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冲突
    人老了,总会比较嗜睡,他又比较爱做梦,总会让他想起一些伤感的事情来,不过这次他做的却是美梦,他终于可以告诉自己的女儿,他把孩子安全的带出来了。

    梦做到哪里了?他晕过去了,是的,然后。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个房间之中得到了治疗,之后他才知道自己被那个小女孩救了,也正是在这个之后他留在了这家,做起了小女孩的贴身保镖,这一做就是一辈子啊,看着她长大,看着她出嫁,看着她有孩子,也看着她带着孩子长大。

    一切的喜怒哀乐他都看得到,但他什么都做不了,只是在最后的日子里看着这个跟自己女儿一样可怜人拉着他的手说,孩子就交给他了,他是强忍着泪答应的,现在孩子有出息了,也安稳的在长安扎根了,她该瞑目了吧。

    当老根再次见到她的脸,看到她欣慰的笑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体在晃动,虽然已经年迈,但是常年身经百战训练出来的条件反射让他迅速的做出了战斗姿态,手呈现出鹰爪的模样,就要一爪抓碎对方的喉咙,却突然醒悟过来,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军人了,也没人会偷袭一个地主家的老管家,而且他睡在地里的凉棚里呢!

    结果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脸惊恐的老佃户,就在刚才,之前看上去老迈的老管家突然化身成了杀神,那一抓差点就到他的喉咙了,要不是最后老管家停了,估计他现在都死了。

    “以后不要这么冒失,也就是我控制力好,不然你都死了,说吧什么事!”

    根叔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误杀什么的像他这种杀人如麻的人根本就无所谓,也就是跟着杨威之后他才慢慢熄了杀心,要知道当初杨威落水生死不知的时候,他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杨威醒不过来,他就让那一家子去陪葬,包括那个王爷也一样跑不了。

    “外面来了几个人,其中几个说是农家的人,想要看看我们的田地,我想着您跟李先生都说过不能让庄子里的种子流出去,所以我就来找你了。”老佃户现在都不敢靠近他了,站在棚子外说。

    “嗯,农家的人,去见见吧,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跟着佃户到了庄子的地边,正好看到几人在看着农田指指点点的,其中一个蹲在地上手贴着地面似乎是在感受什么,脸上还有着激动的神情,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

    “就是你们?你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根叔看到了这几个人,虽然对农家的人有些尊重,但是也没有让他们进入庄子,而且还挡住了他们看向田地的目光。

    “这位想必就是管事了,我们是农家的人,这次因为长安城外的土地出现了问题,现在只有你们这里还有着成长的粮食,外界的田地现在可都枯萎了,所以我们想要进来看看是什么原因,不知道可以吗?”

    几位自认已经够有礼貌了,也准备往里面走,毕竟农家的人名声还是很不错的,而且这可是一件大好事,他们觉得没有谁会拒绝的。

    但是事实正好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根叔没有一点要让开的意思,脚下如同生根了一样挡住了他们前进的去路。

    他们有些不明所以,不明白为什么根叔要挡住他们,这是要拒绝他们?拒绝农家的要求?真的有种地的人会这么干,农家的人有些尴尬了,平日里他们一心只为自己的研究,虽然做出来的东西也全都公布天下,自认对天下农民也是有贡献的,平日里见到他们的地主,哪一个不是毕恭毕敬?

    “当然不可以了!”

    可是在这里却碰了壁,根叔还没出声呢,后面却出现了一个声音,李思文也不知道怎么得到的消息,快步的走了出来,站到了根叔的面前。

    “你来干什么?我在就行了,放心好了,不会让他们进去的!”根叔看了一眼李思文说道,他挺看不起李思文的,这人文不成武不就,不过管理上倒是有一手,记账什么的也厉害,所以他一直都没有表现出看不起他的意思。

    “我当然要来了,东家的东西绝对不能外泄出去,这可是东家的根本,如果被农家的人拿去了,以后恐怕最低贱的就是粮食了,到时候我们这些靠种地为生的人还有什么希望可言?”

    对李思文来说最先重要的一定是东家或者说是他们的共同利益,至于其他人,他管他们去死啊!

    没错李思文就是这么一个自私的人,只要自己的家人和对自己好的人安全,其他的人他是不会管的,这是经历造成的没办法解决的。

    听到李思文这样说农家的人和那个年轻人都不乐意了,在他们看来李思文太狭隘了,如果人人都像他这样想的话,那么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希望?

    “看你也是个读书人,难道连这点悲悯之心都没有,如今长安城周边的土地全都枯竭了,只要找到这里的办法,我们就能解救长安,甚至从此以后都不会有人因此挨饿,难道这不好吗?你们为什么就不能为别人考虑一下?”

    博学士们非常不理解李思文这样的人,在他看来如果有人需要帮助,只要他能做到的,他都会去做,而李思文这样的明明只要大开方便之门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拯救天下人,却就是不做,他不能理解甚至有些鄙视和怨恨,只是他们都是一些搞研究的,说到骂人最多也就是一句孺子不可教也。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当初如果不是遇到了主母,如今的李思文怕是连骨头得野狗啃了,当初我李思文流落街头的时候,天下人谁管了我?当初我一家五口快饿死的时候天下人谁管我了?大冬天一家人抱在一起取暖等着冻死的时候,天下人谁管我了?别跟我说天下人,主母救了我,我这条命就是主母家的,谁要动我主家的东西,老子跟他拼命!”回到古代做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