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一来就被赶出家门是什么节奏?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我在干什么?”当杨威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张名贵的木床上,什么?为什么知道是名贵的,拜托,他自己就是经营家具生意的,自然知道什么木料名贵了,而且全手工打造的,够奢侈啊,木工可是很贵的这手艺没个五六百一天谁干啊。

    就在杨威观察着这张床的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端着铜盆的女人走了进来,当看到坐起来观察床的杨威之后,楞了一下之后手中的铜盆当啷一下掉在了地上,然后惊叫出声。

    “二少爷醒了,二少爷醒了···。”然后就跑出去了,虽然杨威知道他应该是激动的,但是二少爷是谁?而且现在还有人用铜盆的吗?真的是很奢侈啊。

    刚这样想着呢,就感觉自己的头痛得不行,然后···记忆如同潮水一样的涌了过来,这是这个**的主人的一生,名字也叫威不过是张,很好,至少不用改名字了只是改姓而已,只是对自己会穿越这件事情,显然杨威还不太适应。

    虽然自己在那个世界无父无母,也没有女朋友什么的,但是自己在那边活的逍遥自在啊,然后杨威想起来了,当时自己正在维修电脑,也不能说维修了,只能说加个硬盘,电脑里的单机游戏太多了,所以需要扩充一下,顺便给电脑清理一下,只是没想到居然会触电···然后他就到了这个世界了,可是自己明明记得有拔掉电源的啊,不应该啊。

    杨威像是痴呆了一样坐在床上,进来了几个人他也没有注意到,看着杨威的样子进来的女子皱眉不已,然后说:“张威,张二少爷,你还真当你是二少啊,哼,我还以为你有多硬气呢,原来也不过是装着寻死想要老爷收留你,我告诉你,我才是老爷明媒正娶的女人,你的母亲已经死了,你也已经被老爷分了家了,好了就赶紧给我滚出去。”

    说完也不管杨威听到了没有昂着头离开了屋子,杨威则是脑子还处于迷糊的状态,当然他也知道,看样子自己在这个家里估计是不受待见的。

    “威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哎,是爹对不起你,不过爹也是迫于无奈啊,家族需要有照应,你娘死的时候让我好好照顾你,可是我···。”

    眼前这个就是自己的便宜老爹?看上去倒是一表人才,小胡子留的的还挺有风度,不过做事就···。

    其实在杨威接受的记忆里面就有关于这一家人的信息,杨威的身世说起来也足够写一本话本了,杨威的老爹和母亲青梅竹马,从小感情就很好,两家人也是很愿意结亲,后来两个小儿女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本来是好事的,但是却被人横插一杠子,杨威的老爹长得很帅,而且才学也不错,至少在当地是这样,于是就被贵人看中了,要把女儿下嫁给他,都说是下嫁了,自然对方的身份就很高了,由不得杨家拒绝,张家虽然也是官宦之家,但是是小官啊,对方可是王爷。

    于是乎杨威的老爹只能接下了这门亲事,不过便宜老爹对自己跟妻子的婚姻却很坚持,要么就是平妻,要么他就不娶,结果对方这个王爷也很大度,居然就准了。

    不知道是不是赶时间,居然连一切俗礼都免除了,这位据说是王爷的侄女的美人直接就嫁进了张家,婚后不到七个月就诞下麟儿,而杨威则是在这之后的两个月才出生。

    其后十八年的狗屁倒灶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无非就是大房欺负二房而已,可是便宜老爹却的护着他们,让他们平安的过了十八年,只可惜好人命不长啊,在杨威接收的记忆里,母亲是一个很温柔很善良而且很有才情的女人,基本上能在女人身上找到的优点在他母亲的身上都找得到。

    好吧,对于这一点记忆杨威只想吐槽,这家伙搞不好就是从小宅在家里,见到的除了自己的母亲就是那个恶毒的大娘,所以在他的世界里就只有这么一个女人了,轻微恋母癖,这是杨威给前身的定义。

    “行了,我知道你也是不得已,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杨威知道自己必须走,之前的前身就是因为不走,结果莫名其妙的就掉进了池塘里,天知道是不是真的失足,而且掉进池塘会挂掉?那个池塘的水最多也就是齐腰深,会让人挂掉?

    “你···,也罢,你在家里我也保护不了你,反倒是出去了还能有一线生机,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庄子,你拿去吧,以后也好有个安身立命的资本,起码不会挨饿。”说着便宜老爹就要抹眼泪,没办法感情太丰富了。

    “慢着,你想走我没意见,但这个家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来人是谁自然就不用想了,能说出这样的话的,只有杨威记忆中的恶毒大娘了。

    “不知道大娘想怎么样?”杨威可不是之前的那个张威了,说话的时候倒也硬气了不少,反正都是要走的人了,干嘛还对这个恶毒的家伙客气?

    “怎么样?你这一身都是我张家的,自然是要还回来,出了张家你也就不是张家的人了,以后不得用张家的名望在外面招摇撞骗,为了防止你给张家抹黑,族谱之中已经准备把你勾除,从此后你与张家再无半点瓜葛这张姓却是不能用了!”

    看着眼前的女子,杨威感觉真是无语到了极点,说来说去只不过是一个姓的问题而已,前世自己就是孤儿,杨这个姓氏还是跟自己后来教手艺的师父姓的,对于姓什么或许别人会在意,但连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的自己却是压根就不在意的!

    “如玉,你怎么能这样,这孩子已经失去了一切了,你还要剥夺他的姓氏这让他以后怎么办?你这分明是要害死他啊。”回到古代做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