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扳倒七夜吧!
    ,!

    白夜突如其来的拥抱让何轻音错愕,她还在发愣的时刻,另有一人站在不远处的道路尽头,周身却被心伤与怒意裹覆!

    苏洛最初因为何轻音提出分手而惊得傻了,但他其后细细品味,也怀疑起对方的分手宣言并不像真心实意。他了解何轻音,为人直爽得有些冲动,如果是在盛怒之下,很容易说出一些不理智的话语。所以即使耽误了一会儿,最后他还是快步追了出来。

    哪知刚跑出公安大楼,他就看到长椅上白夜拥抱何轻音的一幕!

    虽然不知道那两人发生了什么,但是苏洛觉得呼吸都开始不畅快了,仿佛他被再次丢入恐怖的封闭空间,周围的光亮消散,世界都离他逐渐远去,四周仅剩他孤独一人!

    好在天旋地旋的感觉并没持续多久,待他回过神来,何轻音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苏洛听不到两人的谈话内容,此时的他也没有精神与勇气想要知道。如果轻音与白夜真的选择在一起,那么作为“朋友”,他该用怎样的态度来面对他们?

    一个是深爱的女人,一个是青梅竹马的挚友。

    苏洛第一次有种退缩的惧意,他逃避似的转身离去。

    其实白夜这次拥抱何轻音,事前并没有过多思考,到底是出于相思入骨的爱恋,还是因为共同失去挚友的单纯友谊?他也不知道。

    何轻音却比白夜自己还要知道,她能感受出白夜这样一个拥抱的深意。那是温暖而轻柔的拥抱,并非是爱情的占有欲,更像是亲人般互相安慰依靠。

    她闭上眼静待了几秒,这才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脊背后轻轻离开。

    “其实寒非也是个可怜人,让我们扳倒罪犯集团七夜吧。这才是为韩情进行的最靠谱报仇!”

    何轻音与白夜回到专案组办公室,苏洛早已将波荡潮涌的情绪压抑心底。何轻音见到苏洛温文尔雅的淡泊笑意,最后残留的一丝期盼也最终落空。

    也许在爱情里,直率远比小心翼翼容易互相了解。初尝青涩情爱滋味的少年男女,只有在慢慢成长中才能逐步体会感情的真谛。

    专案组只剩下三人,副检察长林崇山关心几人的精神状态,特意带了点心来慰问。

    可林崇山走进办公室时,感觉气氛有些阴沉,他不知道这是何轻音与苏洛分手所致,还以为几人仍未走出韩情被杀的阴霾。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不多笑笑可就不美了。”林崇山推了推脸上的墨镜,今天的他还是一副朋克造型,大热天还穿着黑色皮夹克。

    何轻音搔了搔自己的马尾,愁眉不展地抱怨:“不抓住那个不男不女的寒非,我怎么笑得出来?我们正在考虑反击他的方法!”

    林崇山点了点头:“这个杀手也算厉害的,一个人就闹到这步田地。先是拍卖会上肆意妄为,之后虽然苏洛设局让七夜集团成为世界的眼中钉,但他没有害怕反倒更进一步向我们宣战。他竟然残忍地开始无差别杀人,甚至连韩情也难以幸免,最后还变本加厉干出了这么疯狂的事来!”

    “所以我们必须要回击!绝对要想个万全之策将寒非抓住!”何轻音紧攥着拳头扬了扬,随即她转头向苏洛问:“你这个鬼才想出什么好办法了吗?”她努力让自己的语调与平时没有不同。

    苏洛虽然表面上淡定从容,但内心被感情纠葛烦乱不堪,根本无法凝神思考追捕寒非的方案。

    何轻音见他不语,干脆主动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其实我想到一个办法,但是不知道是否可行。既然你们都没什么好点子,要不我说出来大家一起研究看看?”

    林崇山弥勒佛般的眯眯眼眨了眨,他好奇地点头道:“你这女娃子古灵精怪的,没准真能想出什么锦囊妙计,说来听听!”

    何轻音恢复了惯常的嬉皮笑脸,她揉了揉鼻子得意道:“寒非行止诡异、来去如风,我觉得用平常的方法很难抓到他,应该用‘请君入瓮’的计策。”

    白夜对何轻音的提议十分感兴趣,冷清的眉眼染上几许好奇,连他都轻声追问起来:“请君入瓮的瓮应该怎么设计?”

    “嗯……”何轻音尴尬地笑了笑:“我还没想好……总之,就是我们用什么因由来诱惑寒非自行掉入陷阱里……”

    林崇山听到这完全等于白说的话,盯着她的眼神仿佛在看怪兽:“这话……谁都知道吧?正因为没有想好引诱寒非入局的方法才发愁啊?”

    白夜却被何轻音这话启发,只是颔首默默想着心事。顿了一会儿,白夜的声音有了几分感情:“或者这样如何?我们向外界公布信息,说得到了最新的美国科技产品。有了这项产品,就可以利用全市的天眼监控来筛选任何人的位置。如果将这件产品用在追查逃犯上,绝对很快能找到逃犯的藏身之所。”

    何轻音双掌一击兴奋地笑道:“这法儿好.非一定会害怕我们拿到高科技产品。那我们就放出风去让他知道产品到达我市口岸的时间地点,然后在港口进行布局抓捕活动。港口人少不怕误伤民众,也容易布防,只要寒非到来,绝对可以一击即中。”

    林崇山思索着利弊,又转头向苏洛问道:“你怎么看?”

    苏洛听到林检察长发问,这才将心思放到案件上,仔细想了想才回道:“整体的想法是不错。但是寒非诡计多端,未必会轻易上当。所以放出消息的方法上,一定要看似无意,绝对不能让他起疑。”

    林崇山摸了摸脑袋,蹙起眉头询问:“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苏洛轻轻笑了起来:“人本身就是多疑的生物,寒非更加不例外。从敌人嘴里直接听到,不如从自己人那里来得真切,如果能现场亲眼看见。那就更加完美了。”

    “到底要怎么做啊?别卖关子了。”何轻音好奇地忽闪着大眼睛。

    “这就需要你的帮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