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天刀?天道?天道之刀!
    “没事,只是宋玉致也是我想娶的人,但是有你在我就没机会,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拔刀吧。”

    寇仲语气轻松的说道,似乎不把尤建虎放在眼里,但仔细看他的身形就知道,他已经做好的战斗的准备。

    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自然也就不需多言,尤建虎抽出了腰间的刀,寇仲也同样如此,徐子陵并没有动手的打算,如果寇仲出现危机的话他会出手,在此之前这是寇仲自己的私事。

    “去外面吧,这里毕竟是人家的产业。”双方都很清楚,一旦打起来,这家店是保不住的。

    酒店老板听的都快哭出来了,没想到这两位还是正人君子来的。

    双方来到了一处空地,却谁都没有先动手,看似平静的情况,但实际上气势的交锋已经在进行了,凭徐子陵的感应,双方在气势上交汇不下数十次,每一次都是平手。

    终于寇仲忍不住先出刀了,井中月刀身黯哑无光,但在长生真气的灌注下却产生了一丝丝蒙黄气息,尤建虎的夜魔刀随即出现,如果说井中月是黯哑的神物自晦,那么夜魔刀就是极致的黑,吞噬一切如同黑洞一般。

    双方的刀碰撞到了一起,面对面的看着对方,同时洒然一笑,或许他们本可以是朋友,只不过现在谁也不会让。

    双方你来我往数十回合却也谁都奈何不了谁,但尤建虎有夜魔刀的加持,无缺刀法的绝对理智状态也让他越来越强势,还没有领悟到井中八法的寇仲终究是不敌的。

    时间一长出现了一个致命破绽,而在这一刻尤建虎的刀动了,身体的反应快过了大脑,但立刻就被他控制住了,刚刚的一瞬间,夜魔刀居然控制了他的身体,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看起来以后这刀能不用还是尽量不用的好。

    他控制住了自己的刀,但是徐子陵可不这么看,他看到的是尤建虎想要寇仲的命,这还得了?

    “停下!”话刚出口身形已经到了尤建虎的身侧,一掌击出便是全力以赴的一击。

    刀在寇仲的脖子上停了下来,寇仲甚至已经感觉到了刀锋的阵阵寒意,但是刀终究是没有落下来,寇仲明白尤建虎手下留情了,可是他根本来不及欣喜,因为他已经看到自己的好兄弟出手对付尤建虎了,他寇仲光明磊落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兄弟妄作小人?

    “停下,他没有···。”

    话说已经来不及了,全力以赴之下根本就不可能收得回来,徐子陵也看到尤建虎停下的刀也知道自己错怪他人了,只是他已经停不下来了,只希望尤建虎能挡住自己这一招。

    尤建虎能挡住吗?换做以前的话自然没事,但是现在他控制刀身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夜魔刀嗜血意念刚刚被他压制下去,又哪里来的精神去抵抗徐子陵?

    眼看着徐子的手越来越近尤建虎在心中苦笑,看样子自己是去娶不到宋玉致了,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他想的很多,只是怎么还没来?

    睁开眼睛,却看到一袭黑衣的傅红雪单手抵住了徐子陵的全力一掌,看样子似乎是犹有余力的。

    “小伙子,以后看清楚在攻击哦!”傅红雪说完随手一震,徐子陵被震出老远,连退了七八步才稳住了身形。

    “看来你已经自己解决了,这样也好,省的我动手了。”傅红雪看到尤建虎的刀还在寇仲的脖子上之后说了句,然后转身离开。

    “看来,是我的赢了。”尤建虎看着半跪在地的寇仲说道。

    “没错是你赢了,我会退出这次的竞争,宋缺很厉害,祝你好运。”寇仲确实是一个很磊落的人,说退出就退出,带着徐子陵就跑了。

    离开的路上徐子陵很不解的说:“你不是志在必得吗?连少帅军都带来了,我还以为你会选择围攻呢。”

    “围攻?我才不傻呢,他身边的那个人我们两加起来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啊,而且我寇仲做事也是有自己的原则的,如果他不出现,宋玉致就会死心,以我的人品相貌加上我的诚心一定可以打动她,但是既然尤建虎已经出现了,而且我也看到了他本人,除了瘸腿之外其他的确实与我不相上下,陵少,我没机会的!”

    徐子陵听完了寇仲的话不置可否,不过看自己的兄弟完全没有一丝颓废的感觉,想想也就明白了,这家伙跟自己可不同,江湖上喜欢他的女人一大票,什么尚秀芳啊什么独孤凤啊什么玲珑娇啊不要太多。

    只可惜自己兄弟的情路未免也太坎坷了点,第一个喜欢的为了家族利益早早就跟人家订婚了,至于这第二个就更惨了心中已经有了别人了,注定了我爱的人不爱我啊。

    少帅军来的突然去的也很突然,宋阀收到消息的时候,人家少帅军已经是轻舟已过万重山了。

    宋缺摇摇头说:“好一个寇仲,知道自己没机会了就毫不停留的走了,连丝毫留恋都没有,果然是个干大事的人,只可惜这天下终归不是你的。”

    他能看出来寇仲的性格是一个合格的将军,但却不是一个合格的统帅,让他带领队伍打胜仗很容易,但是让他治理地方,以这种果决的性格,是治理不了地方的更遑论管理天下了。

    “尤建虎到哪里了?”宋缺拿出了自己的刀仔细的擦拭着。

    “已经到门口了,父亲···。”

    宋师道对自己这个妹夫虽然不满意,不过也害怕因为尤建虎被砍而让自己的妹妹伤心啊,有心想劝一下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面对他的父亲,他可没有江湖上那么洒脱。

    “不用说了,我在磨刀堂等他!”

    宋缺显然对自己的儿子很失望,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尤建虎终于站在了宋缺的面前,而跟着一起到来的还有宋师道和宋玉致,宋缺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似乎是怪他多事,而宋师道这次却难得的正面对上了自己父亲责怪的眼神,比起父亲的失望,他更害怕自己的妹妹伤心,虽然他也不怎么喜欢尤建虎。

    出乎意料的是,以为自己的父亲会大发雷霆的,结果却只是看一眼就了事了,他又哪里知道,这一次违背了宋缺的意见反而让他在宋缺的心里加分了,因为他总算有了一些担当了,哪怕这个担当可能是错的。

    “三年之约原本只是一个借口,一个让你死心的借口,我以为你不会来的。”

    “师父,废话少说,来吧,我还等着玉致过门呢!”

    宋缺似乎想装个逼的,但是尤建虎不给面子啊,宋缺直接就尴尬了,然后脸上闪过一丝怒火,还没娶我女儿呢,就想造反了?就算我女儿喜欢你,我也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好,接我三刀!第一刀!”宋缺似乎是真的生气了第一刀迅捷如雷,这一刀如同一道银色光芒划破天空,刀光之后才隐隐传来风雷之声。

    早有准备的尤建虎连刀鞘都没有带的及拔出来就挡在了自己的头顶,感觉似有泰山压顶一般双腿直接就被压跪了,膝盖跪地连地板都碎裂了,看到这个情况宋玉致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爹!!!”

    好吧,这声音是在警告自己的老爹,虽然宋缺很不满,不过宝贝女儿生气了,他又能怎么样,冷哼了一声收回了刀。

    “还有两刀,你还要试吗?”撇了尤建虎一眼,宋缺说道。

    “要···。”艰难的站了起来,要不是嘴里含着两颗肉丸,差点就趴下了。

    “好,第二刀!”

    身形一闪如同出现了数个宋缺一般,分别在八个方向挥出了一刀,但在尤建虎的眼中每一刀都是真实的,说是一刀实际上却是霸道和一,霸是他的威势,道是他的刀道,这一刀依旧是取他的头顶。

    夜魔刀出窍黝黑的刀身甚至吸收了阳光,天空都为之一暗,霸道和一之下的尤建虎眼角眼角崩裂,却还在咬牙坚持,夜魔刀似乎感应到了他的不屈,从刀身处传来了阵阵暖流,身体之中原本已经被掏空的力量又回来了,长刀狠狠的挥舞向天,宋缺已经回到了原地惊疑不定的看着尤建虎手中的刀。

    刚刚那一刀似乎已经划破了空间,隐隐之中宋缺感觉到了一股吸力,要不是闪得快差点就被吸进去了,不过只是一瞬间,之后就没有那种感觉了。

    “还有一刀!来吧!”抹掉嘴角的血迹,尤建虎紧握手中的夜魔刀说道。

    “哼,好,第三刀,看清楚了,天刀!”他居然扔掉了自己的刀,转而用手···。

    为什么宋缺叫天刀,因为他是天下第一的刀法宗师,更因为他的刀就是天刀,天道的刀,只要刀在手,他的攻击对敌人来说就如同天罚一般,即便是其他的宗师也不得不承认,在攻击力上而言,无人能出其右,但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刀意竟然已经凝聚成型,变成了一把真实存在却有无法察觉的刀。回到古代做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