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扭曲的心
    ,精彩小说免费!

    韩情走上二楼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一名女老师躺在血泊中的尸体。剩下的几名老师和孩子们都簌簌发抖地抱团坐在地上,因为寒非当众杀人的威吓,连出现寒非离开二楼这样的机会,都没人敢试着逃跑。

    老师们看到韩情跟着寒非上来,眼中都喷出愤怒的火焰。因为最近韩情在孤儿院的跋扈行为,她们还以为两人是一伙儿的。

    其中一位年长的女教师忍不住冲着韩情骂道:“好歹也是孤儿院将你养大,你竟然这么冷血?趁着院长外出不在,你居然带人来劫持孩子们?”韩情还在孤儿院的时候这位教师就在这里工作了,她也算看着韩情长大的。

    韩情有口难言,何况此时也不是详细解释的时候。

    寒非听到女教师的话笑得十分开心,那欢愉的样子令他的五官越发阴柔,看起来也更像韩情了。

    “呀,人家还以为我们是同伙哪!可惜我最恨虐待弱者的人,你不是经常欺负这些孩子们?就像这个女人,还以为做得很隐蔽没人发觉哪!”寒非伸脚踢了踢被他杀死的女教师。

    韩情听到这话微微一怔:“你杀了她,是因为她虐待了……虐待了小朋友?”

    “这个贱人平时对小男孩动手动脚的,我杀了她是为了你们好。”寒非边说边转过头望向前排几名男孩。

    男孩们虽然看着他的目光透出恐惧,但脸上的神情显然默认了女教师猥亵自己的事实。

    剩下的几名教师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对于寒非说出的事实她们显然并不知情。

    寒非对大家的反应十分满意,他勾了勾红唇,阴恻恻的声线再次回荡起来:“你也是一个欺负弱者的坏人,我本应该一刀杀了你。不过看在你这张脸与我有几分相似的份上,我可以与你做一个游戏,如果你赢了,也许我会考虑放过你的性命。”

    韩情听到“你这张脸与我有几分相似”,突然想起了杀手李青在看守所自杀前,第一次见到自己曾经说过,自己很像一个他认识的杀手。难道……李青当时所指的人就是寒非?

    心中不免感叹,但现在的他也只能尽量拖延时间了。想要救下几十个孩子,只能暗自祈祷白夜尽快发现自己留下的字条并前来寻找自。

    所以他作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努力保持着神情平静:“想让我参加你的游戏也可以,但是有几个问题请你先回答。”

    寒非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随即眯起眼睛:“想拖延时间?天真!你认为会有人来救你?”

    “为何要杀女企业家的女儿?”韩情不理会寒非的嘲讽,神色郑重地质问道:“你为了制造女企业家车祸的假象,杀害了无辜的卡车司机也罢了,为何还要杀掉那么小的孩子?”

    “被自己的亲生母亲用铁链锁起来,你觉得那孩子还想要活下去么?”寒非的眼帘一挑,漆黑的瞳仁看不出情绪,但那股四散的阴森感却越发弥漫。

    “是那孩子求我杀掉她自己的。我从她的眼光中看得出来,那才是她真正的愿望。我不过是将她从苦难中解救出来。”

    韩情的愤怒被这话点燃,他紧抿着唇瓣怒吼道:“她有亲口求你吗?没有!只是偏执的个人想法,你便随意剥夺了年幼孩子的性命!”

    “不过一个小小的法医,你不也是在用自己狭隘的道德标准来判断他人么?我不仅要解救她,等一下我还将解救你们!”寒非的表情逐渐显露出某种癫狂,他用力地朝着孩子们挥了挥手。

    “你疯了!”韩情无法理解地摇了摇头。

    “只有温室的小花才不知道,人类在利益面前,都是自私自利的存在,他们什么都不会在乎,连所谓的亲人也不过如此。”

    “我从小在这个孤儿院长大,我可不是什么温室的小花。但是我知道,人心并没有你想得那么险恶,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很多美好的事物。”

    “是么?”寒非轻轻吐出这两个字,除了瞳孔的黑色没有变化,但是那眼白部分却隐隐浮现出殷红的血色:“那么让我来告诉你事实,我,六岁的时候,就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弟弟!”

    说完这话,他向前一步逼向睁大眼睛无法置信的韩情:“怎么?不信么?可这就是真相!我为了自己活下去,亲手掐死了亲弟弟!哈哈哈哈!”寒非的笑声将在场众人的心脏都吓得差点停跳了。

    韩情从寒非的身上看到“邪恶”两字的缩写,他忍不住倒退几步。其他孩子与老师们也慑于这样恐怖的氛围而再次颤抖不已。

    “我不仅杀死了弟弟,我还杀死了亲生爸爸!”寒非看到韩情眼中无法遮挡的厌恶感,仿佛他是一个围满了苍蝇的臭鸡蛋,是全世界都要躲避疏远的存在!

    心中被什么刺痛,寒非竟然产生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这种早已被遗忘千年的情绪在心里蔓延,将那股莫名的痛感转化成杀意,令他更加疯狂起来!

    “我的妈妈生弟弟时难产死了,而爸爸每次喝醉后都会暴打我和弟弟。我那小弟弟……哼哼……”提到亲手掐死的弟弟,寒非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瓣,声音越发阴森可怖。

    “才几个月大就差点被他打死!我带着弟弟逃出家里,六岁啊!你觉得我怎么生活?”

    韩情听到寒非突然讲起儿时凄惨的经历,孤儿的遭遇似乎与对方产生了一丝共鸣。四周的孩子很多也理解了寒非的故事,这份共鸣在孤儿中间慢慢扩大。

    韩情看着寒非的目光有了几分怜悯,他忍不住轻声道:“就算你有童年阴影,但也不能随便杀人啊?”

    “你觉得一个六岁的孩子有选择么?”寒非狠狠咬住了下嘴唇,韩情清楚地看到他的唇上渗出鲜血来:“为了吃饭,年幼的我被迫加入犯罪团伙,而几个月大的弟弟却成为了累赘。这么小的婴儿既不能去盗窃也不能乞讨,还要有人来照顾看护,那些大哥怎么会留下他?他们说,为了表示忠心不二,我必须亲手掐死自己的弟弟!”

    寒非方才显出的一抹痛苦已然消失不见,随着往事在脑海中重复,他的五官甚至有了癫狂的扭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