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出师未捷呼延灼
    水军士卒们在靠近了朝廷的营帐之后全都停了下来,而高俅则站到了前面,徐宁和汤隆一左一右的跟在他的身边,对着暗处的朱武和阮氏三雄点点头,然后咳嗽了两声走了出去。

    “谁!谁在哪里。”卫兵听到了咳嗽的声音之后立刻警觉了起来,火把朝着高俅方向移动。

    “喊什么,是我!”高俅的声音不大但足够卫兵听到了,朝着他们走过去火把一照见到了高俅之后卫兵立刻告罪,生怕自己的行为惹恼了他,毕竟高俅可是太尉,他一个小兵兵又哪里惹得起他。

    “太尉大人,小的不知道是您,万望赎罪,不知您这大晚上的怎么在外面?”卫兵有些疑惑的问道,高俅是偷偷跑出去的,自然不会被他们看到了。

    “哦,夜里睡不着去钓个鱼,那边是我钓上来的鱼你去搬进去给你们兄弟们打打牙祭吧。”高俅指着一个鱼篓子说道。

    卫兵看到鱼篓子里面还真有几条活鱼,立刻高兴的说:“谢谢大人,我们这就搬回去,您看是送您先回去还是?”

    “不用送了,我自己走就是了,你把火把给我们,跟在后面就行了,后面还有很多鱼,你回去多叫几个人来。”高俅拿过了火把之后吩咐道。

    “好嘞,这就去叫。”其中一个人跑去叫人,而剩下的几个去搬鱼。

    看到鱼篓之中的鱼还真的活蹦乱跳的,心里高兴啊,有这几条肥美的鱼打牙祭,这夜里也就不难过了,可刚蹲下来就感觉自己的脖子一凉,一把尖刀抵在了他的脖子处。

    “好汉饶命,我不动也不喊,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立刻双手放开了手里的鱼篓嘴里求饶着说道。

    “少废话,脱衣服!”阮小七不耐烦的说道。

    “啊···脱···脱···脱衣服?这,这这,这不好吧···。”

    “你脱不脱,不脱老子可自己来了!”

    “别别,我自己来,大爷···我自己来。”阮小七心急就要自己上来硬扒,害怕自己被干掉的卫兵只能脱了下来,期期艾艾的把衣服拖了之后蹲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生怕自己被人看上做了兔爷。

    “早这样多好,贱皮子就是欠揍!有人来了不要出声,让兄弟们准备!”

    去叫人来的人来了,一群人去搬鱼,结果被同样的招数尽数扒光了衣服,然后找来了草绳一群人全给带回了船上栓在了船舷上。

    高俅看着身后的一营人马总算是有了点底气,然后大刺刺的朝着营房走了过去,见没人把守之后水军的士兵们直接进入了其中。

    “行了,现在进来了,你们要做到很简单就是把那些家伙的衣服和兵器全都收缴了,然后包围他们,将领已经全都被我麻翻了,没有人组织,他们就是一群没头的苍蝇,行动!”

    高俅说完朱武和阮氏三兄弟立刻分头行动,所有营房的武器全都是集中在一起的,只有在训练和集合的时候才会需要去拿,结果全都便宜了梁山的人,所有的衣服和武器全都被偷走了,看着堆成了小山包一样的衣服和武器,高俅点点头认为可以去抓人了。

    帅帐之中杯盘狼藉,作为主将的呼延灼跟自己的部下喝酒商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一阵头晕,然后就不省人事,他以为是自己不胜酒力,但他不知道的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样相继倒下,一帅帐的人都昏睡了过去,高俅来到了这里之后看着倒了一地的人心中暗笑,这个功劳够大了吧。

    “此人乃是此次讨伐的主将,唤作呼延灼有一外号双鞭将,其善使双鞭因而得名,另有兵法名曰铁甲连环,此法用于战阵犀利异常,不过现在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抓住了他了,就算没抓住他顶多也就是多费些时日,说起来我们的金枪客正是这铁甲连环的克星呢···。”

    “哈哈哈,正好正好,抓了上山去我看外面还有许多骏马一同抓了去,待得神君收服了这厮,正好用这铁甲连环去教训一下那赵官家。”阮小七当即笑哈哈的上去一把绑住了呼延灼,被人绑住的呼延灼醒来却正好看到了高俅和阮氏三雄一伙人。

    “尔等何人,胆敢擅闯军营该当何罪还不束手就擒!”想要动手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捆上了,而且全身酸软无力根本使不上劲,自从有了将星系统之后实力大增的他却根本没机会施展。

    “将军还是莫要挣扎的好,带走!”高俅看到呼延灼醒来了,也是吓了一跳,不过看到他挣不开绳索,也松了一口气,想着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离开再说吧。

    “高俅,早看你这贼鸟厮不是好东西,你敢通匪造反?你就不怕被圣上知道了抄家灭族吗!”呼延灼一看说话的人居然是高俅,起初还以为高俅是被人挟持的,现在看来分明他才是主导啊,当即破口大骂。

    “呵呵,将军且骂,等到了山上你就知道高俅的好了,走!”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赶着俘虏和物资上了梁山的大船,一座军营一夜之间竟然已经变成了空荡荡的鬼营。

    梁山之上一群人正坐在宴席上等着人来齐,却是少了神机军师朱武和阮氏三兄弟,下山去问才知道水军兄弟们也都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去搞什么鬼了,杨威看了投影之后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也没有说话,既然已经想给自己一个惊喜,那就等着嘛。

    果然没一会儿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上了山来,前面打头的正是呼延灼这个主将,后面则是他的手下和阮氏三兄弟还有高俅等一行人。

    “兄弟们做的好大的事,却不曾说与我们,原来是像独吞了这功劳,来来来,今日每人罚酒三碗不喝不让上席面!”鲁智深看到呼延灼之后一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了,这呼延灼他还真认识,只是没什么交情罢了,听说还是这次讨伐梁山的主将,现如今看来讨伐的主将是没了,阶下囚倒是有一个。回到古代做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