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火焰
    ,精彩小说免费!

    寒非的指尖再次感受到当年紧紧扼住弟弟咽喉的触感,内心的痛苦如惊涛骇浪袭来,这种感觉令他的双目变得血红,似乎只有杀戮才能令他得到救赎!

    “我知道了!为什么我会在意你这种人?因为你和我有几分神似的面孔让我想起了那几个月大的婴儿!毁掉吧!焚烧吧!既然讨厌你的脸,那我就烧了它!”

    寒非的精神已经不太正常,他从怀中掏出一只打火机,随手拉过一名孩子就要点燃他的衣服。

    “等一下!你要杀我而已,他们是无辜的!”韩情向前两步想要阻止。

    “无辜?我让他们陪你一起下地狱,反正他们活在世上也是痛苦!”寒非神情扭曲地吐出这句狠话,手中的火焰毫不犹豫地灼到孩子的脸上。

    随着孩子尖锐的大叫,韩情的身影化作利剑扑向寒非,与此同时,他手中的小刀如同飞镖,打着旋转刺向寒非的右眼!

    原本以韩情的身手根本伤不到寒非,但是那个被当做引火筒的男孩倒也大胆,他忍着脸上的疼痛,趁着韩情攻击寒非的刹那,迅速回头一口咬住了寒非的手腕!

    寒非吃痛,这么一个疏忽,泛着杀气的刀锋已经距离眼睛不过寸许。他急忙侧头避过,但饶是他行动再快,刀柄的尾端还是扫中了他的眼皮。

    寒非急退向后,一手捂住右眼,另一只手却将打火机扔进了抱团坐在一处的孩子们。

    “烧死你们后,我会作出火灾事故的假象!”随着寒非恶狠狠的声音,一名孩子的衣衫被火焰撩起。

    由于大家坐得十分靠近,火焰很快传到其他孩子的身上。而这些小孩毕竟年幼,大家除了哭泣并不懂得灭火,待到老师们以及韩情奔过来帮忙时,已经无法阻止传递的火势了。

    孤儿院的地面是地板铺就,立柱和楼梯全部是木制,火焰沾上,很快便窜的老高。

    寒非慢慢放开捂住眼睛的手掌,脸上浮现出想要吞噬一切的疯狂!

    “我要将你们全部救赎!燃烧殆尽吧!”

    隔着火焰的光明,朦朦胧胧间韩情与寒非的视线再次对在一处,可这样的一瞥却令陷入火海的韩情整个身体冻结了。

    韩情眸中看到的,是寒非右眼绿油油的瞳色!!

    “怎么回事?你的眼睛……”韩情觉得自己的血液逐渐凝固,四周的空气明明灼热异常,但他却冷得说话也结巴了。

    “我的眼睛?啊,这是来自地狱的颜色,很配我是不是?不过作为一名活在暗处的杀手,当然要将如此特别的地方遮掩一下。”寒非的语气略带几分自嘲,但是尾音落下的瞬间,他便扬起匕首攻向韩情。

    看他脸上的神情,最初的戏耍之心早已消逝,此时他是真的想要取韩情性命。

    韩情却被内心的猜测震慑而无法动弹!

    同样的绿色眼睛、样貌气质的几分神似、无父无母的孤儿出身……这样的一切,似乎都在说着同一个事实。

    这个冷血无情害死无数人性命的杀手,难道会是自己的亲哥哥?

    刚刚寒非说什么来着?他曾经亲手掐死了几个月大的弟弟,难道当时那个弟弟并没有死?

    脑中胡乱想着,韩情完全丧失了抵御寒非袭击的意志力。

    眼看对方毫不留情地要一刀抹断韩情的脖子,一股大力突然将韩情向后扯了一米远的距离。

    “呀,还真是巧合哪!又见面了。”声音缱绻似小桥流水,虽然像极了苏洛的温雅,却比苏洛多了几分谦虚轻柔。

    “风绝尘?”寒非见到强敌出现,还是黑色的那只眼睛倒看不出什么,但另外那绿油油的眼珠却放射出不祥的光芒。

    韩情还沉浸在心慌意乱之间,他根本没有心思注意四周,只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寒非出神。

    风绝尘无奈地正了正卡通面具,即使面对寒非这样的杀手,他的声音依旧缥缈如天际清风。

    “我只是来看望朋友,没想到却遇见火灾现场。小朋友,你还好么?”

    方才被寒非灼烧脸颊的男孩正在帮忙扑打火头,虽然眼含泪水强自忍耐,但他仍是一脸倔强。

    “不二周助,你不是有特技么?快帮忙打坏人!”显然他见过风绝尘并且认识他面具上的卡通人物,所以他想当然的认为风绝尘与那卡通人员一样拥有强大的能力。

    寒非不给风绝尘任何占得先机的机会,趁着对方转头望向男孩,他立刻放弃韩情转向风绝尘。

    杀手与盗贼,都是世界顶尖级别,这样的两人在火焰燃烧的环境下动起手来,卷起的杀气甚至比那狂吼炽热的烈焰还要慑人!

    此时老师带着孩子们正在奋力求生,年纪稍大的孩子带上幼小的,已经顺着楼梯下去了一半,但木制的部分很快燃烧起来,剩下的小朋友立刻被隔断在二楼。

    哭喊叫嚷的童音将韩情从迷茫中惊醒,他急忙扯下还未烧着的窗帘打成逃生绳从二楼窗口垂下。

    风绝尘虽说在与寒非周旋,但他只强在东奔西跑的灵活上,这是作为一个资深大盗贼脚底抹油的优势。但是两人实际的身手相差还是较远,基本上是他一直在跑,而寒非紧跟在后面追。

    游刃有余的寒非自然也在留意韩情的状况,见他打了绳结想要救人,不禁阴测测地嘲讽道:“原来欺负别人的张狂样哪去了?想赎罪?晚了!”

    眼看寒非打算向床单制成的绳索投掷飞镖,韩情情急下大声叫道:“你的爸爸是俄罗斯人吧?”

    这句话令寒非的脸色大变,几乎就在同时,他的身影已经远离了与风绝尘的追逐,待大家回过神时,寒非已经举起右臂将韩情再次拎离了地面。

    韩情只觉脖颈一紧,随之动脉附近传来锥心之痛。他艰难地想要发声,却听寒非阴沉地嗓音隐着惊怒。

    “你怎么知道?说!”

    听到他的质问,韩情的内心仿佛打翻了调味料,各种滋味弥漫心头。

    “你……我……”

    他很想说出自己的猜测,但突然冒出个血腥残暴的哥哥,他却实在不想承认。

    寒非看出他脸上的犹豫,掐住韩情脖颈的手越来越紧,那只绿幽幽的眼睛释放出无法阻挡的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