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装完就走
    “好贼子,竟敢偷袭!”替身帝王发出一声暴呵,李淳风的剑就插在他的胸膛之上,而李淳风本人则被他一戟拍飞出去。

    清风剑法绝不仅仅是一种入门的剑法,事实上李淳风手中的剑就好像融入了风中一样,快速精准且无孔不入。

    在替身拿东方三兄弟练手的时候,运起身法之后的李淳风当真化作一缕清风乘着替身没有防备的时候一剑突袭,果然收到奇效,只是没想到想要退走的时候发现剑怎么也拔不出来了。

    刚想放手先退了再说对方的方天画戟却已经到了,这一击之重只让李淳风觉得身体都要裂开了,这还是用的平面,倘若是戟刃的话,恐怕自己有死无生了。

    “还好总算杀了这厮了。”李淳风一边吐血一边想到,受伤这么重没一个月怕是养不好了,不过值得了。

    他是这么想的,其他人也是,都觉得是值得的,李世民眉头皱了下显然对这种做法有一些不爽,但替身帝王算是敌人,所以他没说什么。

    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李渊,却发现他不但没有任何不满,反而面带微笑,难道说他还有什么后招?靠那二十个士兵?开什么玩笑自己的禁卫军已经将这里层层包围,别说二十个了,就是二百个也做不了任何事。

    “你以为自己赢定了?好戏才刚刚开始呢!”李渊淡淡的说了一句,场中也发生了变化,被刺了一剑在心口的替身帝王慢慢的把剑拔了出来,这种违反常理的转身拔出背后的剑的动作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如果说之前不确定的话,那么现在天道宗的人已经确定了,这家伙绝对不是人。

    “这一剑还真是不爽啊,不过这样的话,我也就不留手了!”

    说着他的气势也发生了变化,如果说之前只是单纯的武将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杀人盈野的屠夫。

    “煞气?怎么可能···。”天道宗主刚想叫东方四少回来的,但开口已经来不及了,手中的方天画戟直接飞了出去目标竟然是李淳风。

    看到这一刻师叔祖终于出手,在方天画戟即将刺到的那一刻那人带走,他可不敢硬抗这一击,方天画戟上的煞气甚至都已经凝聚成了一个黑色的骷髅,这种快要化形的煞气,可是玄门秘法的克星。

    “其实一直只是想玩玩而,但是你们想要我的命,那就不得不动真格的了,其实我最强的是我的拳头!”

    话说完他已经消失了,再次出现却是在东方四少的身后,拳头如同刺穿了空间一样发出气爆的声音,生生击打在了东方甲的心脏位置,如此打击让东方甲眼球凸出心脏在那一刻被挤压的变形停止了跳动,然后里面的鲜血全都被劲力挤压了出去,只看到东方甲七窍飙出鲜血然后颓然倒地。

    “不堪一击!”替身露出了一个笑容,如此弱小的身体确实挡不住他的拳头!

    下一刻他再次消失等到残影消失的时候东方乙以同样的方式倒地,不同的是他被击打的是头部,这样的震荡之下活不活先不说,就算活下来也是个白痴植物人了吧。

    轮到东方丙的时候天道宗的人已经把东方丙团团围住,但依旧没能阻挡替身的攻击,强行野蛮的撞开了围住的人,东方丙脊椎被打断,同样倒地,东方四少gg。

    “出手,再不出手就真的没机会了。”

    天道宗的人没想到还没见到正主呢,自己的人手先损失了一半,等到见到了杨威的时候会是什么场景?

    “陛下,这人是兵家的人对我玄门克制极大,恐怕我们···。”

    其实言下之意就是,我打不过啊,快叫好一点的帮手过来啊!

    没想到会是这样,不过李世民还是点点头隐身在暗处保护李世民的人立刻传递了消息。

    “里面的人听着,你爷爷我乃唐皇手下第一大将尉迟恭是也,欺负几个方外之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跟爷爷我一对一的打,让你知道我兵家之人的厉害!”

    门外已经久候的尉迟恭终于来了,手持一杆长槊骑着战马在门外叫嚣,替身的手段他已经看到了,无非是仗着力气大速度快煞气浓郁克制玄门欺负人而已,真到了他手上,还真不定怕他。

    “你怎么说?”

    替身没有回应尉迟恭的挑衅,而是看着自己的本体,如果本体要打的话,他自然是无二话,但是他也知道本体是来干什么的,可不是来打架的。

    “像我这样实力的人在书中界多如过江之鲫,你要真想要动手,可就要考虑一下后果了!我今天不是来打架的,就先走了!”

    今天不是来打架的?李世民无语的看看地上的鲜血还有躺在一边的五个人,一个强大的武将和二十个重甲步兵。

    这就是你说的不是来打架的?那这些人都是自残成这样的?

    李渊要走,谁敢拦着?人家毕竟是皇帝的爹,虽说天道宗因为他损失了五个弟子,但是他们也只能在心里恨恨罢了,这里是皇宫不是天道宗。

    李渊走到门口看着骑在马上的尉迟恭说:“见了朕为何不下马跪拜?”

    这算是折辱对方,没想到尉迟恭更直接硬怼李渊说:“汝以何身份与某说话?若是以前朝皇帝则忠臣不事二主,某家之主乃大唐皇帝是也,前朝帝王何须跪拜!若以陛下之父问话,恕末将甲胄在身不能施以全礼。”

    “很好,但愿你们能一直这样!”李渊笑着摇头离开了,禁卫军一直都在,但没有一个人动,就这样看着李渊施施然离开了。

    “末将救驾来迟还望陛下恕罪。”尉迟恭来到大殿不屑的看了一眼天道宗的人之后对李世民施礼到。

    “爱卿来的正好何罪之有,你对之前那个武将的看法如何?”李世民简单的客套了一句之后询问起了尉迟恭的看法。

    “此人实力不错,后天之中无人能出其左右,若入先天必定能够凝煞成功,到时候又是一员军中猛将,假以时日未必不能与我一争。”回到古代做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