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打不过当然要跑了
    短笛跨出一脚刚要动的时候,却发现脚下的竹筒冒烟了,那种带着绿色和紫色的烟雾一看就知道有古怪了,但短笛却丝毫不在乎,这个世界能毒倒他的东西还真没见过。

    不屑的看了烟雾一眼后说:“这就是你的手段,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不过你耍我的事情我可要跟你好好算算账了!”

    “是吗?我等你啊。”李愔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看着短笛,看着烟雾已经弥漫在了短笛的身周之后,李愔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那是奸计得逞的笑容。

    看到李愔可恶的笑容短笛当然不能忍了,他才是那个掌握主动的人,凭什么要被嘲笑。

    刚迈动了脚步的他就发现不对劲了,自己居然浑身虚弱而且有一瞬间的晕眩,那烟雾的毒居然能伤害到他,这怎么可能?

    短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身边的烟雾,一口气直接吹散了这些毒雾。

    李愔则在一旁看着热闹说道:“没用的,你已经被毒侵入了,怎么样虚弱的感觉不好受吧,说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短笛长的怪怪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人了,而李愔因为一直在荒野之中行动,见到的人很少,所以他需要对这个世界更多的了解,短笛的出现正是一个契机。

    “这不可能,毒素对我根本没有效果,可是为什么会···这样。”晕眩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虚弱却在持续,即便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体能正在快速恢复,但中毒却是真的,如果这个种毒素在强大一些,或者剂量在多一些···。

    那种自己的生命并没有受到保障,而是随时都可能被人威胁的感觉让短笛十分难受,他决定抓住李愔,让他把这些东西的来路说清楚,然后把这些东西彻底销····不,或许可以用来做点别的生命。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短笛想到的却是利用这东西各路天空神殿的神来一下,毕竟他承受不了的,神也一样承受不了,所以能看到他出丑也是蛮不错的。

    等到体力完全恢复之后的短笛立刻朝着李愔冲了过去,他们的距离其实很近,要是在往常短笛只需要几个呼吸就能抓住李愔,但现在却。

    “这,怎么可能,不是已经恢复了吗?为什么会这样,该死,你到底对我做的什么?”刚跨出一步的短笛又一次晕眩虚弱的倒地,跟上次一样体力在恢复,并且比上次还快,但晕眩虚弱也比上一次来的更加严重。

    看到他的情况之后李愔笑了一下,果然跟他猜想的一样,这种毒可是从三国战记的副本世界之中得到的,被轮回者们戏称为“梅·毒”这东西毒性很重基本无解药,但他并不会致命,或者说对强大的人而言只是一种小把戏,一种会让人晕眩的毒药,但它的不致命晕眩却有着一个致命的特点,那就是无法免疫,哪怕你很强大,就算是百毒不侵,但遇上了这个毒雾,依旧是要晕眩虚弱的。

    对高手而言毒药或许不致命,但晕眩的短短一秒时间足够你的对手杀死你好几十回了,当然这毒药并不会一直存在,晕眩也是有次数限制的,三次之后毒药自解,但在这之前想要这毒药不发挥作用,却是办不到的。

    第二次的晕眩了,短笛并不知道这毒药是不是会一直发挥作用,如果没有解药会一直存在的话,短笛简直不敢想象他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或者···干脆就没有以后了。

    体力恢复的速度加快了,只是一个念头的时间感觉到体力已经恢复了的短笛不再耽搁,他不知道这毒会持续多久,但在这之前他需要把李愔控制住。

    原地还留着短笛的身影,李愔看着他蹲在地上的样子似乎很难受,对这毒很满意,不过他现在要开溜了,要知道这毒的威力是根据人的实力来的,如果实力低的人不但会晕眩还会消耗生命,但面前这个不但很快的恢复,晕眩的时间也短的令人发指,最重要的是已经晕眩两次了,只剩下最后一次了再不走被抓可就惨了。

    “呜!!!”还没有转身突然听到自己的兄弟低声的鸣叫,其中有警告更有惧怕,很显然有危险到了,它在提醒自己。

    “怎么了小白···咦对面这是消失了?糟了快走!”

    从饥荒世界出来的猎犬自然不是普通品种,对危险的感知是很高的,战斗力也很强,只可惜对短笛大魔王来说太弱了!而且危险警告来的有点晚。

    “你想走?想去哪里?”短笛突然出现在了李愔的背后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掰过来之后眼神冰冷的看着李愔,就是这个家伙,居然让自己出丑了好几次,现在却想一走了之,如果这都让他···

    “混蛋!!!”短笛的内心咆哮着,又被晕眩了,眼前一黑的短笛直接倒地。

    李愔看到了短笛倒地之后就知道机会来了,杀他?开什么玩笑,时间太短,像这样的高手一般手段怕是杀不死啊,还是逃命要紧。

    李愔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令牌上面写着一个骑字,然后就光华一闪步兵李愔瞬间变成了骑兵李愔对着狗狗喊了句:“小白快跑!”

    然后一溜烟的跑了,这马的奔跑速度极快,正是来自三国世界的坐骑爪黄飞电,这东西是他爷爷李渊弄出来给他保命用的,不光是一个坐骑还有一队精锐刀盾兵也送了给他。

    醒过来的短笛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再虚弱了,看着已经越来越远的李愔,他试着移动了几步,然后等了一会儿之后发现身体已经完全好了,再也没有了虚弱感也没有了晕眩的感觉。

    “嘿嘿,原来如此,已经消失了,我就说不可能有这种可以伤害到我的毒药,看来是因果类的道具了,中了之后必定晕眩三次吗?有趣的家伙,身上的好东西还不少,今天抓定你了!”

    短笛活动了一下手脚,接下来他决定不在给对方机会了,谁知道像那样的毒他还有多少。回到古代做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