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遥远之地
    格瑞姆立下了什么志向自然不是杨威关心的事情,他现在在别人的梦境之中玩的不亦乐乎,有时候充当老爷爷这种金手指还是很让人觉得愉悦的。

    经过了两个多月的航行之后,来自极西之地的船只终于靠岸了,上岸之后师姐们第一时间就回到了王庭,这里是教会治下所谓的王庭实际上是指大教堂。

    带着这一次的收获,使节觉得他会得到巨大的封赏,当然最重要的能够证明自己不是说谎的东西正在他的怀里,这是没人知道的。

    尤里乌斯正在教堂做着祷告,这是他每天的必修之课三十年来从未间断,在他四十年的生涯之中除了前十年懵懂无知之外,后面的三十年几乎都献给了他的神。

    他功勋卓着传教的顺利进行和他的决策分不开,现有的教区至少一半以上是他开辟的,他慈悲为怀,所有的孤儿和老人都能得到教会的照顾,尽管他们需要付出劳动,但起码他们能够活下来并且生病了会得到教会的圣水和祈福。

    但他也同样罪恶滔天,每年他亲口下令绞死的人不下五百人,这其中有巫师,有炼金术师,也有医师,等等等等,所有的职业不一而足,但他们的罪名只有一个,渎神!

    渎神者必须死,巫师窃取神的威能为己用且不信仰神,渎神,该死!!!

    炼金术师同样窃取了神的智慧,不信神者也该死,其他的职业大多如此,总之在尤里乌斯的眼中所有的一切无论好的坏的,都是神的,凡人能够享用一切感知一切都是神的权能体现,不信神就是渎神,就是该死。

    在他的高压政策之下,教区之中人人信神,见面必是吾神安好,每日祷告更是必不可少,每一次他走在街道上听着四处传来的祷告声的时候,都会为自己的功绩而自豪,他要把神的威严播洒人间!

    “教皇冕下,乌瑞恩大主教已经被带来了,您要现在审判他吗?”

    身边的侍者在尤里乌斯祷告完了之后提醒到,尤里乌斯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批捕了一个大主教。

    “算了不用审判了,直接腰斩了丢在广场,等到所有人都看了之后在烧掉,乌瑞恩大主教身为圣职者却心思堕落,居然敢偷窃神的贡品,而且还染指神的子民,罪名不可饶恕,谁求情以同党论处!”

    “是的,教皇冕下。”

    在教区之中尤里乌斯的话就是神意,那个连面都没见到的乌瑞恩也是倒霉,碰上了一个严于律己但同样也严于待人的教皇,不过是贪了点钱财另外睡了一个牧羊女,外界的贵族几乎天天都在做的事情,结果就完蛋了。

    不管尤里乌斯的高压政策如何被外界诟病,但他本人却是一个真正纯信徒,他的一言一行和行为标准完全可以登上教科书成为天下教士的楷模。

    尽管住在华贵的大教堂,但那是为了体现神的威严,身上穿的华丽教服也是为了神的荣耀。

    他本人的住处事实上只是教堂一个角落的小木屋,做完祷告和处理完事务之后他都会换上麻布教士服在小木屋之中祈祷朗诵神经体会神的威严。

    “还有什么事情吗?”准备换衣服的教皇看着没有离开的侍者问道。

    “冕下您忘了,外出探访的使节团队回来了,正等着您的召见呢,听说他们这次在东方见识到了一个超级帝国的存在,您要看看他们来带的东西吗?”

    侍者不得不提醒,因为一旦脱下衣服,这位教皇冕下就变成另一个苦修士的模样了,那时候除了神,他不会理会任何人。

    “嗯,你不说我都忘记了,那就让他们来吧,一个超级帝国?这样的存在应该沐浴在神的威严之下。”

    教皇冕下的话侍者并没有去猜测,事实上整个欧罗巴所有的大小领主都知道,这位教皇冕下对传教的执念已经深入灵魂,谁敢不遵从神的旨意,谁就是他的敌人。

    侍者出去之后把使节团的人带了进来,看得出使者是很兴奋的,因为他带来的东西绝对能让他飞黄腾达。

    “教皇冕下日安!冕下请看,这是我从东方带来的东西,为此我花掉了所有在新大陆取得的财富,但我个人认为非常值得!”

    使节并没有夸大其词,事实上他虽然贪污了一小部分,但是他完整的带回了对整个欧罗巴都几位重要的东西。

    “这些盒子是什么?大大小小的里面装的是什么?”尤里乌斯很好奇,那边的盒子到底是什么,看这使者的样子那东西很珍贵?可他没有感觉到神恩的意念,相反他似乎在里面感觉到一些巫术或者魔法的痕迹,但又不太一样,这让他有些疑惑。

    “冕下请让我来示范!”在海的时候很无聊,所以使节们都学会了使用这些诶游戏机和电脑,只不过电脑由于没有网络,所以只能玩单机游戏,当然这很不错了,而他们最喜欢玩的游戏大概就是暗黑破坏神了,毕竟环境相对来说还是很接近的,而游戏机他们就比较喜欢玩龙王了,三国战记虽然很有,但他们更喜欢简单一些的,龙王和铁钩比较适合他们的口味,

    看着使节拨动开关画面一下子亮了之后,尤里乌斯来了兴,很不错的奇物,如果制造这个奇物的人肯归顺神的威严之下的话,他可以赦免他的罪,并给予他使用神的力量的权利。

    没错所有使用巫术或者魔法和炼金术的人只要肯归顺神教,那么尤里乌斯都会予以赦免,只有那些冥顽不灵的所谓自由者,渎神!死!

    “很不错的东西,但并没有给我太大的惊喜,说实话一个玩物而已,不过也算你有功劳,给你一个教区的主教做吧,就这样了,下去吧!”

    尤里乌斯挥挥手准备打发使节离开了,而使者显然早就知道这个结果。

    “冕下,这只是为神教赚取金币利益的工具而已,真正的惊喜是这个···。”使节拿出了一块留影石,那是泽瑞尔作为船费交给他的,当时没有在意,没想到自己的前途居然会在这上面寄托,他想到了东方的一句话,一饮一啄莫非天定。回到古代做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