。

    终于想起了什么,何轻音瞪大眼睛惊呼道:“他们哪?已经出发了?为什么不等我?……我怎么晕倒……”目光及至桌面上残留的蛋挞盒子,吃惊的表情被满满的怒气取代。

    “苏洛!”何轻音愤怒地瞪视着蹲在旁边一脸羞愧的香川飞鸟:“是不是他让你在蛋挞里下药迷晕我??”

    香川飞鸟的小嫩脸已经红成大苹果,他看也不敢看对方,只是低头嗫喏着说不出话。

    何轻音被他这副软弱的模样弄得更加窝火,甚至一把揪住了对方的领口:“他是混蛋!你也是混蛋!你们竟然这样对我?”

    “我们……我们也是为了你的安全……安全着想……”香川飞鸟侧过脸,干脆不敢看何轻音的眼睛。

    “着想个屁!”何轻音暴怒下连粗话也脱口而出:“苏洛你给我等着!你以为这点小伎俩就能阻挡我的行动?”她一把甩开香川飞鸟,看了看指针到了九点,急忙起身抓起手机就往大门外冲。

    “你干嘛去?”香川飞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伸手拉住了何轻音手腕:“苏洛让我看着你的,莽撞行事……你会有危险的。”

    “危险?难道他们没危险么?将我排除在外独自担心他们两个的生死,我宁愿也置身枪林弹雨中!你给我放开!”何轻音看着香川飞鸟的眼神十分狠厉。

    香川飞鸟的表情坚决,在这个单纯干净的大男孩脸上,难得的出现了属于男人的强硬态度。

    “不行!如果你出去遇到……遇到了危险,不仅是他们两人,连我也会……也会痛不欲生……”

    何轻音没想到香川飞鸟会用到“痛不欲生”这样的词汇,诧异地凝望着对方,她的内心不由得猜测,难道这个腼腆的男生喜欢上了自己?

    她对于感情一事向来后知后觉,但是对方毫不遮掩的态度与言词,连她也产生了这样的疑惑。

    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办公室走廊外传来靴囊之声,几名蒙着面的黑西装手执枪械走了进来。看他们露出的凶狠眼神,何轻音也大致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你们是七夜集团的人吧?胆子倒是不小!”何轻音的潜意识里香川飞鸟比自己还弱,所以她甩开香川飞鸟的手挡在了他的前面。

    “boss早就猜到白夜等人会全体出动围剿寒非,所以派我们来这里请二位回去,除了门口的几个小杂鱼,我们基本上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何轻音听到这话内心一凛,专案组等人一直以为是自己给七夜集团设下了陷阱,哪知对方的boss老谋深算,利用己方的计划来个黄雀在后。

    心中焦急异常,面上却如清风明月:“你们也就只能玩点阴险手段。让我们跟你走而已,不用拿枪出来吓唬人!”

    何轻音向身手的香川飞鸟看了看,那眼光似在告诉对方,先不要反抗,待找到对方放松警惕的机会再一击即中。

    香川飞鸟紧张地摘下眼镜擦了擦汗,看那样子就算何轻音不提醒,他也不敢有什么轻举妄动。

    七夜派来的几人身手敏捷警惕性强,看他们走路无声的步伐,应该都是职业杀手无疑。

    杀手们将手枪放入怀里隔着西装抵住两人后背,即便监控室的警察看到几人走出公安大楼,也察觉不出他们有何异常。

    何轻音与香川飞鸟被押上一辆黑色suv,任她再怎么引诱对方开口,那几名杀手仿佛哑了,完全对她不理不睬。

    车辆行驶了一段时间,何轻音似乎听到了窗外传来一阵船只鸣叫的汽笛声。隐约可以猜到,他们是奔着设下埋伏的码头而来。

    何轻音只觉心脏扑通扑通直跳,这一次不同于被齐景瑞绑架,身边多少还有个朋友陪在一起,所以那种恐怖的滋味减去了不少。

    “我尿急!”何轻音故意大声嚷嚷。

    车里的杀手们没人理她。

    “我晕车!”何轻音绝不放弃。

    还是没人理她。

    “真的晕车,我要吐了!”何轻音捂住嘴巴大声呕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