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对峙
    ,!

    苏洛也拿不准寒非单独现身的真意,他只好用联络器告知白夜查无所获并嘱咐对方小心。

    “其实我已经猜到根本没有什么识别系统了,一切都是你们故布疑阵引我现身的陷阱吧?”立在月光下的寒非说完这句,他已经发现了黑暗中逐渐移动的几个黑点:“怎么不回答啊?想变成哑巴?我可以帮你们!”

    寒非的身体骤起拔高,明明是他处在明、白夜等人在暗处,但是凭借自信与实力,他竟然毫不退缩地率先发起攻击!

    连射的冲锋枪被他抱在怀中,手指扣动扳机,身体在冲击力下打着旋转直冲入人字队形。

    白夜等人没想到寒非如此疯狂,被这重火力突袭,大家一时也乱了阵脚,其中两人被子弹扫了个正着!

    “第三小队快上去帮忙!一定要将伤者救回来!”白夜赶紧下达指令,随即他举起枪,也跟着其他人一起冲了上去。

    寒非的表情开始出现癫狂,他完全不顾自身的安危,在这红月之下已然化身修罗。冲锋枪“哒哒哒”不曾停歇,一时间众人无法前进,只要躲在角落等待机会。

    白夜藏在一个集装箱背后,他静待寒非换弹夹的时刻。

    一梭子子弹打完,寒非手中的枪声果然停了下来。

    白夜趁着如此机会急忙探出身体向方才枪响的方向举枪,可令他惊讶的是,远方的地面上只剩下一把孤零零的冲锋枪。

    “寒非去哪儿了?”白夜惊声自问,随即暗道:“糟糕!”

    与此同时,他的身后已经传来寒非阴森冷魅让人汗毛直立的声音:“听说你是我弟弟的心上人,那你就下地狱去陪他吧!”

    白夜惊觉寒非来到身后,这一刻,他不能轻举妄动。

    其他人都被寒非放于地面的冲锋枪吸引,早已从各自隐藏的位置慢慢向前摸索而去。所以白夜此时遇到的危机,竟没有一人察觉。

    白夜虽然没有回头,但从空气中弥漫出的危险气息感受得出,此刻寒非的枪口已然瞄准了自己。

    “怎么不开枪而在这多做口舌?说这么多废话不像是你这种绝顶杀手的风格。”白夜未有一丝惧怕,冷凝的声线甚至带有几分嘲讽。

    “是你害我误杀了弟弟!”寒非的语气明显带有疯狂的杀意。

    白夜无法理解寒非的脑回路,他干脆无惧无畏的转身,任凭对方的手枪指住自己的额头。

    “你是因为自己的冷血而杀人,不要将自己的罪孽推到别人身上。如果杀了他使你后悔,那你就自首吧,用你的下半生在监牢中赎罪。”

    “我后悔?你错了!我怎么会后悔?我是要满足弟弟的心愿!”寒非握住手枪的手背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事后我先于你们搜索了弟弟的住处,我找到了他的日记。”

    白夜听到韩情有记日记的习惯有些讶异,寒非捕捉到对方这丝眼光,不禁露出得意的笑:“他的日记里说,他故意在孤儿院假装虐待儿童,是为了引出我这个杀手。他以身犯险的最终目的,并不是使命感的大义凛然,而是想要博取你对他的另眼相看!”

    向来冷淡没什么情绪起伏的白夜听到韩情的日记内容,心脏也不禁揪了起来。他本就对韩情的死自责,被韩非这样一说,再次戳痛了隐藏的心伤。

    寒非绿油油的眼珠瞪视着他,唇畔的嘲讽笑意渐渐变得阴沉:“他是为了你才死的,我怎么能不送去你去天堂陪他?”

    寒非向前一步刚要开枪,方坤等几名刑侦大队的警官终于发现两人围拢过来。有人向指挥部进行了汇报,苏洛为了震慑寒非,立即命令所有警车都拉响警笛。

    刚才还黑灯瞎火的码头顿时明亮起来,警笛的鸣叫加上闪烁的光芒,看起来确实气势非凡。

    寒非指着白夜的枪口并未离开,他似讥似讽地眯了眯眼:“想吓唬我么?号称鬼才的苏洛也就这点能耐?”

    没想到他刚说完这句,渐渐围拢过来的人群中,就出现了苏洛那优雅迷人的笑容,在这样紧张莫名的时刻,那笑容依旧如春风沉醉、如河畔清唱。

    “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码头这么多警车和警察,你真以为只是为了抓捕你才布置的?你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些警力只是向跨越重洋送来识别系统的美方表示我们的尊重而已。”

    “你少骗我了,根本就没有什么识别系统!”寒非的声音有点激动:“你们在这设下陷阱,不就是为了引我现身么?”

    “所以我说才你过于自恋了。我可不知道七夜集团会让你这颗弃子只身来飞蛾扑火。不过就算知道,我也不在乎你这么个没有脑子的杀手。今晚我们的目的,就是安全拿到识别系统。从明天开始,全国所有的通缉犯将再无所遁形!”

    仿佛在验证苏洛的话,海面上隐隐传来了“轰轰轰”的轮船之声,连白夜见到此景都露出惊讶的表情。

    其实苏洛早已做好了两手准备,白夜提出的人体识别系统并非子虚乌有,那时白夜曾在新闻中听过。苏洛却留了心思,在与美国联络后,真的向美国引进了这一系统。这件事为了保密,除了林崇山外,连白夜与何轻音都不知道。

    他不是不相信那两人,而是他深知白夜与何轻音过于纯真,如果七夜集团派出心机深沉者故意接近他们,很容易从两人身上察觉到真相。苏洛为了防止消息外泄,就干脆全部隐瞒了。

    此时寒非见到货船快要靠岸,长眉一挑,绿色瞳仁中闪烁起无限杀机:“你这人的想法果然难以预测,这样危险的敌人,还是早点除掉最好。”

    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寒非的枪口已从白夜额头指向了苏洛。

    苏洛早就算出他会猛下杀手,但是算出归算出,是否有把握躲开这样危险的攻击却是个未知数。

    寒非的手枪转移目标、扣动扳机、子弹射出,这样一连串的动作绝对不会超过一秒钟。

    苏洛所能相信的,仅有白夜与自己的心意相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