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承乾的殇
    李承乾捂着自己的脸,脸上犹自带着不敢置信的表情,从小到大不管什么事情,自己的父亲都没有打过自己,在自己成为太子之后更是被倚重和培养,现在竟然因为自己提出了一点意见就打自己?

    “怎么,不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这一巴掌是为了打醒你,也不是以一个皇帝的身份,而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因为我不希望收到我儿子的死讯,如果我是一个合格的皇帝,我现在就会把你绑起来送到杨威的手上去!但是我做不到,所以我打你,至少这样能救你,不会让你去死!”

    李世民从未有过的严厉,事实上自从接触了杨威所带来的一切改变之后,他就已经知道这个世界在默默的转变,虽然他是皇帝,但是完全阻止不了杨威的崛起,不能阻止那就搭顺风车啊,至少杨威地大唐没有恶感他是可以肯定的,现在却听到自己儿子的意见居然是要完全是祛除杨威的影响。

    如果能做的话他早就做的,而且也不是没做过,但事实证明失败了啊。

    “我不明白!”

    李承乾明白吗?当然明白,只是他不愿意去相信而已,诺大的帝国却无法对付一个人,无数的强者隐匿在大唐,却没有谁肯在这个时候伸出援手,竟然让大唐皇族在杨威面前低下头。

    “不明白?不明白就看看别人是怎么做的,你是怎么做的!别人做什么了,而你又做什么,别以为你做的那些肮脏事我不知道,没错你是太子,但你的太子之位也是我封的,一旦超出了我的底线,我会让你一无所有!滚回去,好好反省吧!”

    李世民衣袖一挥不再理会李承乾,李承乾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宫殿,外面等着的称心很疑惑,进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出来的时候人就有些痴傻呢。

    “殿下!你···。”

    李承乾摆摆手,示意他没事,径直走向了宫门上了马车之后就一动不动,等到称心上车之后也是一言不发,几次称心想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无奈的叹口气准备回到太子府邸。

    “称心,去舅舅家里!”终于太子还是开口说话了,还会开口这让称心松了一口气。

    李承乾有些疑惑,这个时候他唯一能想到帮自己解决这些疑惑的人就是自己足智多谋的舅舅了,作为一介儒生在百家争鸣的今天能够屹立朝堂不到这足以说明他的能力,可不光是因为皇后是他的妹妹,事实上以长孙皇后的性格基本是不会为他说好话,而李世民只会对自己这个大舅子要求的更加严格,只有他做到更好,下面的人才不会说他是个任人唯亲的昏君。

    “是!”称心直接把马车赶到了长孙无忌的府邸,李承乾下车之后一个人进入了其中,听说李承乾来找自己,长孙无忌点点头在书房见到了他。

    “听说你今天进宫去惹你父亲生气了?为什么那么鲁莽,你该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并不好,如果不是因为你是长子又有你母后在为你说项,你现在恐怕就被废了,现在青雀因为农家的事情收到牵连已经失去了圣宠,你又这么鲁莽,你母亲现在怀着孕也不能时时在你父亲面前为你们两兄弟说话,看看别人的表现,在看看你的,你让我很失望!”

    本来是来问策的没想到进来就被训了一顿,李承乾也有些不爽,但是却不能说,只能乖乖的低头受教。

    见自己的外甥不说话,长孙无忌也不好在说,毕竟这是皇家血脉,自古天家无亲情可不是说着玩的,万一以后李承乾上位了记恨自己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说吧,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长孙无忌也知道自己的外甥并不喜欢听自己的说教,如果不是遇上了难事,基本上是不会来自己这里的。

    “关于今天的事情,是这样的······,舅舅不知道你对杨威这个人的看法怎么样?”事情简单的叙述了一遍之后李承乾问起了长孙无忌对杨威的看法。

    杨威跟长孙无忌素不相识,但两人却有着很大的仇,因为杨威儒家的人吃了亏,而作为儒家的代表人物,他自然是有义务讨回颜面的,只不过看现在的情况别说要颜面了,心里祈求杨威别记起来还有儒家这回事就算是烧高香了。

    长孙无忌摸着胡须闭着眼睛沉吟许久之后开口说道:“这件事,你操之过急了,你父亲打你那一巴掌即是恨你不智,也是恼你的特殊癖好,你终究是太子,是要传承这个国家的,你不能有差池,不明白我说什么?也罢,明日上朝我会上奏给你找一门亲事,你年纪也不算小了是时候娶妻了有孩子之后相信你会稳重一些,也把你的怪癖去掉,外面那人我便做主帮你处理吧!”..

    说道这里的时候,李承乾哪里还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何发火了,但是他怎么可能看着他真的被自己的父亲或者舅舅“处理”掉。

    “我明白了,不过这件事我希望自己处理!”

    李承乾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如此说道。

    长孙无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之后,轻点了一下头说:“也好,希望你能把握机会,要江山还是要情感,你自己决定。”

    长孙无忌拍拍他的肩膀之后一个人离开了,话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李承乾还是冥顽不灵,那他也只能换一个更有希望的人了,即便青雀已经因为得罪了杨威永远的失去了登顶的可能,但别忘了,他妹妹肚子里还有一个呢,只要生下来的是男婴,那他就有足够的把握把他变成太子。

    两次的求助,不但没有得到别人的支持,反而一次又一次的受到打击,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他现在终于明白自己父亲的那一句看看别人在干什么你在干什么,别人什么样你什么样的意思了,只是明白的有点晚,而且他宁愿不明白,舅舅的话明显已经是给他下了一个最后通牒了,意思很明显,如果他不做选择,那就他帮他做出选择。

    “殿下,看你的样子,事情都解决了?”李承乾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心情已经调整好了,为了不让称心看出什么来强颜欢笑,只是他的演技似乎并不算好,称心还是看出了一些不妥,但是为了配合他,称心还是说出了以上的话。

    “是啊,回家吧!”李承乾上车之后说道,回到了家里之后没过多久,就来了一个人找他,正是从长孙无忌的府上来的人。

    “太子殿下,老爷怕您下不了这个狠心,再说那人毕竟是武功高强之人怕是不好对付,这千日醉正是最好的手段,先天之下中者必然在睡梦中死去,老爷说殿下是个重感情的人这是好事,但殿下的身份毕竟不同于一般纨绔,国之储君就该有储君的样子,若真是要怨便也只能怨他自己命不好不是生为女儿身了。”

    李承乾没想到自己的舅舅进竟然会如此步步紧逼,这才回到府里他就送来了毒药,说是帮他其实是怕他心软,给他来一记重拳这样把他逼到角落让他无从选择。

    “东西放下你可以走了!”李承乾的口气并不好,来的人也不意外,毕竟这也算是在做恶人的,举手抱拳之后离开了。

    却不知道他离开的时候,屋顶上面出现了一个身穿红衣的男人,抱剑看他离开的背影脚下轻点也跟了上去。

    时间过去了两个时辰之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称心作为李承乾的贴身侍卫罕见的失踪了,回来的时候满身酒气,这是很不常见的,但是他的身份特殊所以没人敢说他,心一直很乱的李承乾在知道他回来了之后看着那瓶名为千日醉的毒药最终还是没能下得去手。

    “来人备酒,另外宣称心过来,乐队呢,让他们上来奏乐!”

    太子殿下大半夜的要听音乐,虽然奇怪,但是人家是太子当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称心来到这的时候,李承乾已经喝了不少了,见到这个场景,回想到自己审讯之后知道的消息,称心的心中十分黯然,他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自己又该如何去做。

    “称心你来了,哈哈哈,你们都下去,今日孤要与称心单独相处!”

    这话说的其他人面面相觑,这话里的歧义实在是让人有些不敢置信,不过称心虽然也喝了些酒但比起李承乾来说还要清醒只看他淡淡的谁那些乐师和舞者说:“都下去吧,殿下醉了我来照顾就好,管好你们的嘴巴。”

    莫名的几句话却让众人心中一寒,纷纷退走。

    “称心,来,陪孤喝一杯!”李承乾端着酒来到了称心的身边,脚下一崴却是整个人都扑在了称心的怀里,手中的酒也完全撒了,看得出李承乾是真的醉了,但即便是醉了一些本能还是会保留。

    “称心,你知道吗?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但孤是男人,你也是男人,孤不知该怎么办,哈哈哈哈哈,孤喜欢上一个男人,这大概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了!孤·····。”

    在称心的身上他找到了熟悉的味道,本能的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了他的身上,浓烈的酒气夹杂着他的话语在称心的耳边回荡。

    酒后吐真言吗?还是只是一种下意识的发泄?不管是哪一种,称心原本还有些动摇的心,在他说出他喜欢他很久之后的那一刻就坚定了。

    “殿下你醉了,我扶你去休息!”

    那一夜李承乾做了一个梦,一个很美妙的梦,梦里有一个一袭红衣的女子跟他在一起,梦里他们做了很多,该做的不该做的他们都做了,他很满足的在梦中睡着了。

    看着身边男人安详的样子,称心轻抚着他的脸,明明只差一步了,只要在一步他就可以完全变成一个女人,永远的留在他身边,只可惜造化弄人,这一步却是不知道该如何踏出,龙阳君的传承在最后写下的造化无极,阳极生阴却不能完全的理解。

    明明他都做到了,下半身都已经退化呈现出了女性化了,但是却一直做不到最后的转变,现在这个样子他自己也不知道是男还是女,一夜之后他走了,千日醉的存放位置他已经从李承乾的口中得知了,离开的时候他拿走了,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会在犹豫。

    看着熟睡的李承乾,称心笑了一下之后在书桌上画下了一幅画,然后留下了一封信之后飘然离去。

    第二天一大早,李承乾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自己的房间里,只是身边的一切还有身上的痕迹都表明昨夜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是谁侍的寝,只以为是身边人安排的,叫了几声却不见有下人来,只能自己起身。

    事实上这是称心在走的时候交代的,为的就是让李承乾休息,另外有些东西不能让外人看到,果然起身之后的李承乾发现了不对劲了,就算是宿醉该有的记忆也还是会有,昨晚的梦太真实,就算是有人侍寝这个时候正是邀宠的好时机,那个女人会笨到这个时候离开?

    “到底是谁?”李承乾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来到书桌前看到的却是一幅画,画中是一个一袭红衣的女子像,只是看到这个人的脸的时候李承乾只觉得脑子突然炸裂,他想起来了,这脸分明就是昨晚的女子,而昨晚的女子正是他的贴身侍卫称心····。

    从未想过称心着女装的时候会如此美丽,更没想到的是昨晚上他跟称心之间居然有了一些故事,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他把画卷了起来,却在一旁看到了一封信,当他读完的时候脸色却是异样的惨白,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手中的画卷和信件也同样在地上。

    “如果这就是你们想要的,那么你们真的做到啊,只是以前的那个李承乾大概也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先是咬牙切齿后是大笑继而喊了两声好之后又大哭了起来。回到古代做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