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围剿失败
    ,!

    就算是派出所民警们,在火灾现场又被世界顶尖杀手袭击,一时也是手忙脚乱的。

    枪声四起,可子弹的穿梭中寒非却化身为地狱修罗,他将对于自己误杀弟弟的愤怒都发泄在民警身上。黑色长发在火焰燃烧的气压下飘荡飞扬,众人的视线几乎无法捕捉到他快如闪电的影像。

    随着韩情身法迅速的移动,几名民警都被他手中的利刃割伤,可手枪击出的子弹却仿佛跟不上寒非的速度,竟然伤不到寒非分毫。

    白夜的一颗心因好友离世而剧痛,但他轻轻合上韩情的眼睛,随后深吸口气缓缓站起。

    冰冷的眼神染着罕见的戾气,白夜的声线是来自雪山之巅。

    “天网!”

    话音落下之际,几名警察同时掏出一只奇怪的长筒来。寒非知道,那是可以喷射出巨网的装置,编织巨网的材质是金属钢丝类,用利刃很不容易割断。

    于是他割伤一人手腕后没有继续攻击,而是以此作为突破口,径直向外界冲了出去。

    白夜急忙带人追赶,连苏洛也跟了去。除了被火势吞没的孤儿院外,外面只剩下何轻音以及孤儿院的孩子和老师。

    香川飞鸟一直就在旁边,若不是他在此时开了口,何轻音差点将这人忘记了。

    “韩法医……已经去了,你要……你要节哀……”

    何轻音此时早已哭成了大花脸,她也想停止抽泣,可是眼泪却不听话地擅自奔流。

    香川飞鸟担心地紧了紧眉头,眼光扫到一旁的孩子们,轻声说:“孩子也有不幸去世的,但还有更多被烧伤的。现在虽然……虽然哀痛,可最要紧的……要紧的却是帮他们治疗……”

    被香川飞鸟提醒,何轻音的眼中才看到韩情以外的孩子们。虽然她的脑海里还是会忍不住闪过与韩情用斗嘴掐架来升华友谊的往事,但她努力咬紧牙关,伸手抹干了脸上的泪。

    院长刚才也抚尸痛哭了很久,此时她却坚强地出现在老师们身旁帮忙了。何轻音见状也急忙过去照顾受伤的孩子,有两名女孩因窒息身亡,其余的孩子都被警察们救到了院子中。

    何轻音正在安慰啼哭的孩子,终于听到远处传来了救护车和消防车的声音。待到大火扑灭,白夜、苏洛以及民警们也终于回来了。

    大家脸上的神情带着失望,显然并没捉到杀手寒非。

    看着消防与救护在进行善后工作,何轻音忍不住小声向院长问:“院长,你将还是婴儿的韩情救下后,就带他来到这里抚养么?”

    院长因这个问题再次回忆起往事,满是岁月的脸颊上隐隐显出不堪回首的痛。

    “我小的时候被人拐卖到了外面,被警察解救后我也不记得家乡在哪里,于是就一直生活在这个孤儿院。长大后,我又认识一个坏男人,他将我骗到那个犯罪团伙里囚禁起来,每天我还要为那些坏蛋做饭。后来我带着韩情逃跑,无家可归的我……只能将他带到这里。”

    院长边说边抹着眼泪,此时韩情的尸体已经被运上车子,她只好望着地上残留的鲜血低泣。

    “那时我曾听过那些坏人称呼过韩情哥哥的名字,叫什么我是忘记了,只是记得大体上好像姓‘韩’,至于后面的‘情’是我起的。原本是想让他记得‘人间有情’之意……”回忆到这里,院长再也说不下去了。

    何轻音同情地凝视着院长,她觉得院长的身世真是可怜:“院长听到了‘han’字的发音就以为是韩信的‘韩’吧?确实这个韩作为姓氏比较普遍。其实他们是姓寒冷的‘寒’。”

    “绿色瞳孔……他们应该是……是外国人。我想这个‘寒’字只是……只是外国姓氏的首字发音而已……”香川飞鸟推了推眼镜猜测着。

    “不论他们到底姓什么,最后还是落得个哥哥杀死弟弟的结局……”苏洛轻叹一声,随即伸手拍了拍白夜的肩头。

    何轻音也知道这一刻白夜是受伤最深的,毕竟他与韩情从小就一同在孤儿院长大,对于他而言,韩情更像是个依赖自己的弟弟。

    “一定要抓到寒非!我要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何轻音说出了白夜心中的誓言。

    众人正沉浸在悲伤当中,却听香川飞鸟澄静的声音染上了几分震惊。

    “这是……这是什么?”

    几人同时转头,见到那个面颊被烧伤的小男孩手中拿着一道黄色的布轴。如果他们没有同时出现幻觉,那么这布轴绝对就是拍卖会上道光皇帝的圣旨。

    “小弟弟,为什么你会有这样东西?”苏洛闪身来到男孩身前,温雅的笑容挂在脸上十分可亲。

    男孩见到如此温柔的大哥哥,天真地说:“是那个不二周助给我的,他是个超厉害的哥哥。不二周助哥哥知道这是我父母的遗物,于是特意帮我找了回来。”

    “不二周助?”苏洛有些迷茫。

    何轻音看过这套动漫,她帮忙解释道:“是风绝尘!那天大盗贼风绝尘脸上戴着的面具就是动漫人物不二周助的面具!”

    苏洛轻轻扯了扯唇,眉目间倒是显出几分欣赏:“这么说,那个盗贼去拍卖会盗取圣旨是为了这个孩子喽?”

    “他要是在古代,也算得上是个侠盗?”何轻音原本就不讨厌风绝尘,此时更加赞赏此人的风骨。

    “无论目的如何,犯罪就是犯罪。”白夜的声音依旧冷凝,甚至因为韩情的去世,他的语气中带上了自责的薄怒。也许或多或少,他认为是自己没有考虑周全这才导致韩情孤身赴险吧!

    “犯罪的只是风绝尘一人。这圣旨原本就是师傅……师傅所有,现在师傅不在了,他又没有继承人,还是还给这孩子为好,毕竟是父母遗物。”何轻音看着男孩的眼光充满同情。

    “不行,我们要按法律办事。项浩然去世后的财产没有继承人,就要按照无主财产……”

    白夜话还没说完,何轻音已经向他扬了扬拳头表示不满:“那么队长大人,就请你好好去调查一下这个孩子的父母遗物为什么会沦落到犯罪集团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