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一入游戏深似海
    杨威想过自己这个店铺或许会没人来,或许会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有人了解这些接受,但是他显然低估了唐人对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

    只是短短一天的时间,这个位于闹市的游戏室就被那些在街面上游荡无所事事的纨绔发现了。

    就像之前杨威无聊的蛋痛想要去街上调戏良家妇女一样,这些人比杨威还要闲。

    每天斗鸡走狗要么就是流连花丛,最近还多了一个看书的爱好,哦对了,还有人不喜欢看书所以变成了听书。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会腻味的,小说再好,看一遍两遍还行,八遍十遍看你腻不腻味?所以很快纨绔们又发现他们又回到了无所事事的状态了。

    这些纨绔大多是勋贵出身,家里先辈们打生打死的,为的就是让他们有个好出身以后靠着祖先余荫就算不能飞黄腾达也可以衣食无忧,所以一个个的把钱不当数,这可便宜了长安的赌档了。

    作为长安纨绔的底层,张十六一直都是边缘人物,因为他的老爹并非是亲爹。

    准确的说所有的孩子都不是他亲生的,全都是他的义子,所以张十六的位置就有点尴尬了。

    他想要融入纨绔圈子,却因为身份问题每次都进不去,就像今天,原本看到大家都去赌坊,他也想去的,结果却在门口被拦了下来,说是不让进。

    张十六没有选择硬闯,他知道这家赌坊的背后有背景,而且拦下他是一定那些纨绔的主意。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没办法,如果不是家里逼得紧他也不想受这份侮辱,让他们这些义子全力打入长安的纨绔圈子,他也不会这么凄惨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时候的背影,赌坊之中的几个年轻人全都哄笑了起来,每次看到这个张十六吃瘪的样子,他们就会感觉很开心。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怎么说他爹也是个将军,我们这样会不会····。”

    房二作为其中身份不错的一员说道,他的脑子不好使,但心地不错,只是身边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

    大多数的人都是在耍弄着他玩儿而已,他跟张十六接触过,觉得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根本就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不堪。

    “房二啊,你要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我们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不过是个义子而已,而且还不是得宠的那种,凭什么就要给他面子?走哥几个今天赌钱我请客!”

    说话的却是另一个纨绔,看得出他是很有威望的,所有人都跟着他离开了,房二抓抓脑袋,选择了去玩。

    走在大街上的张十六显然不知道有人给自己打抱不平,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去抱紧大腿不放手的。

    当然他现在停留在一家店的门口,有些挪不动脚步了,他看到了什么?一个古怪的箱子,上面有琉璃一样的东西,而且里面还有人,发出的声音也格外吸引人····有点怪怪的。

    “老板,这里是干什么的·····?”他不知道自己问出了这句话之后就一入游戏深似海,从此纨绔是路人。

    杨威带着两只萝莉回到了家里,虽然武约这个小家伙一直吵着要继续玩,不过游戏还是只能浅尝即止,把所有的时间都荒废在上面是不对的,所以也就没有同意。

    到了晚上之后武约果然没有在生气了,不过也跟杨威约定好了,一个月至少要有四天的时间让她玩。

    想了想发现等于一个星期放一次假,也就点头答应了。

    杨威根本就不知道在他离开了之后,某个纨绔在一台名为拳皇的机器之中投下了身上所有的铜板。

    没错杨威就是用的铜钱做币,一枚铜钱玩一次,听起来很便宜,但是你要知道初学者的技术····。

    “老板,给我换铜钱,我就不信了!我一定可以打赢的!”

    张十六的脸色很狰狞,选三个人打另外三个人,结果每一次都输。

    不过他能感觉到自己在进步,这次他感觉就差一点了,他就差一点就能反杀掉对方的第三个人,迎接下一轮挑战了,摸出身上的最后一块银子说道。

    “这···这位少爷,您看看天,都快天黑了,小店要打烊了,还有宵禁呢,您不要回家了啊?”

    伙计有些为难的看着这个唯一的顾客,从开店以来,这位是第一个进来的,然后从进来了之后滴水未进粒米未食,眼珠子红的跟充了血一样,伙计可真怕这位一不留神挂在店里。

    “什么?我才玩多久?就已经要天黑了···”

    张十六看看天,发现还真是,宵禁之前需要回家,汇报自己的情况,不过今天自己貌似有点惨啊,这回去了之后怎么说呢?

    张十六想着,又一次听到了背后街机的背景音乐,超燃劲爆的背景音乐就像给他打了肾上腺素一样,当然也让他脑瓜子聪明了一回,立刻想到了说辞,一句话也不说的跑回家里。

    第二天一大早张十六一瘸一拐的出门了,昨天被揍了,钱花了不说,一个朋友也没结交到,当然会受罚了。

    不过,这次他有了新办法,凭他发现的那个店,他一定可以结交到朋友的。

    今日老大给了信息,说是那群纨绔要在春华楼吟诗作对,真是曰了狗了,就凭那群货色,吟诗作对?淫湿做怼还差不多!

    不过该去还得去,张十六来到春华楼,正好碰上了要上去的房二。

    其实对于诗会这种东西,房二是不想去的,但是他没去处啊,只能到春华楼了,正好见到了一瘸一拐的张十六。

    “十六你这是,谁欺负你了跟我说,我去给你出头!”

    房二很生气的说,怎么说张十六也是帮他们付过几次账的,在房二眼里,张十六虽然只是跟班一样的人,但那也是他们的人,不能被人欺负了啊!

    张十六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楼上的那群纨绔可不好说话,但是眼前不就有一个好目标吗。回到古代做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